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当选(短篇小说)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这个春天,柔柔的阳光洒落在吴家村的每个角落,整个村庄显得格外温馨,暖中也透出几分喜气。吴家村又要开始换届选举了,这次是谁当选还是个未知数。
中国论文网 /1/view-5269793.htm
  有人说是村主任老王,他已经干半辈子了,有经验,村民信得过。再说王家也算得上大户,谁家有个大事小情总少不了他们的参与,大到孩子结婚,小到母猪产崽,他们总要说上几句。当然,也有人说,会是李杰。李杰是县里派来支援吴家村建设的大学生,现在是副主任。他有知识,有远见,有胆识,是农村的希望。听说他发现一条致富之路,现在正搞调研呢,可是这两天去外地考察工作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人知道。
  竞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老王见李杰现在还没回来,心里这下乐开了花,赶忙为自己连任开始铺路。
  这天早上,老王启动了他的金杯车,在车上装了满登登的红富士,这种场景十分少见,只有在过年时他才舍得买两箱国光。他坐上车,随手关好了门。右脚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汽车“嗖”的一下,向村东头的张老汉家奔去。
  张老汉是村里出了名的懒汉,好喝酒、赌博,家中穷得所剩无几。幸好有个哥哥在镇上当秘书,他好赖也算得上是干部家属。汽车停到了大门口,老王一下车先用他那精明的小眼睛环顾一下四周,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半个人影。他微微一笑转身从拖车上抱下一箱苹果,一口气跑到张老汉家中,小心翼翼地把它往炕上一放,轻声地对老汉说:“兄弟,这是给你的。”说着,用手指了指炕上的苹果箱。
  张老汉用手摸摸后脑勺,惊讶地问:“给――给――我,你这是?”
  “我当村主任这么多年,还不多亏了你们的支持,这点水果就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说着,掏出个苹果塞到老汉的手里。
  张老汉瞬间就明白了什么,笑着说:“啊……好说好说。”
  就这样,老王从村东头一直送到村西头,他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回来的路上,他碰上村霸王二虎,他心想这小子不是小角色,可不能小看。他要是支持我,那可不是一张票的事,弄不好就是几十张啊。再说上次因为树的事,他还心存憎恨,这次可要把这个过补回来。
  “呦,这不是王主任吗?真有缘啊!”王二虎不屑地说。
  老王也算得上是老油条了,对王二虎这样的癞子知道该咋办。“少他妈来这套,吴家村的票就交给你了,事成之后连本带利都还给你。”说完,他抬手指了指南梁岗子上的一块地。
  王二虎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连连地点了点头,这次倒要看看老王能不能兑现承诺。“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吧。”说完,拍了拍胸脯大摇大摆地走了。老王看王二虎都表态了,那就更有信心了。他心满意足地回到家里,对着正在做饭的老伴儿说:“老伴儿,你就放心当你的村主任夫人吧,选票我已经拉好了,他个小兔崽子敢和我争。”老王心想:我要抓紧时间,在李杰回来之前把“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他就是有回天之力也是无济于事。
  妻子一听到这个消息,一把扔下手上的菜刀,把沾满油的手往裙子上抹了抹,说:“老伴儿,太好了,今晚上咱俩吃红烧鲤鱼庆祝一下。”
  老王在家吃得不亦乐乎,李杰也忙得不可开交。
  李杰来到了沂蒙山脚下,这里是姑姑家,姑姑家自打养上长毛兔,几年的工夫就从贫困的小山村搬到了县城。他想沿着姑姑的足迹,让村民们也走上致富之路。
  李杰跟着姑姑走进了兔场,姑姑指了指正在吃草的兔子说:“就是这样的兔子,每只年产毛量四到五斤。有的好兔子五十天就能产一斤……”
  “那你们一斤毛多少钱呢?”李杰一边问,一边用笔记录着。
  “这个就得看市场价了,现在每斤五十元左右,长毛兔不愁卖,有的是人要。”姑姑得意地说。
  “五十元。”李杰低头盘算着,“那你们平均每只兔子,一年能挣两百块呢?”
  “差不多是这样。”姑姑点了点头说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兔子繁殖快,每对兔子一年平均四五胎,每胎大约有六七个,这样‘利滚利’几年的工夫就繁殖起来。”
  听到姑姑这么一算,李杰也偷偷地算了笔账,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上几年的工夫,吴家村肯定步入小康社会。但是,村民要是养不好闹了毛病,那就不好办了。
  李杰低头想了想,走到姑姑身后问道:“姑姑,这长毛兔好养吗?平时不闹毛病吗?”
