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假币(短篇小说)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沈红登过去的几个朋友约他一起吃晚饭,这让沈红登百般感慨。
中国论文网 /1/view-5686672.htm
  沈红登过去是个小老板,也算有钱之人,老婆长得有姿有色,能说会道,夫唱妇随,生活如蜜。可就在他们筹划“播种”生子的时候,沈红登出事了。他为朋友打抱不平,把人给打成了重残,虽然他不是主犯,但也是帮凶,被判6年刑。结果,老婆跑了。他从监狱出来,什么都没有了,又成了一条一无所有的光棍汉。曾经的熟人、朋友大多离他远远的,而今有朋友看得起他,邀约他一起吃饭、喝酒,这对沈红登来说,就像小时候盼过年一样美好。沈红登已经许多年没有进高档雅座吃饭了,也有很多年没有喝到好酒了。这个晚宴上,沈红登有些激动,一激动,就把持不住自己,酒一杯接一杯猛喝。人家不让他喝,他抢过酒盅连别人的酒也喝了。他心里不好受,看着这几个还看得起他的朋友,身边都坐着年轻漂亮的女人,他更是想喝酒,想喝醉。结果他真的喝大了。
  酒足饭饱,大家走出香春楼,各自带着身边的美女开车走了,有个朋友本想开车送沈红登回家,被他拒绝。他大着舌头,晕晕乎乎说:“我要走走路,走走路吹吹风……”
  沈红登飘飘荡荡向前走着,络绎不绝的汽车从他身边呼啸而去。他走过清河桥,来到清河岸边。这里绿化的树木早已长得浓密蓊郁,一到夏天,林城很多人都喜欢到这里乘凉、散步、闲逛。这是一处十分惬意的休闲之地,但也是藏污纳垢的处所,据说每天夜晚有很多女人在这里拉客做生意。沈红登早就听说了,但他没有来过,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他长时间没碰女人,心里一直痒痒的,此时此刻,他想乘着酒兴,找个女人刺激刺激。
  他走到清河岸边的树丛,两只眼睛越发感到疲困,可酒劲使他对女人的强烈欲望占了上风,他无法控制,使劲睁大着眼东看西斜。他太想有个女人抱抱、依偎。他靠在一根树枝茂密的杉树上,等待鱼儿上钩。一些女人从他面前走过,但大多都是良家妇女,有几个东瞄西看的女人,虽然有点像是做那种事的,但人家看了他两眼好像不感兴趣,走开了。沈红登并不气馁,他斜靠着身子,迷瞪着眼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这时,一个搔首弄姿的女人走了过来,问道,玩不玩?沈红登借着暗淡的灯光看了女人一眼,觉得女人有几分骚劲,就说,玩,怎么不玩。女人说,要玩就走。沈红登问,多少钱?女人说,100。沈红登就跟着女人走了。女人走在前面,沈红登走在后面,一前一后,相距一两米。过了大街,女人就转进了一条巷子。沈红登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林城人,但他迷迷瞪瞪的感到巷子很深也很陌生,似乎从来就没来过这里。他被带进深巷的一栋破烂楼房,头都转晕了才进一道门,再转一层楼道,女人把他让进一间黑灯瞎火的屋子。打开灯,灯光却很暗淡,而且屋子里透着一股怪味,可沈红登的酒劲全面发着,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沈红登猴急猴急的去扯女人的裤子。女人说,不急,先把钱给了。沈红登红着眼说,我又不是不给钱,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上午从他姐姐那里借的10张100元大团结,抽一张递给女人,然后把剩余的9张大团结又塞进裤兜。
  女人接过钱揉进裤腰包,看着偏偏倒倒的沈红登,浅浅笑了笑,不等沈红登扯她衣服,就几下子把衣服裤子脱光了。沈红登脱下自己的衣服裤子丢在床铺一角,就去按女人,突然,有人敲门,把沈红登吓得酒劲都退了大半。女人说,你怕什么,是我家妹妹。沈红登一听说是她妹妹,一下子就倒在了铺上。女人把那个所谓的妹妹让进屋子,对沈红登说,我们一起为你服务。沈红登已经酸软了,他没有说话,就那样躺着。女人就开始在他身上揉摸,摸得沈红登服服帖帖,都快睡着了。最后,还是女人把他从睡意中喊起来的,沈红登稀里糊涂穿上衣服,虽然很昏昏,但他还是下意识伸手把那9张大团结摸出来看了看,似乎一张不少,才跟着女人走出那间异味十足的屋子。
  沈红登走出门,很不踏实,感觉像做了天大的坏事,好在酒意还没完全消褪,头脑还不完全清醒,不怕熟人看见。他恍恍惚惚在路上走着,走着走着就到家了。
