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赤色“小老虎”的故事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萧赤(1911―2006),男,江西省泰和县人。1927年参加革命,历经两万五千里长征,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中央调查部管理局局长,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安全部咨询委员,副部长级离休干部。
中国论文网 /1/view-7510838.htm
  人称赤色“小老虎”的萧赤是1927年参加革命的老党员,是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是我党隐蔽战线上的老战士。萧赤,原名萧高贵。他出身贫苦,16岁参加革命。他的革命生涯中鲜为人知的事很多,这里略举几个片段。
  在红星纵队司令部
  1934年10月,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部队转移时,中央机关编为两个纵队,第一纵队代号为“红星纵队”,是中央首脑机关,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博古、洛甫、李德等领导同志以及邓颖超、康克清、蔡畅、贺子珍、刘英、刘群先、廖施光、杨厚增八位大姐都编在这一纵队,干部团、电台也编在这一纵队,它其实是总指挥部。
  萧赤当时在红星纵队司令部任特派员,红星司令部只有一个特派员,他的直接领导是军委纵队司令兼保卫局局长邓发,主要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保卫工作。
  萧赤每晚都守卫在中央领导的身旁。一次,中央领导在屋里开会,萧赤在外巡逻,实在困极了,就不知不觉地倒在墙角睡着了,醒来后却发现自己躺在毛主席的担架上,身上盖着毛主席的衣服。主席在那盏小马灯下写文章,萧赤赶紧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把衣服披在了主席身上。主席转过头来心疼地对萧赤说:“会已散了,恩来他们出去时,见你倒在墙角睡着了,就把你抬了进来,看我们把你也熬垮了。”萧赤连连说:“不,不,是我没有坚守岗位。”主席和蔼地说:“再睡会儿吧,天亮了我叫你。”萧赤说:“我睡醒了,主席,您也该休息休息了。”主席说:“好,我写完了马上就睡。”说完毛主席又伏在桌子上继续写文章,主席的那盏小马灯又整整亮了一夜。毛主席在艰难的长征路上就是这样夜以继日工作的。
  给邓小平找马
  邓小平在中央苏区任红七军政委时,有一次,奉中央指示到上海汇报工作,王明却说邓小平是逃跑。小平从上海回来后,被王明解了职,派往总政治部担任总巡视员。长征途中,小平经常和红星纵队司令部一起行军。到贵州时,小平的牲口摔死了,走了几天,小平的脚肿起来了,行走极为困难。如果不解决马匹,就有掉队的可能。毛主席发现了这个情况后,马上找到萧赤,对他说:“小平的马摔死了,到骑兵连给小平找个牲口送去。”萧赤到骑兵连,本想找匹好马给小平骑,但小平身材矮小,脚又肿得厉害,而好马都是又高又大,上下困难。最后,萧赤特地精心挑选了一匹矮小的骡子给小平送去。骡子耐力比马好,小平围着骡子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又看了看骡子的腿、蹄,很满意、很感激地说:“高贵,你可做了件大好事,给我找了一匹这么好的骡子。”
  萧赤怎么也没有想到经过40多年后,邓小平对此事还记忆犹新。1975年,当二野胡嘉宾等几位老同志去小平家里时,小平掰着指头询问一些老同志的情况,当点到萧赤时,就问胡嘉宾:“萧赤怎样?他现在在哪里?我真想见他。他长征时曾救过我,解放战争又同咱们一起从北打到南。”胡嘉宾把萧赤的情况向小平做了汇报。小平听完后,连连点头:“好,好,请转达我对他的问候。”当天晚上,许光达的夫人邹靖华将这一会见情况告诉了萧赤。第二天,小平派警卫人员把萧赤及其夫人孙克接到花园村,一见面,小平马上迎上去与他们亲切握手,高兴地说:“哎呀,萧赤,你好!你们终于来了,我们老朋友又见面了。”又对卓琳说:“快把我的好烟拿来给萧赤抽。”萧赤对小平说:“我们十年没见面了,真没有想到您还一直记着我们。”小平说:“我哪能忘记你这个老伙计,40多年前我们在长征路上就相识。那时,你在中央军委红星纵队司令部当特派员,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送给我一匹骡子,救了我一命,你可真是做了件大好事
  儿啊!”
  周恩来为他改名
  在延安,萧赤回到军委总司令部后,周恩来、杨尚昆、罗瑞卿、周兴找他单独谈话。周副主席开场就幽默地说:“你这个小老虎,不是叫高贵么,这回我可得给你改个名字啦!”萧赤好奇地说:“改名字?”周副主席说:“你护送高福源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党中央、毛主席表扬了你。现在,我代表党中央派你,还有白志文、黎林、吴溉之、王谋等五人到陕北苏区内地,一方面组织中央红军补充师,一方面扩大巩固陕北抗日统一战线。陕北苏区有一个敌军师长叫高桂滋,是人人皆知的大坏蛋,而你是革命军人,你现在去陕北苏区工作,为了与那个敌军师长区别开来,我给你改个名字。”萧赤问:“那您给改名叫什么?”周副主席故意慢条斯理地说:“你别着急嘛,你的名字我早就给你想好了,叫萧赤!这个萧赤嘛,可是红色的赤,它代表革命,也代表你这个红小鬼。”在场的人一齐叫好。
  1939年,在延安王家坪军委作战室,一次萧赤与毛主席谈起改名的事,毛主席连说这个名字改得好,随后,亲笔写下了萧赤这个名字,并指令总政宣传部萧向荣派人把它刻成人名印章,之后,萧赤一直把这枚印章收藏在身边留作永久的纪念。(编辑 叶 松)
  (作者是萧赤之女)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1/view-751083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