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炼狱 2008年第1期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七年前的一个冬天,山西某地。火红的炉水,正从一座36立方米的小高炉中汩汩流出。站在高炉旁边,浙江华光冶炼集团董事长刘光火兴高采烈,因为他深知,这一炉红水冷却后,他的梦想就实现了。
中国论文网 /2/view-370872.htm
  从小高炉里流出的,是一种全新的金属混合物:镍铬生铁。这种银白色金属,由于具有良好的耐腐蚀性,在空气中不被氧化,又耐强碱,成为制造不锈钢和其他抗腐蚀合金的重要原料。它的市场价格可达每吨上万元,而刘光火的发现,来源于某种根本不值钱的低品位红土矿中!
  这一发现,甚至可以使他与世界第二大高纯度镍矿拥有者――甘肃金川镍业分庭抗礼!这是一项足以让人疯狂的技术,闻者无不惊诧狂热……
  
  “炼金术”出炉
  
  所有故事都起源于这个人――刘光火,业内人士都习惯性地称呼他为“老刘”,一方面因为他的年龄;另一方面,也因为他在整个行业中的地位。
  老刘的人生,注定与冶炼密不可分。
  刘光火原本是浙江省桐庐县郊的农民,在进入冶炼行业之前,他还仅仅是县供电局的一名小职员。小学毕业的他,没什么高学历,但干的却都是和“科学”沾边的事。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老刘每天的工作是骑着摩托车四处检修电路、收取电费。有一天,“在建德的横山铁合金厂外,发现一堆废弃的矿渣上,有啥玩意儿在闪闪发光。”老刘回忆说,当时心想,这东西亮闪闪的,说不定挺值钱。于是。他捡了几块包好,拿到上海一位搞科研的朋友那儿化验。结果出来,朋友告诉他:“这可是好东西,铬铁!”
  老刘的“冶炼”人生,就此开始。他毅然决定抛下铁饭碗,辞职下海钻研冶炼技术。一年后他建成桐庐金属提炼厂、专门从废弃的铬渣中回收有效成分,冶炼铬铁。
  老刘的产品迅速销往上海钢铁三厂、五厂以及太原钢铁厂,1987年开始还出口日本和韩国。几年过去,横山铁合金厂外的废矿渣消灭殆尽,甚至湖南、吉林等地的废弃铬渣也被回收一空。之后,他还成功地从含磷量极高的不锈钢渣中冶炼出不锈钢,40多天就赚了470多万。
  神奇的“变废为宝”,让老刘痴迷其中。早在1990年,他就注意到了横山铁合金厂旁边的那座红土堆成的小山。那是我国1964年从阿尔巴尼亚进口的72万吨低品位红土矿,含镍仅为0.9%,由于技术原因,一直无法冶炼,已经废弃那里将近40年。“多年没人动,上面都长出了很粗的大树。”老刘比划着说。
  如何从这批废矿中提炼出珍贵的稀有镍金属?赚足了第一桶金的老刘,决心攻破这项无人问津的炼镍技术。老刘最初的试验是从动员家人帮忙,靠手拉风箱加热,在一个小仓库里开始的。从那以后,苦熬了多少个日夜,精算过多少种配方比例,老刘已记不清了。
  到目前为止,因为老刘做实验,导致100多立方米的冶炼炉穿炉3次、冻炉10多次。人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失败率高。弄不好还可能造成人员伤亡,不肯借炉子。老刘就把赔炉子的钱,厚厚一摞,拍在桌上:“弄坏了,这钱你拿走!”
  在当时的人看来,老刘不仅有点疯。还有点傻,赚钱的事情多了去了,非要贴钱顶牛搞这种连国营大企业、无数专业科研人员都拿不下来的技术攻关,你一个小学文化的农民,能行么?然而,倔强的老刘却为此坚持了整整10年。十年心血,上千万元的损失,2000年12月,老刘期待已久的成功终于来临。
  “27天时间,炼出了3000吨镍铬生铁!”站在高炉面前,老刘就像阿里巴巴发现了藏宝洞,激动得浑身哆嗦。浙江华光冶炼集团有限公司炼出来的镍铬生铁,镍含量能达到3%至4%。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镍含量逐渐增加到8%左右,最高甚至达到了11%。
  老刘突然意识到,“点石成金”这个成语,对自己而言。那是千真万确!暴利!暴利!
  2003年,老刘开始规模化冶炼镍铬生铁,幸福时光从此开始。
  当老刘第一次来到菲律宾,跟矿山主们商量着“我们要进口120万吨品质最差的红土矿”时,对方震惊了:这样的东西竟然有人几十上百万吨地买?因为提炼不出金属,每吨价格仅为180元人民币。
  “真的吗?你真的需要这些东西吗?”当地矿山主们谁也不敢相信,要知道在以前,这些低品位红土矿一直被当作毫无价值的废料看待。
  他们并不知道,老刘将这些他们眼里的垃圾运到岚山、日照等中国港口,再调拨到全国各地各个分厂,经冶炼成镍铬生铁之后,卖给下游的不锈钢厂,每吨价格高达5000元!
  从这些最不值钱的“垃圾”中,老刘获得了“点石成金”的暴利!然而即使是这样,老刘报出的价格,还能为下游不锈钢企业每吨节约3000元以上的成本。
  那时候,随着国内不锈钢市场需求的持续增长,炼钢厂对镍的需求大量增加。而与需求量的增长相对应的是,镍矿资源贫乏。在中国,仅金川镍矿就占据了镍供给的半壁江山。其余的镍,则主要来源于废弃不锈钢回收,以及大量进口。每吨镍的价格高达30000美元以上。受制于此,我国的不锈钢产能约为1000万吨,而实际产量却仅为300万吨左右。
  老刘的浙江华光,无疑是这个行业横空杀出的一匹黑马。 2005年底,不锈钢巨头张家港浦项不锈钢有限公司邀请老刘为其供货,并且一张口就是一份价值40多亿的巨额订单;紧接着,上海宝钢集团、太原钢铁集团。也与老刘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一时间,镍铬生铁供不应求,老刘的企业自此进入了高速扩张阶段。十几亿白花花的真金白银,像自来水一样流进了他的口袋。老刘乐了,他开始一方面在全国各地租高炉冶炼,另一方面积极寻找合作冶炼伙伴,以顺利完成订单。
  不过令老刘没想到的是,那些他原本以为将带来幸福的一笔笔“大单”,居然会成为这场噩梦的开端,而自己最初一枝独秀的计划,竟然是那么的一厢情愿……
  