  第二天早上,沈红登起得很晚,一起床就想起表弟的老婆生孩子的事。表弟老婆生孩子已经很久了,但他一直没能登门送个红包,人家办月酒时,他也没能到场。本来头天下午从他姐家借了钱就要去送礼的,由于朋友邀请吃饭,耽误了时间。
  沈红登洗了脸匆匆走出门,走到小区一个小卖部花五角钱买了个小红包,然后匆匆忙忙从包里摸出200元装进红包就直奔表弟家。到了表弟家,他没说多话,就把红包递给表弟媳,说了句:“对不起,来晚了,是个意思。”
  表弟不在家,沈红登不便多坐就离开了表弟家。路上他摸了摸腰包,想抽支烟,摸出烟盒,可是烟盒空空荡荡,一支烟也没有。他走到路边的一个烟酒店,摸出一张大团结去买烟,店老板接过钱在眼前照了照,说,换一张吧。沈红登接过退回来的钱,拿在手上甩了甩,又举到眼前照了照,说,难道是假的?店老板说,没说你钱假,是让你换一张。沈红登有点心虚,然后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大团结递给店老板,说,看看,不会这张也是假的吧?
  店老板接过钱又看了看,说,算了吧,你的钱还在,我的烟也还在,你去别的店买吧。沈红登的心顿时咚的一下,他把裤兜里的几张大团结摸出来左看右看,越看心里越灰,结果发现每张钱都是一样的。完了,难道都是假钱?!他想,莫非是姐姐借假钱给我?不可能,姐姐对他那么好,怎么可能借假钱给他?若不是姐姐给的假钱,这假钱又是怎么来的?
  沈红登一下子懵了,他感到很困惑也很纠结,尤其是给表弟媳的那个红包怎么办?如果不解释清楚,一旦表弟媳发现问题把事情说出去,脸往哪里搁;如果解释又怎么解释,把两张假钱拿回来,再拿两张真的给人家,这让人情何以堪?
  沈红登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百思不得其解。 他想,难道是昨晚那两个婊子搞的鬼,可他又想,不可能啊,虽然他当时被女人摸着,有些晕晕乎乎的,但没有发现女人动他的衣服裤子啊。再说,女人要坑他的钱,何必换假钱呢,直接把钱顺走就是。沈红登想的太简单,女人要真那样做,一旦发现,就会发生现场冲突。女人往往比男人复杂,尤其是做这种事的人,更是经风历雨,见多识广。   女人见沈红登不肯放过她,突然大声呼叫,抢人了,救命啊!
  立马就有好几个人冲上来围住他。沈红登说,不关你们事,这婊子太坏了,卖×是假的,坑人是真的……众人上前一看,发现女人确实不像好人,就各自走开了。然而就在这时,走上来三个男人问道,是哪个光天化日之下敢抢人?女人马上站在三个男人的一边说,就是他,我人都认不得他,他叫我还他钱,还他什么钱?分明就是想抢人、讹人。
  沈红登气得七窍生烟,上前一脚朝女人踢去,女人一躲,退到了三个男人身后,沈红登跃上去抓女人,被一个男人拦住。男人说,你这人不像话,人家人都不认得你,你找人家还你什么钱?沈红登说,你是她什么人?她坑了我钱你不明白,请你不要多事。
  你不管我是她什么人,众目睽睽之下你竟然不听劝阻,还要继续讹人,你就不怕报警?站在沈红登身旁的另一个男人威胁沈红登说。
  说话间,女人慢慢往隐蔽处走去,她想悄悄走掉。沈红登急了,也不说话,猛一转身穿过三个人,奔跑两步,一把拉住女人。女人惊叫一声,大喊抢人啊……说时迟那时快,三个男人像三条恶犬一齐扑向沈红登,一阵拳脚挥舞,沈红登拼命还击,但终因寡不敌众,头上、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拳脚。沈红登倒地起不来了,可三个男人还不肯放过他,继续用脚使劲踢,用拳头打他头部。沈红登没有叫喊,但他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沈红登躺在地上忍着,身体蜷成了一团。
  打闹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好心人见势不妙,有的就拿手机报警,有的人说,你们别把人打死了,死了人对谁都没好处。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巡逻来了巡逻来了……三个群殴沈红登的男人听见喊声,放下沈红登一溜烟跑不见了。
  几分钟后,附近的派出所警察赶到了现场,沈红登见到民警,从地上爬起来也想一走了之,可警察说,你和我们走一趟。沈红登说,你们不去抓打我的坏人,反倒要抓我。警察说,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你跟我们去派出所,不就是为了把事情搞清楚好抓人吗?
