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有一种职业叫坚守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灯塔,是一种矗立在生命之岸的语言,对于在大海中谋生的人们来说,它是指引大家安全归家的路标。在生活中,人们往往会记着黑暗中的那盏灯,却会经常忽略为他们点亮、守护那盏灯的人――守灯员,他们的职业可能需要一辈子去坚守、甚至可能付出生命,他们的生活近乎与世隔绝更鲜为人知。
中国论文网 /2/view-1544069.htm
  舢舨洲位于珠江口虎门水道与伶仃洋交汇处,是珠江口的咽喉,每天进出的船舶有4000多艘。舢板洲附近水域情况复杂,暗礁众多,船舶要安全通过必须要依靠舢板洲灯塔的指引,黄灿明的工作就是保证灯塔的光明。他守护着这份光明,一干就是12年。
  “这里每天进出的船舶4000多艘次,但岛东南方约1.2海里处有两艘沉船,东面1.3海里处有大排暗礁,东南方约2海里处有三排暗礁。”黄灿明说。
  每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黄灿明就必然会上到灯塔检查灯的内部设备和擦拭外层玻璃。由于透镜聚光作用,夏天时灯塔内气温往往高达四五十摄氏度,而他一干就要好几个小时。
  孤岛上没有水源,只能靠同事定期补给,荒凉的小岛石多土少无法种菜,黄灿明一个星期或半个月出去采购一次,遇上台风天,只能吃成菜、喝雨水。妻子郭丽珍说,正是因为这么艰苦她才跟随着丈夫登上这座孤岛义务看守灯塔,照顾丈夫生活。
  对黄灿明来说,坚守孤岛的最大力量,来源于他们一家四代与航标的不解之缘。黄灿明的祖父在民国时代便守护着虎门水域的金锁牌灯塔,一守就是30多年。祖父去世后,父亲又接着干了一辈子。
  “从小跟我爸划船出海的时候,看到一闪一闪的航标灯会指挥船走航道,觉得非常好,心想自己想大了以后一定也要做航标工。”黄灿明说。
  而现在,黄灿明一家对航标工作的热爱,也在他儿子身上延续了下去。4年前,黄灿明的儿子成为一名航标工。
  “我们一家四代都与灯塔结下了不解之缘。对我们来讲,灯塔就是我们心中的家。”黄灿明说。
  遮浪灯塔位于广东省碣石和红海湾之间,在香港和汕头海上航道的中点,是粤东沿海干线的重要航海标志。27年来,汕头航标处汕尾航标站遮浪灯塔班班长苏贵聪带着伙伴谢声松以执着的精神,任劳任怨,一日不离地守护着灯塔,做着细致的维护保养工作,确保灯塔的发光率达到百分之百,保障着来往船只的安全。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一个平凡人在9000多个日日夜夜里,以坚韧不拔的毅力投入到这份普通而又枯燥单调的工作上?苏贵聪的答案是:让每一艘过往的船只安全航行是我最快乐的事情。
  灯塔的最顶端――灯笼,这个经常要达到五、六十摄氏度高温、近五平方米的不透气灯笼,就是苏贵聪的工作地点,每天一干往往就是几个小时。这是一件十分单调而又繁杂、艰苦的工作。他除了要擦拭灯器、栏杆,还要擦太阳能硅片、清洁电雾号、测量电池电压等;每一件设备,都要经过洗清水、用布抹干、喷清洁剂、用布抹干、最后再用干净的布抹一次等几道工序。每次干活,经常是衣服湿了一层又一层,一次大约要“消耗”5公斤的水。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灯器,还是楼梯、栏杆、透气孔,都是那么的干净,找不到一丝灰尘,简直赛过了自己的家。
  “灯塔就是我的家,我要像爱护眼睛一样守护着它。”这是苏贵聪发出的肺腑之言。
  从灯守房到灯塔的一干多米的水路上,水流湍急,礁石多,十分的危险。20多年来,苏贵聪已记不清楚,他与谢声松在每天必经的这条路上,发生过多少幕危急的镜头。
  有一次台风来临的前夕,海面上风平浪静。苏贵聪与谢声松准备到灯塔上做加固工作。没想到,船刚走了一半,突然起风了。狂风巨浪把他们的木桨打断了,失去了“臂膀”的小船被风浪任意左右,高高的浪花不时从他们的眼前跃过。突然,一个巨浪打过来,弱不禁风的小船被抛了起来。就在即将被海浪吞没之际,一艘打算进港避风的渔船发现了他们,把他们从死神边上救了回来。死里逃生,有泪不轻弹的两名汉子第一次流下了热泪。
  还有一次,12级以上的台风登陆汕尾。苏贵聪发现,那艘绑在岸边的小船被狂风吹断了绳子。为了抢救国家财产,他顶着狂风暴雨,冲出灯守房,拼命想把小船拉回岸上。当时,呼啸的狂风夹着巨浪向海滩扫过来,苏贵聪整个人被卷了起来,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头撞到了礁石上,顿时不省人事。那时候,是谢声松冒着生命危险,把他从海滩上救上来,并在驻守的海军的帮助下,把他送到了医院。苏贵聪整整昏迷了21天才苏醒过来。当人们问他为何冒这么大的危险时,他只是淡淡地说,我当时唯一的念头是保护国家财产,把小船拖上岸。
  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战斗,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苏贵聪并没有退缩。他说,虽然一次次命悬一线间,但我绝不会向危险妥协,绝不会轻言放弃。每当听到过往的船只拉响了表示谢意的船笛,一种幸福感、自豪感总是在我的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