  姑姑低下头思考一会儿说:“如果是自己养,那肯定不行。我当初养的时候总闹毛病,可是,如果有人指导的话,那也不算什么。”李杰听后点了点头,心想:如果想平平安安地养好长毛兔,那就必须求姑姑去给讲一堂课,指导一下。
  可是,想养兔子,又没种兔啊!他抬起头思考一会儿,又低下头看着笼子里毛茸茸的兔子,微笑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切如李杰所想。姑姑带上了二百对长毛兔,开始奔向吴家村……
  选举前夜,李杰终于赶回了村里。老王得知后,虽有些心慌,但一切已安排妥当,便又高兴起来。
  竞选的日子终于到了。
  村委会门口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投票箱”。老王和李杰站在台上,老王看着投票箱,微微一笑,心里揣摩着一会儿讲话的语气……李杰把双手背到身后,昂首挺胸,微笑地看着人群。大会的第一项是竞选宣言,老王信心十足地走到麦克风前,先是整理一下衣襟,然后清清嗓子说:“广大村民朋友们,大伙儿上午好,多余的我就不说了,我记得上次竞选的时候,我说要让村民扒了土房,住进砖房,我实现了。我现在说,我当村主任,咱们还要拆了砖房,住上楼房。”说完转过身,身后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老王为这掌声而感到欣喜。
  到李杰讲话了,李杰慢慢地走到麦克风前,台下响起一片嘈杂声,人们还在议论刚才老王说的话。老王看到会场骚乱的秩序不禁窃喜,心想:你小子,一个秩序都控制不好,我就不信你还能当村主任?李杰走到台上,先是弯腰对着人群深深地鞠了一躬,会场渐渐地恢复了平静。李杰看着村民说:“乡亲们,大家上午好,我想事先声明一件事。我站在这里不是为了竞选村主任,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汇报一下工作。”村民们又议论起来,老王也不知道李杰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前些日子我去沂蒙山考察了,那里有个繁荣的小村庄,村里的人养长毛兔,平均每年收入十万元左右。”
  一听到收入上万,有的村民惊讶地问“什么兔子那么贵啊?”
  “长毛兔啊,每个兔子每年产毛四到五斤,每斤毛五十元左右,这样算来一个兔子一年就能赚二百元左右。重要的是这种兔子繁殖特别快,一年能繁殖四到五胎,每胎都有六到八个崽,这样的话几年的工夫咱们就能建起兔场。”
  “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村民迷惑地问道。
  “这个请大家放心,我已经在县里申请了这个项目。这是为咱们村量身打造的,因为咱们村水草丰富,兔子会有充足的养料。到时我会向县里申请拨款,为咱们村建兔场。”
  村民们一听,都觉得这是个发财的好点子,纷纷地点了点头。可是,上哪找种兔啊?兔子又怎么养啊?这又成了问题,有人站起来问道:“你说的这么好,我们上哪找兔子去啊?”
  “种兔啊,放心吧,我替每户人家都买了一对,咱们先回家试试,人员我也为大家找好了。”说着,李杰对着人群后面喊道:“姑姑,把车开过来。”
  村民们一起转过头,一辆蓝色的卡车缓缓地向人群驶来,车上装了满满的兔笼子,每个笼子里面都有一对毛茸茸的小白兔。
  李杰走到卡车旁边,姑姑也站在旁边。李杰把姑姑引到人群旁边说:“乡亲们,这是我姑姑,养兔子专业户,人们叫她‘长毛兔司令’,她会给大家传授经验,大家请放心,一个月之后肯定都会养了。”姑姑看着村民说:“请大家相信我,只要养好兔子一定能让你们脱贫致富。我就是最好的例子。”
  村民们津津有味地听着,对李杰提出的想法也产生了兴趣,都开始盯着车上兔子。
  老王顿时有了危机感,连忙跑到麦克风前说:“大家听我说一句,我老王干半辈子村主任了,从来不养猫、不逗狗就带着大伙儿在土地上做文章,咱们吴家村也富裕了,现在我还要带领大家奔小康……”村民们对老王做出的贡献历历在目。
  投票马上开始了。人们拿着票,没有商量没有言语,都慢慢地走到投票箱前,把自己心目中的人选投到里面。
  投票完毕,唱票开始。老王紧紧地盯着唱票人手中的票。李杰微笑地看着村民。
  唱票结果终于出来了,只听唱票人说:“老王二百四十票,李杰二百三十九票。”
  老王得意洋洋地走到麦克风前,准备再讲几句,突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这样的人都能当村主任,那我也能当。”众人一听马上转过头,只见王二虎从人群中间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老王一看到王二虎出来,觉得事不好,不由得后退了几步。王二虎站在人群中间指着老王说:“我告诉你们,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前年,他把咱们村东头的树卖到了镇上,钱都揣到了他自己的腰包。”
  “不会吧,老王不是这样的人。”村民们议论着,他们根本不相信“忠厚”的老王会干出这样的事。
  “不知道卖树我再和你们说个别的事。”王二虎蹭了蹭鼻子说道:“这次竞选村主任他让我拉票,条件是把南岗的一块地给我,我一去才知道那是一块荒地。你们说他有多可恶?”说完,王二虎指着站在一旁的老王。
  老王并没有畏惧,反倒更加淡定。“大家别听他瞎说,我老王堂堂正正,绝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村民们也点了点头,觉得老王不是那样的人。
  “是不是,你到镇上去说吧。”王二虎说完一转身,从他的身后走出两个穿制服的人。他们走到老王跟前,架着老王的胳膊说:“王主任,我们已经调查你很久了,你私自转卖吴家村土地,现在跟我们到局里走一趟。”
  “我……我?你们弄错了……”老王争辩着,被推推搡搡地带走了。
  村民们犹在不可置信,王二虎走到李杰跟前说:“小老弟,我早就知道你是个人才,你要好好干。”
  “其实……”李杰思考着。
  一个村民站起来带头喊道,“李主任,你为我们想出了这样的好点子,我们坚决拥护你……”大家一起喊着“李主任,李主任”。在村民们的簇拥下,李杰走进了村委会。
  喧闹的会场恢复了平静。投票箱歪歪斜斜地躺在地上,条幅上的“村主任”三个字还高高地挂在上面。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526979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