  内讧
  
  2005年夏天,老刘第一次把菲律宾运过来的红土矿粉,送到了位于浙苏边界的吴江东大铸造有限公司。对此,几个浙江嘉善籍的股东感到非常疑惑。
  ――这红土矿粉他们之前从没接触过,但是老刘提供给他们的条件却非常丰厚,只需要租用他们的高炉,采用老刘提供的配方,炼出一种叫做镍铬生铁的东西,所有成品刘统一包销,单纯加工费就能拿到每吨700元。当时,他们自己锻造生铁的利润只有200--300元/吨。
  浙江嘉善,由于毗邻上海,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上海许多大型钢铁企业的废料回收利用都由这里承接。这里的企业主们,也因此而熟谙冶炼的每个环节。
  经过几个月的合作,这些精明的商人们慢慢弄清了老刘“怪异举动”背后潜藏的“暴利”:原来刘运来的低品位红土矿粉到厂成本每吨只要50美金(约人民币400元),算上其他一些原材料费用和支付给东大的700元/吨的加工费,老刘的利润

率至少可以达到300%~400%!
  如此巨大的利润,对于东大的股东们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商人的追逐利益的本性,马上就告诉他们应该做些什么。他们要和老刘谈判,要增加自己的利润空间!
  “后来利益构成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加工费,一部分是从最后的销售收入中提成。”然而,商人的逐利胃口又岂能如此轻易填平?老刘的松口,反而让他们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于是,更具破坏性的念头开始在各个股东的心中谋划。
  吴江东大的嘉善股东们开始内讧,已经掌握了冶炼技术的七八个人陆续出走,他们到山东、江苏、山西、内蒙古、江西、安徽、河北……到所有能够找到小高炉的地方去自谋前途。在暴利面前,他们已经顾不上跟老刘签订的技术保密协议了,他们要自己单干!
  技术逐步扩散开去,暴富的神话迅速从四面八方传来。
  到山东炼镍的人,短短几个月内就赚了4000万;到江苏某地业炼镍的也爆发了,现在身家已经超过以往10多年的辛苦所得……许多人原本只是铸造公司小技术员,猛然摇身一变,个个都成了腰缠万贯的大老板。
  此时。老刘想到了申请专利,不再便宜那些肆意使用自己发明的人。可是,申请专利有一个公示期,以确保其他人没有异议,这样一来,老刘无疑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大白于天下。“点金术”再无秘密可言,成为人人都唾手可得的馅饼。
  消息传开,最先了解到内幕的人都为之疯狂了,挖员工、买技术、筹资金……上蹿下跳乱作一团,人们把镍铬生铁拿到不锈钢厂,换回了钞票和激动人心的暴富传奇。越来越多这样的故事发生,带动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疯狂投入。一个产业就这样硬生生被创造出来,这群“草根”冶炼者们,竟然在传统钢铁产业中,开辟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但此时局面开始脱离老刘的控制,朝着他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下去。
  
