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语言共性视界下的英德词序对比研究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英语和德语同属印欧语系的西日耳曼语支,两者在字母、语音、词汇和语法等方面都有较大的相近性,但在词序上却有显著不同。本文在语言共性的视界下,试以语言类型学为切入点,从词序的角度对英、德两种语言进行对比,概括出两者词序上的不同:英语的词序相对固定,而德语的词序相对自由灵活得多。
中国论文网 /4/view-10311522.htm
  关键词:语言共性;语言类型;词序;英语;德语
  中图分类号:H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18(2011)-06-0-02
  
  一、引言
  当今人们对语言的研究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研究语言的共性(language universals)。根据《朗曼应用语言学词典》,语言共性是指在所有已知的语言中出现的语言模式或现象(万文龙, 2007)。研究语言共性的角度和方法有很多,格林伯格创立的语言类型学(language typology)就是其中一种。它主要从语音、形态和句法上研究语言的共同点。在句法层面上,语言可以按照多种特点分为不同类型。其中最常见的就是按照它们的占支配地位的词序来分类(Meyer, 2009)。
  二、英语和德语的词序研究状况
  (一)词序的定义
  韦氏大辞典中给出的“词序”的定义是“词在短语、从句或句子中的顺序”,但在语言学中,这一术语是指利用词或句子成分在词组、短语或句子中的相互位次来表达语法意义的一种重要语法表现手法(罗苑霞, 2008),也可以称为“语序”。基本词序在从句水平上包括三个主要成分:主语、谓语和宾语(宋在晶, 2008)。
  根据主语、谓语、宾语在句子中出现的顺序,语言学家共提出了六种在逻辑上可能的类型,即“主宾谓”(SOV)、“主谓宾”(SVO)、“谓主宾”(VSO)、“谓宾主”(VOS)、“宾谓主”(OVS)、“宾主谓”(OSV)。
  (二)对英语词序的研究
  英语是SVO语言的绝好例子,但英语的SVO语序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才固定下来的,主要有三个时期:强屈折时期(古英语时期);弱屈折时期(中古英语时期);语序定型期(现代英语时期)。
  (三)对德语词序的研究
  1970年后,语言学家们才开始讨论德语的语言类型学问题 (黎东良,朱小安, 2008)。在划分的六种基本词序中,有些语言兼有两种类型的特点,究竟属哪一类型不十分清楚,德语即是如此。比如以下两个句子的词序分别为SVO,SOV。
  1、Monika m��chte ein Bild.2、Monika sagt, dass sie ein Bild m��chte.
  德语词序复杂是因为它属于综合性语言,具有词形变化的特性,词在句中的语法作用以及相互间的关系主要通过词形变化来表示,词序只起辅助作用。德语的主句和从句的词序明显不一致,主句大多是SVO,而从句大多是SOV。语言学家对德语占支配地位词序应由主句来决定还是由从句来决定,至今尚无定论。
  三、英语和德语的词序对比
  (一)英语和德语的共性和个性
  英语和德语同属印欧语系中的西日耳曼语语支(南楠, 2009),是同源语言。无论在单词拼写、语法成分和句法结构上,两者都有相似之处,在某些方面的相似度还非常高(张剑平, 2008)。但从语言类型学的角度来看,二者又有显著不同。英语和德语同为屈折语言,但是德语的形态屈折变化比英语更加丰富。
  (二) 以主语和谓语顺序为对象的词序对比
  1、正语序
  正语序,即:主语+谓语+其它成分(宾语、补语、定语、状语等),例如:
  Ich fand gestern dieses Bild.(= I found this picture yesterday.)
  主谓 状宾 主 谓宾 状
  昨天我找到了这幅画。
  2、反语序
  反语序,即:其它成分+谓语+主语,例如:
  Es fand Ich gestern.(=I found it yesterday.)
  宾 谓主状主 谓宾状
  昨天我找到了它。
  3、尾语序
  尾语序,即谓语位于句子末尾,多出现在从句中。例如:
  Ich frage den Mann , ober Kleingeld hat .
  主谓 连接词 宾语从句
   (=Iaskthe man,ifhe has some changes.)
  主谓 连接词 宾语从句
  我问那个男人是否有零钱。
  从以上三次对比中可以看出,英语的词序相对固定,尤其是“主谓宾”的顺序;而德语的词序则灵活得多,其原因就是2.3里所说的,在德语中,“词在句中的语法作用以及相互间的关系主要通过词形变化来表示,词序只起辅助作用”。
  (三) 合成谓语的词序对比
  虽然英语和德语的合成谓语构成相似,但其词序是不同的,这里将从以下七种情况说明:
  1、Ich bin gekommen. (无宾语的现在完成时的语序)
  主谓(助) 谓(第二分词)
  (=I have arrived.)
