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语言的炼狱与天堂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有句俗话,有什么不在乎什么,缺什么却最想要什么。我偏不信邪,渴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口若悬河的演说家。
中国论文网 /1/view-13149419.htm
  
  在西北某省面向全国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面试考场上,我坐在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里候考。彼此陌生的竞争者,都在做同一件事:稳定情绪,调整心态,准备应战。
  所幸我抽签排名靠后,有充足时间做准备。这一刻,我想的最多的并不是考试,而是我艰难而漫长的语言跋涉,以及那炼狱般的心路历程。
  
  语言炼狱
  
  对大多数人来说,读文章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对年少时的我而言,既是最容易的,又是最难的。
  说容易,每当我独自一个人的时候,读书、说话相当流利,不仅没有停顿、结巴,应当说是相当出色的,这个时候,人生快意充盈心间。但是,只要有人在场,哪怕一个人,哪怕是自己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我都不能做到正常朗读。尽管平时与人沟通还算正常,可是若让我在一个哪怕再小的会上讲话,都令我心惊肉跳。如果让我在大会上发言,我便惶惶不安,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法子躲掉。
  我在语言的炼狱中煎熬,自卑使我精神上痛苦不堪,什么时候才有出头的日子?我一次次地拷问自己。我像一个语言的逃犯,在经历无数次东躲西藏之后,疲倦了,真的累了。如果说人生是爬山,我就是在背着沉沉的包袱赶路。
  我的记忆力平平,随着年龄增长许多事情渐渐淡忘了,可是,该死的记忆偏偏对语言经历记得分外清晰。我可以记住从三四岁记事以来,有关讲话的所有失败情形。这些记忆叠加起来,就是一层意思:我是一个语言侏儒。
  工作以后,我仍然一次次躲避当众说话的场合。在机关,我成了一个平庸的人,幸好会写文章,不然饭碗难保。在公众常规的价值判断标准中,能说会写,一直是有才华的简单模式。我在县委办工作了10年,靠写得一手好材料,靠肯干事,我从秘书、科长做到了办公室副主任。将近而立之年,在小县城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最让我烦恼的仍然是要命的发言,有人不咸不淡地说,他能当好行政领导?言下之意,一个连文件都读不好的人,能有多大本事?
  怕什么,来什么。一天,县委召开党政联席会议,县委书记突然叫我念一个文件,我措手不及。往常,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我会提前安排一个人来读,现在来不及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念。会议室很安静,静得可怕,我的灵敏的耳朵能分辨出每一个人的呼吸。我眼睛在看文件,耳朵却在满屋子捕捉信息,判断肯定还是否定。大约十分钟时间,我磕磕巴巴读完了,眼睛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人,感觉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第二天,有人无意中转述一位领导的评价,“怎么像是感冒了”。
  我真的感冒了,不过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或许,我真该寻医问诊了。
  
  捅破窗户纸
  
  我开始留意身边的人和事,发现不少人讲话或多或少都有问题。比如,有人讲话慢吞吞,叫人听了急得不行;有人读文件有时也跳过不少绕口的字,在不该停顿的地方停顿等等。生活中真正口才特别好的人凤毛麟角,但是像我这样对当众说话特别恐惧的也为数不多。
  我怎么会那么害怕当众发言呢?那么在乎外界的反应?横亘在面前的拦路虎,我下决心战胜它。可是,长时间的心理习惯又非常顽强。在晚上和节假日,我大量读书。模仿会议发言用录音机录下来,对着镜子练习。甚至,我受一位名人青年时代矫正口吃的做法启发,在嘴里放石子,早晨独自到远离人群的郊外,发疯般地一遍遍练习。
  很快,我变成了一个两面人:一方面在单位沉默寡言;另一方面又在背地里拼命练习说话。在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上干了三年,我又被任命为县直机关负责人。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这个位置是典型的玩笔杆子、耍嘴皮子的,我能行吗?上任后的第一次大会,是我作报告,念写好的稿子。我念得很慢,中间还有不少字读不出来,只好跳过去,尽管发言不够精彩,但是,我毕竟不再像以前那么恐惧。会后,一位领导问,你的稿子念得怎么供不上耳朵听?我的一个远亲也说,你当了那么多年的干部,讲话水平真一般。
  有句俗话,有什么不在乎什么,缺什么却最想要什么。我偏不信邪,渴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口若悬河的演说家。这么多年来,我采取逃避战术,自己为自己挖了一个战壕,躲进去,显然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即使下功夫苦练,口才有了提高,但是忽视对自己心理的训练,还是没有办法克服心理障碍。窗户纸一旦被捅破,前面的路就变得清晰起来,我想借助科学方法加以训练,于是我来到省城一家语言矫正中心。
  一周的强化训练之后,我掌握了初步方法,知道了在语音、语调及气息调整等方面的技巧,更重要的是我系统了解了当众说话的心理障碍的成因和矫正办法。要想不紧张,必须克服爱面子、怕出丑的心理。我开始经常参加一些活动,迫使自己讲话、发言,通过一次次“走场”,建立一种崭新的心理反应机制,培养一种正常的语言习惯。我积极要求到基层工作,在一个新的环境中,为心理脱敏,对语言进行重塑。
  在那两年中,我开始战胜心魔,去掉二尺长的面子,战胜自卑。与农民打交道,心里没有压力,给基层干部做报告,感觉很放松,一个全新的语言环境,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体验,一次次成功积累,一次次自信打造,我像蚕出茧、蝉蜕壳,性格变了,精神变了,语言当然也变了。
  
  我的理想
  
  终于,我走出了语言的炼狱。
  1996年,全省公开选拔处级领导干部考试的消息一公布,广大年轻干部奔走相告,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在公平竞争的考试中一显身手。要是在早前,这种机会对我而言,简直是水中之月。当时,我是多么渴望有这么一次机会,一方面能够接受组织挑选,另一方面也想借此试试这么多年语言训练的成效。
  我的笔试成绩并不十分理想,在参加面试的前十名中排名第九。面试在一个偏僻的郊区进行。我把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到最佳,准备一搏。也许是天随人愿,在评委面前,我慷慨激昂,就像一匹烈马奋蹄狂奔,从来没有的酣畅淋漓,带着兴奋,更带着快乐,在评委们的微微颔首中离开考场。结果是预料之中,我获得了第一名。
  公选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离开家乡,来到百里之外的城市工作,在这里我将开辟自己的新天地。此后的十多年中,我又先后经历过几次公选,面试成绩都很优秀。一时间,我成了这座小城的新闻人物,“你的口才咋那么好呢?你怎么那么会说呢?”在别人眼中,我成了一个善于言辞的人,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我所经历的磨难。参加考试,只是达到了锻炼自己的目的,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语言成功对于我的重要性。
  闲暇之日,我总会想到著名作家史铁生,他在他的代表作《我的梦想》中说,也许是因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欢什么吧,我的两条腿一动不能动,却是一个体育迷,我最喜欢并羡慕的人是刘易斯。
  史铁生如果具有一双健全的双腿,他又会怎么样呢?他没有正常人的健康,却做出常人难及的业绩。我是正常人,因为有了语言方面的缺陷,却激发我的斗志,克服一个又一个障碍,终于事业小有成就。假如当初我没有这个缺陷呢?我真不敢想像结果会是什么样。
  或许,人的才干既靠外界的逼压,更靠来自内心深处的迫切要求。在我看来,没有比来自对自身缺陷补正的动力更强大的力量了。
  (作者系某市副厅级干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1314941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