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中国当代文学的悲哀?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今天我们这个社会,扫黑打黄已成常态,诈骗敛财花样翻新,贪污腐败层出不穷,豆腐渣工程时见报道,地沟油泛滥,食品安全堪忧……这一切,也正是出版界盗印本流行的大背景
中国论文网 /1/view-1535122.htm
  
  
  2011年8月20日,在哈尔滨收到一位担任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委的朋友发来短信说,何老师:八届茅盾奖刚刚揭晓,张炜《你在高原》荣登榜首。贵社刘醒龙《天行者》和毕飞宇《推拿》列第二、四名。莫言《蛙》列第三,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列第五……随后通了电话,多少知道了一些艰难曲折的内幕。如今,体现当代文学小说最高成就的长篇小说每年高产达千余部。四年一评的茅奖,作为中国当代文学最高奖项的评定,其艰难复杂可想而知。全国60多位评审集中在北京西山住上两个月,阅读和反复评议中,见仁见智甚至严重分歧的意见和遗珠之憾都在所难免。但毕竟是从多次遴选中排出的备选作品中,最终评定了上列五位作家的五部作品荣登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我当然为此感到高兴并对五位获奖作家表示由衷的祝贺。
  然而,这种美好的心情很快就被一次意外的遭遇破坏殆尽。
  9月3日,即收到上述短信后不到半个月,我与老伴漫步在哈尔滨松花江畔的友谊路上,在其中一个路口被某个品种繁多、琳琅满目的小书摊吸引住了。身穿不知从哪里搞来的迷彩服的小伙子吆喝着:快来看哪,老便宜啦!又招呼我说:老先生不挑两本看看?我便好奇地到堆放在一辆板车上的书堆中翻看。果然有些奇特的发现:这里既有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教科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有《坏蛋是怎样炼成的》;既有雨果的《悲惨世界》,又有《XXX的第十九个妻子》,还有什么《厚黑学大全》等等,真是不胜枚举。正要一走了之,却见一部16开本的厚厚的大书在眼前一亮。此书封面华丽而不失庄重,全书由塑料薄膜包装。封面的上半部为白底红黑色字的书名:第八届(红)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黑);顶部印有茅奖奖章,下有黑色小字: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书名下有红底白字:精品珍藏。下半部为红底白字,明白无误地列出五部作品和五位作者的名字,被绚丽的花朵簇拥着;最下部红底黑字印着出版者的名字:作家出版社。
  我第一反应是:张炜的《你在高原》共十册450万字,加上另外四部获奖作品总共应有近600万字的第八届茅奖的“全集”怎么可以印在一本书上?
  我的第二个疑问是:张炜的《你在高原》是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但刘醒龙的《天行者》和毕飞宇的《推拿》是由我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另外两部的出版者我不知道。但显然是由不同出版社享有“专有使用权”的出版物怎么可能因获茅奖就全部立即归作家出版社一家所有了?这不是明明白白的说明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盗版书吗?
  第三,按照合理的逻辑,出版社应向作者支付版税(稿酬)。既然“作家出版社”只是个被盗用的名头,五位获奖者该向谁去讨要稿酬呢?如果能找到此书真正的盗版者,他们的正当要求能通过正常的诉讼得到应有的赔偿吗?
  我带着这些疑问回家,拆开了塑料薄膜包装,盗版书的真面目也就一目了然了。
  首先,版权页上标明全书的字数是97万字。张炜的《你在高原》只收约15万字,约占原著总数的3.3%,此书当然不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的“全集”。
  其次,看到这本书的版权页,我才知道盗印者是如何地无知,是如何地肆无忌惮、胆大妄为。此书版权页的第一项的“著者”竟然是“作家协会”。试问,是哪一家的“作家协会”?中国作协?某省市作协?不得而知。何况,众所周知,著者只能是某一个人,某几个人或某个创作集体,作为单位名称的“作家协会”,怎么能成为一部书的“著者”呢?更何况,此书封面上先已印有五部获奖作品及其作者名字,到了版权页上,这五位作者却被单位名称“作家协会”所替代,这真是何其荒唐的事!而在版权页的末尾,盗印者居然还印上“版权所有,侵仅(权)必究”八字,真是贼喊抓贼,不知人间有羞耻事啊!
  此书的版权页上,当然还按惯例印有责任编辑、责任监制等人的名字。奇怪的是还印有“文字编辑”的名字。“责任编辑”理所当然也就是“文字编辑”,此书之标新立异真让我这个当了几十年文学编辑的人也莫名其妙了。
  我认识作家出版社的前后任社长和一些编辑同仁,却并不知道这本书标明的“责任编辑”于奎潮、胡小河等人是不是真有其人。但我想指出的是,即使于奎潮等人不是胡编出来的名字,而真是作家出版社的编辑,第八届茅奖五部获奖作品的作者也是无法找作家出版社和于奎潮等人打官司的,因为盗印者不但盗用了作家出版社的名义,同样也盗用于奎潮等人的名义呀!
  2004年1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陈桂棣、春桃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引起社会上巨大反响,当月即发行逾10万册。但很快就被上级领导机关明令停印。人文社遵令停印后,盗印本几乎同时便在路边书摊上畅销起来。盗印本和正版相比,不但封面设计、开本一样,连“责任编辑”也印着我的同事赵水金、刘海虹的名字。然而,此书的作者陈桂棣和春桃怎么好据此向人文社和赵、刘二位理论呢?
  人民文学出版社荣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优秀长篇小说《白鹿原》(陈忠实著),自1993年面世以来,包括各种版本的正版书已印到200多万册。然而,伴随着畅销海内外的正版《白鹿原》而来的,却也是盗版书蜂拥而起。据作者陈忠实不完全统计,盗版书至今已不下20种,其印数和正版书相仿,大约也有200多万册。这也是许多业内人士都知道,而且备感愤慨却又无可奈何的事。同样,人文社获第五届茅奖的优秀长篇小说《尘埃落定》(阿来著),据作者说盗版书也已超过正版书了。
  还是回到这本《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来说。自评定消息发布到9月3日,我在哈尔滨松花江畔的友谊路买到手,除去辗转流通的时间,此书的编辑、设计和印刷的时间只有一周左右,其出手不可谓不快。可见,盗印者不但胆大无耻,而且在技术手段上,也是娴熟、高效的。书价标明88元,书摊小老板开价18元,我以11元买下。这也只有成本极低才有可能……
  今天我们这个社会,扫黑打黄已成常态,诈骗敛财花样翻新,贪污腐败层出不穷,豆腐渣工程时见报道,地沟油泛滥,食品安全堪忧……这一切,也正是出版界盗印本流行的大背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一书的盗印者见利忘义,无视国法,侵犯知识产权到如此猖獗,如此无耻的地步,决不是孤立的现象,真的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和执法者、管理者的注意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153512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