  沈红登苦笑着跟警察走了,清河岸上的吵闹声一下子安停下来。
  来到派出所,民警的第一个工作要件就是做笔录。几年前,沈红登帮朋友打抱不平,被警察逮到刑警队,第一关也是做笔录。对此例行公事,沈红登觉得很熟悉。
  沈红登被民警安排坐在一条凳子上,一个民警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放一叠稿子。笔录的第一句话是问沈红登叫什么名字?多少岁?住哪个区哪条路?
  沈红登一一作了回答。当民警问到事由,为何和人打架时,沈红登语塞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是说真话呢还是说假话,说真话,显然对自己不利,说假话,他又不甘心,他心里是希望通过派出所的调查,把那个女人和打他的人抓住。
  沈红登忍受着头上的疼痛想了想,还是说了假话。他说,他路过清河岸边,不小心撞了下一个男的,他没来得及向对方道歉,男的就对他破口大骂,他回骂一句,结果就引来三个男的对他大打出手。
  警察问沈红登,那三个男的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子?沈红登说不出一二三,他说,听口音觉得他们不像是林城本市人,具体多大年纪,晚上灯光朦胧,也看不太清楚,估计三四十岁的样子……民警问沈红登还有什么补充的?沈红登说没有了。
  笔录完,已经很晚了,沈红登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并留下电话。民警对他说,你可以回家了,有什么情况打电话通知你。
  沈红登走出派出所,夜已经很深了,他忍着全身的疼痛向家里走去。他有些后悔去吃朋友那顿饭。他想,如果只吃饭不喝那么多酒,可能也不会引发让人感到耻辱的祸事。他知道,这种事要是让人知道,一辈子让人看不起,抬不起头。他恨自己那顿饭喝酒太多,他恨自己把控不住情绪,但更恨那个坏女人。他心里充满了仇恨,他暗下狠心,一定要找到那个女的,无论多长时间,不然就没法对自尊交待。
  几天后,沈红登在路上遇到表弟,他对表弟说,他被别人坑了,给孩子送的红包,当时他没发现是假钱,后来才发现,但已经来不及了,心里很羞愧,请表弟理解,并重新拿了200块钱给表弟,请他告诉弟媳,实在很抱歉。表弟死活不肯要他这200块钱,说,了解他的,不会误解他。沈红登说,如果不接受他的想法,就是不懂得他。话说到这个份上,表弟也就成全了表哥。
  可林城的清河不会因为沈红登那天夜里挨打,有一滴水滞流;清河岸上更不会因为有人打架,人们就不来这里玩耍、闲逛,每天晚上还是那样热闹,还是那样充满欢声笑语,夜幕下仍然发生着不可告人的各种秘密……
  时间在人们的不经意中一天天滚动,一天清晨,负责清河岸上卫生的清洁工在河岸一角发现一具女尸,死者大约三十五六岁,胸口被杀了三刀,血流满地。林城刑警接到报案,迅速组织人员勘验,展开侦破。
  这起恶性杀人案是在沈红登因宽脸女人引发和三个男人殴打三个月后发生的,但没有人想得起三个月前,清河岸上曾发生过三个男子殴打一个男子的事情。只是,恶性杀人案件发生后,沈红登也从林城消失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568667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