  主谓(助) 谓(过去分词)
   我到了。
  (注:德语中的“第二分词”基本相当于英语中的“过去分词”。)
  2、 Siehat das Geldbekommen. (带宾语的现在完成时的语序)
  主谓(助) 宾谓(第二分词)
  (=She hasgot the money.)
  主 谓(助)谓(过去分词) 宾
  她已经得到了那笔钱。
  3、 IchkannEnglischsprechen.(情态动词+独立动词的语序)
  主 情态动词宾 谓
  (=I canspeak English.)
  主情态动词谓宾
   我会说英语。
  4、Ichhabefr��her Deutschlesenk��nnen.(情态动词+独立动词的现在完成时语序)
  主 谓(助) 状宾谓 情态动词
   (*英语中不存在这种结构)
  我以前会读德语。
  5、Das Kind h��fft,dassesjeden TagEisessenk��nnt.(情态动词+独立动词在从句中的语序)
  主 谓 连接词主状宾 谓 情态动词
   (=The childhopesthat he caneat ice-creamevery day.)
  主谓连接词 主 情态动词 谓宾状
   这个孩子希望每天都能吃冰激凌。
  6、 Ich werde gefragt.(被动态语序)
  主谓(助) 谓(第二分词)
  (=I am asked.)
  主谓(助)谓(过去分词)
   我被问到了。
  7、 Das Schreibenhat ihmgesendeten worden.(被动态的现在完成时语序)
  主谓(助) 宾谓(第二分词) 谓(第二分词)
  (=The letter has beensenttohim.)
  主谓(助)谓(过去分词)谓(过去分词) 宾
  信已经被寄给他了。
  通过以上例子可以看出,英、德两种语言中合成谓语的位置是不同的:在英语中,构成合成谓语的两个或多个动词不被分离,是一个整体。而在德语中,构成合成谓语的动词是可分离、不固定的,例句1)和6)看似是固定的“主谓”顺序,是因为句中没有其它成分;合成谓语中的变位动词仍然占据句中第二位,而其余动词则移至句末,如例句2)、3) 、4)、7);在从句中,如例句5),由于尾语序的缘故,构成合成谓语的两个动词出现在句末。
  (四)复合句的词序对比
  1、 从句位于主句前面
  Weilessehr sp��tist, muss Ichjetztnach Hausegehen.
  连接词 主表 谓情态动词 主 状补 谓
  (=Becauseit istoo late,I mustgo homenow.)
  连接词主谓表 主 情态动词谓 补状
  2、从句位于主句后面
  Ich mussjetztnach Hausegehen,weil essehr sp��tist.
  主情态动词状补 谓连接词 主表 谓
  (=I mustgo homenow,becauseit istoo late.)
  主 情态动词谓 补状连接词主谓表
  3、从句位于主句中间
  Ich muss,weil essehr sp��tist,jetztnach Hausegehen.
  主情态动词 连接词 主表 谓状补 谓
  (=I must,becauseit istoo late,go homenow.)
  主 情态动词连接词主谓表谓补状
  在以上三种主从复合句中,第三种用得最少,这里我们主要讨论前两种。在两种德语句子中,从句的变位动词都位于句末,特别是第一种情况,主句的变位动词提至句首,出现了主句和从句的动词相接的情况,这是德语的一个重大区别性特征。而在英语中,不论从句放在主句前还是主句后,主、从句内部各成分之间的顺序都固定不变。这再一次体现了英语词序的固定性和德语词序的灵活性。
  四、结语
  通过上述比较,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英语多是相对固定的“主谓宾”词序,而德语的词序相对自由丰富得多。笔者选取英语和德语的词序比较是因为,在笔者的德语学习过程中,经常受到英语词序的影响,也就是语言迁移的影响,这给学习带来一定困难。故希望通过此次研究,对英语和德语的词序区别了解透彻,为以后的学习提供指导作用。
  
  参考文献:
  [1]Charles.F.Mayer.2009.Introducing English Linguistics[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Song Jae Jung. 2008.Linguistic Typology: Morphology and Syntax[M].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
  [3]黎东良,朱小安.从德语名词短语的分裂看德语语序的研究[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8,(2).
  [4]罗苑霞.谈谈英语词序[J].黑龙江史志,2008,(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4/view-1031152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