  夜宴
  
  2006年7、8月份,小小的嘉善,突然多出来两辆悍马,之前许多年,整个县城也只有一辆悍马而已。短短半年多出来的悍马,把流传在嘉善的镍铁神话推向了高潮:据说,两位车主都是炼镍出身的,之前也都一文不名。动辄100多万元的悍马,在嘉善县城窄窄的街道上招摇过市,每天都在无声地给嘉善人宣传着炼镍的好处。
  其中一辆悍马的主人。是老冯。
  老冯最初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之前名不见经传。“接触镍铬生铁之前,他穷困潦倒得厉害,没有固定的工作,也没有固定的收入。”但是自从进入冶炼行业之后,此人从此脱胎换骨。
  伴随着悍马神话在嘉善县城的传播,老冯充当起了名副其实的“镍铁神父”角色。那时,他像明星一样受到嘉善商人们的追捧。有一段时间,嘉善的茶馆里,每天都聚集着几十个希望通过镍铬生铁发财的人,他们终日聚集在一起,仰着脖子听老冯给他们讲述镍铁暴富的故事,这一切让他们如痴如醉。然后就是集资,由老冯统一投资给那些正在投产的镍铁项目,从中赚取暴利。
  如果说最早进入这个领域的人都还是业内人士,之后涌进来的,就各色人等都有了。而这里面,老冯的“布道”作用不可小觑。
  似乎为了迎合嘉善人渐趋狂热的投资愿望,一年以来,镍价迅猛攀升,从3万美元一路上涨。
  一切的梦想在2007年5月达到巅峰。5月7日,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镍创出51350美元/吨的天价,5月中旬现货价格达54100美元的历史天价。同样是在5月,国内最大的电解镍生产商金门川集团公布的产品报价显示,电解镍的价格每吨超过40.5万元,亦处于历史高位。
  
  伴随着5月中旬金属镍天价的诞生,嘉善最保守的商人们也守不住了。
  老周是一位国有企业的老总,之前一直从事进出口贸易。苦苦坚守了近1年后,在镍价于4~5月份达到历史高位时,他再也坐不住了。“将近1个多月,脑海里全都是镍铁,公司里所有的事情都不管了,每天一开口就是镍!”老周回忆道,“整个人都走火入魔了。”
  “他们那个时候非常疯狂,”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也不管什么技术,也不管自己从来没有炼过铁,驾着车在江苏、山东、安徽、山西等地高速公路上漫无目的地跑!看到有小高炉就冲过去,和别人谈合作。租用一个200立方米的小高炉一年的费用是1500万、,他们全部都很爽快地一次性付清。”
  还有的人,没掌握技术。也没有太多资金,又找不到人合作,就干脆倒卖起红土矿。他们仅仅是把红土矿从菲律宾、印尼等原产地运到中国,再转手卖给国内的商人们,就可以获得成倍的利润。正是这些人。把红土矿的价格从180元一口气哄抬到了1800元的最高价!
  这是一场暴富的狂欢,所有人都喘着粗气。镍价最火那几个月,整个嘉善县城的空气中,四处弥漫着镍铁的味道,人们的问候语,竟然往往是这样的话:“最近你高炉上马没有?”有的人甚至睡梦中还在盘算着:下一步要去哪里拉矿、去哪里建炉,今天投多少、下个月可以赚多少……
  前前后后,共有200多浙江商人参与其中,资金投入达三四十个亿,一度使得嘉善镍产量超过国内最大的金川镍业,占到全国产量的七成。
  人们在暴富美梦中,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原本可以对全球镍铁产生格局影响。然而。他们更没意识到的是,一场巨大的危机正悄悄逼近。
  