  27年来,流淌的岁月改变了许多,但苏贵聪对工作的执着、对灯塔的依恋却丝毫也没有改变。望着远方的灯塔,苏贵聪充满深情地说,我眷恋这盏明灯,只要灯不灭,我还会继续守下去。甚至到我死的时候,我还想把骨灰撒在孤岛上,守护着这盏灯。
  表角灯塔位于广澳东南角,是汕头港外航道和沿海干线的重要标志。守灯员沈松林说,表角灯塔可以说是汕头的“望海角”,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在这里了望附近航标及海面航行的情况,保证灯塔设备正常工作。沈松林1978年从浙江宁波入伍,1982年到汕头航标处工作。1995年调到表角灯塔。13年来,无论严寒酷暑他都坚守着表角灯塔。
  沈松林说,他刚来表角灯塔工作时,由于地理位置偏僻,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从市区来广澳表角灯塔上班要坐1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广澳,再走三四公里的崎岖山路才到表角灯塔,每天做饭要用柴烧,生活用水要在岛上抽井里的海水饮用。以前灯塔是靠柴油机发电,2007年这里才通电,每月他有二十天以上要在岛上守灯塔,晚上仅有一部电视机和呼啸的海风相伴,如果遇上雾天,灯塔每天24小时都要开雾号,雾号的鸣叫声在夜里吵得他无法睡觉,不过现在也习惯了。他带的表角灯塔班组有4名灯守员,每二人一组轮班在岛上值班守灯塔,遇上台风和寒潮,4名灯守员都要及时到岛上坚守灯塔,保证灯塔的正常工作和安全生产。
  在表角灯塔值班记录本上,沈松林有条不紊地记录着365天对灯塔发光设备进行详细检查、保养和及时排除灯器发生故障的工作情况。他说:“都有10年没有回宁波过年了,家属现住在市区,但我在灯塔过除夕夜却是常有的事,如果说汕头是我的第二故乡,表角灯塔就是我第一个家。”
  北麂岛地处海上交通要道,过往船只频繁。对于海上渔民来说,北麂山灯塔是指引他们安全回家的航标。
  杜忠良今年40岁,皮肤略显黝黑,灯塔建成

发光已有22年,杜忠良也跟着守护了灯塔22年。
  对这座北麂山灯塔,杜忠良可谓是知晓其一砖一瓦。1989年那年,正是北麂山灯塔开始兴建之时,18岁的他跟随父亲也参与到灯塔建设中。灯塔建成发光后,杜忠良开始学做一名灯塔看守人。那时候设备落后,灯塔的运转还需靠柴油机发电。为了保证柴油机的正常运转,需要有人在塔旁24小时值守。当时共有8名看守人,轮班守塔。
  维护灯塔正常运行是守灯员的日常工作――及时开灯、关灯,随时检查灯器是否正常。此外,每周、每月还要按时完成一些常规检查和维护,如灯器、“AIS岸台”、“雷应及附属设施”、油机房等。后来,灯塔用上了太阳能发电。就算遇上连续阴雨天气,只要设备充上一天的太阳能,就能维持两三天的供电。而柴油机就作为应急的设备备用着。而之后的自动化改造让灯塔具有全自动感应功能,不再需要人工控制。这些先进技术大大降低了灯塔看守人的工作强度。现在看守人共有4个,两个人一班,每月轮换一次。
  虽然日常的工作比较枯燥,但是杜忠良常常自得其乐。紧挨着灯塔文化展厅的一排房间,都各有自己的名字――盘灶屿、平阳咀、北渔山、莲花礁、荔枝山、交杯岛、龙头屿、上马鞍、南麂岛、顶草屿、稻挑山、冬瓜屿,这些守塔入耳熟能详的岛屿名字成了12个房间的名字。
  这些细小的点缀,凸显了守塔人们乐观的内心。正是这种精神,使得北麂山灯塔在2007年被上海海事局授予“青年文明号”荣誉称号和温州市“青年文明号”荣誉称号。
  灯塔,给茫茫大海中航行的船只指明方向,就如同浩瀚银河中的启明星给行走在旷野中的路人带来希望。杜忠良说:“船上的人看见灯亮了,就知道陆地近了,家也近了。”
  北渔山灯塔是渔山岛的标志,始建于光绪年间,后毁于战乱,现在岛上的灯塔是1985年交通部批准原址重建,隶属于海事温州航标处,有着“远东第一大灯塔”之誉。为了让这座位于偏僻的海岸边的古老的灯塔在黑夜里不间歇地为海员和渔民指明方向,一代代的守塔人,甘于寂寞,居住在灯塔下,夜夜守望着、看护着,今年已经60岁的毛满堂就是这样一位用了半辈子的青春来守护灯塔的守塔人。
  从18岁到60岁,42年间,毛满堂把人生最绚丽的时刻都奉献给了海岛灯塔。别人看来寂寞无聊的生活,毛满堂却觉得很幸福:“蓝天、大海、灯塔,我已经习惯和它们生活在一起。”
  管理看护灯塔的工作是枯燥繁复的,每天,天一黑,就要点亮塔灯,隔一段时间就要走出房子查看设备,做好检查记录,直至天亮,才能将其熄灭,这项工作,必须风雨无阻,尤其是在刮台风的时候。
  随着科技的进步,现在在海上航行的船只都带着GPS定位系统,灯塔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弱了,就在前段时间,这里的灯塔还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但是毛满堂说,不管现在的科技如何的进步,灯塔就像海上船只的定心丸一样,不管它的作用如何,他们会让它一直亮着。
  再过两年,毛满堂就要退休了,继续点亮灯塔的工作就会落在蔡海的肩上,尽管灯塔的作用已经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慢慢变成文物,尽管守灯员的工作是那么寂寞、那么孤独,但是从他们的坚持可以看出,不管灯塔会变成怎样,他们依然会坚守在那,守住盏黑暗中的亮光,守住黑夜。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2/view-154406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