  梦醒时分
  
  危机最早的征兆就是镍价。
  此时,地球另一端的办公室中,一群金融炒家们正在微笑。通过不断建仓,他们已经顺利地把镍的期货价格推到了一个理想的高位,而现在,他们丰收的时刻到来了。2007年6、7月份,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期镍率先跳水,从5万多美元直线跌落到2.4万美元。
  只是这些伦敦商人们不会想到,他们的决定将会对远在中国的中小企业主们,产生怎样的毁灭性打击。“一吨镍有时候一天能跌掉一万元,”老刘说,“产品价格一直往下掉,掉得人心里直流血。”
  不明白国际市场上的期货原理,是浙江商人们溃败的根本原因。有分析人士表示,2007年初以来,镍价暴涨明显显示有资金炒作。镍价下滑,一方面是爆炒之后的理性回归,另一方面受镍矿产能释放、库存不断增长导致伦敦金属集体回调的影响。
  金川集团也分析,近两年来,全球镍矿开发如火如荼,红土矿项目也大量进入投资者视野。随着项目集中投产、供应大幅增加,未来数年镍价将持续暴跌。
  与此同时,大部分不锈钢厂家也陆续陷入了亏损的泥沼。作为回击高镍价的手段,2007年6月26日,中国不锈钢行业年会在广东佛山召开,会议透露出国内几大钢企拟于7月实施联合减产稳定市场的计划。
  佛山会议后,从2007年7月份开始,国内几大不锈钢生产企业陆续减产。张家港浦项首先宣布,计划月产量减少20%以上,并保留持续减产的可能性;太钢不锈钢

公司随即透露,预计月产量将减少20%;广州联众不锈钢公司也计划减产20%……
  那边一减产,这边就喊救命。大量原料滞留仓库,大批高炉纷纷熄火。短短两个月,一批镍铁小企业没能缓过来,纷纷倒下。
  “现在仓库里囤的,是几个月前红土矿价格最高时进的货。”一位老板告诉记者。这是行规,一般做这个行业,都会提前订两个月的矿粉原料。而今,最贵的矿粉遇到的却是,最便宜的镍价和最萎靡的市场。
  “我之前想的是,镍价肯定会下来,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我还以为最早也得到8~9份,起码还能再赚上两个月的钱。可是,没想到提前被套牢。”一位投资者很无奈地摇着头。
  他有2000万元左右的矿粉存货,还不算他租用小高炉已经预先支付的1000多万。令他懊悔不已的是,他原本已经对疯狂的市场产生了恐惧,曾经还犹豫过要不要再加入这群“淘金者”,但狂热的潮流很快便淹没了他的理智……
  就连实力雄厚的老刘,也不得不默默吞下白白损失10个亿的苦果。一场暴利的盛宴,就这样草草收场。
  
  狼籍
  
  狂欢的代价,就是注定要有人来买单。
  “两个多月了,我们一斤镍铬生铁都没有卖出去。”另一位浙江老邓无奈地告诉记者。他原本预计2007年能赚1个亿,随着市场萎缩、镍价下跌,这一数字不得不缩减到2000万元人民币。
  由于进入这个行业较早,老邓还算幸运,“至少没有完全亏进去,还略有赢余”。更多的人则深陷泥潭:仅6月份,嘉善新增的40家镍铁生产商,无一例外遭遇红土矿的历史最高点、镍价的年度最低点,以及下游厂商集体的订单削减,“他们已经血本无归”――整个嘉善,一片凄风苦雨,街上一下冷清了许多。人们见面时,也都有意无意地回避着“镍”这个“敏感话题”。
  就在浙江商人们亿万级的巨款被套,进而被银行、民间投资者催债相逼的时候,远在东南亚的商人们的庆功宴,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们最终成为这次暴富神话中,获利最大、最幸运的人。
  “单在2006年,我们就给印尼和菲律宾的红土矿主送去了3.78亿美金。2007年1~6月份,如果按照150美元/吨的价格计算,相当于又送了10.省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2/view-37087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