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论北魏时期的开府仪同三司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内容提要 北魏国家沿袭晋制,继续设置开府仪同三司。但北魏的设置却采取了变通的做法。开府仪同三司成为仪同三司、开府的合置,而仪同三司、开府则是开府仪同三司的分置。这三个职官都只作为一些将军号与职事官的加官。北魏国家对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者的职官品级和身份都有严格限制。可以说加授这三个职官的品级,北魏前期、前《职员令》和后《职员令》的规定存在差异。后《职员令》则明确规定从二品以上的将军号和职事官能够加授这些职官。而且,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是鲜卑贵族、勋臣和汉族世家大族具有的特权。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将军号和职事官,实际成为与太师、太保、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地位相近的准公,因而,也就获得活动礼仪与开府置佐的特殊优待。
中国论文网 /4/view-13952001.htm
  关键词 北魏时期 开府仪同三司 仪同三司 开府
  〔中图分类号〕K23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47-662X(2018)07-0074-13
  北魏的开府仪同三司是国家设置的重要职官。但北魏的这一职官却是沿袭两晋的规定,并对两晋的这一职官,实行了变通的设置。也就是在开府仪同三司之外,又设置了仪同三司与开府。可以说,开府仪同三司是仪同三司的合置,而仪同三司与开府则是开府仪同三司的分置。北魏的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只作为规定范围内的将军号和职事官的加官。可是,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将军号与职事官就是与太师、太保、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的地位相近的准公。但对北魏设置开府仪同三司问题,前人研究却并不多见。俞鹿年先生提及了北魏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设置。但他对北魏的这三种职官的认识,却不深入,并存在偏差。俞鹿年:《北魏职官制度考》,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第50、246页。因此,本文拟对北魏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设置与品级、加授的条件与方式以及职能诸问题作一些探讨,以就教于方家。
  一、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设置与品级
  北魏国家设置开府仪同三司,是沿续两晋的做法,所以,考察北魏这一职官的特点需要提及两晋的规定。《晋书・职官志》:
  开府仪同三司,汉官也。殇帝延平元年,邓骘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仪同之名,始自此也。及魏黄权以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开府之名,起于此也。骠骑、车骑、卫将军、伏波、抚军、都护、镇军、中军、四征、四镇、龙骧、典军、上军、辅国等大将军,左、右光禄、光禄三大夫,开府者皆为位从公。
  虽然这一记载认为开府仪同三司为汉代职官,可是,汉代并无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实际这一职官是从西晋才开始设置的。不过,西晋的这一职官只可以作为加官,并不能单独授予这一官职。在这一记载中提到的骠骑、车骑、卫将军、伏波、抚军、都护、镇军、中军、四征、四镇、龙骧、典军、上军、辅国等大将军和左右光禄、光禄三大夫,都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其中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诸将军,已经成为虚衔,只是将军号。[日]宫崎市定:《九品官人法研究》,韩�N译,中华书局,2008年,第186页。而左右光禄、光禄三大夫则是职事官。由此可见,两晋国家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并不是所有的将军号和职事官,而是有限定范围的。也就是说,将军号以辅国大将军为限;职事官则为左、右光禄、光禄三大夫。这些将军号与职事官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后,正如《晋书・职官志》称:“诸公及开府位从公者,品秩第一。”这就是说,他们的官品和地位相当于最高品级的太宰、太傅、太保、太尉、司徒、司空、大司马、大将军,也称为“八公”。因此,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将军号与职事官可以领取与“八公”相同的俸禄、获得相同的仪仗队,并且,开府的规模和僚佐官的品级也都与“八公”相同,实际获得与“八公”相同的特权。应该说,两晋为规定范围内的将军号和职事官加授开府仪同三司,进而可以享有与“八公”相同的优待特权的做法,对南朝、北朝的职官制度都产生很大的影响。
  从北魏的情况来看,在孝文帝官制改革前、后,都有�_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在孝文帝官制改革前,北魏国家的官制,实行“胡汉杂糅”的做法,既有汉官系统,也有鲜卑官系统。在北魏的汉官系统中,便设置了开府仪同三司。然而,在《魏书》记载中,出现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却不是在北魏建国初,而是在太武帝统治时期。《魏书・太武帝纪下》:“(太平真君三年)李宝遣使朝贡,以宝为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沙州牧,封敦煌公。”这是开府仪同三司设置的最早记载。这一记载也见于墓志铭。《魏故使持节假黄钺侍中太师领司徒都督中外诸军事彭城武宣王妃李氏墓志铭》:“亡祖讳宝,使持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州刺史、�趸托�公。”③④赵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148、48、55页。这些记载说明,太武帝真君三年,为领有将军号者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已经有很明确的规定。可是,太武帝时期,对开府仪同三司的官称的规定,还不是很严格。《魏书・文成帝纪》:“(兴安元年)仪同三司、敦煌公李宝薨。”《魏故假节龙骧将军豫州刺史李简子墓志铭》:“亡祖宝,字怀素,仪同三司、�趸托�公。”③《魏故使持节侍中假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师领司徒公彭城武宣王墓志铭》:“(元勰)太妃长乐潘氏,祖猛,青州治中东莱广川妃陇西李氏,祖宝,仪同三司、�趸托�公。”④可见《李简子墓志》《彭城宣武王墓志》都与《魏书・文成帝纪》的记载相同。这就是说,太武帝时期,开府仪同三司也可以称为仪同三司,二者并没有严格区分。这说明,太武帝时,在汉官系统中,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依然沿袭两晋的规定,还没有增加与其职能相近的加官。
  然而,在太武帝之后,开府仪同三司与仪同三司不作区分的情况开始改变。《魏书・献文帝纪》:“(皇兴三年)以上党公慕容白曜为都督青、齐、东徐三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进爵济南王。”慕容白曜本传依然记作:“(慕容白曜)以功拜使持节、都督青齐东徐州诸军事、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魏收:《魏书》卷50《慕容白曜传》,中华书局,1984年,第1119页。《魏书・孝文帝纪上》:“(承明元年)以太尉、安乐王长乐为定州刺史,京兆王子推为青州刺史,司空李为徐州刺史,并开府仪同三司。”京兆王拓跋子推本传也记作:京兆王子推“高祖即位,拜侍中、本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魏收:《魏书》卷19上《景穆十三王上・京兆王子推传》,中华书局,1984年,第443页。可见在这些帝纪与列传中,所记载的情况是一致的。这说明,北魏国家开始固定了开府仪同三司的官称。实际上,太武帝之后,已经有与开府仪同三司职能类似的加官设置。《魏书・孝文帝纪上》:“(延兴元年)以征东大将军、南安王桢为假节、都督凉州及西戎诸军事、领护西域校尉、仪同三司,镇凉州。”《魏书・景穆十二王下・南安王桢传》:“(南安王桢)高祖即位,除凉州镇都大将,寻以绥抚有能,加都督西戎诸军事、征西大将军、领护西域校尉、仪同三司、凉州刺史。”很显然,帝纪与本传记载的加官官称相同,都是仪同三司。这与太武帝时开府仪同三司与仪同三司不加区别而相互混用的情况完全不同。这透露出,尽管开府仪同三司与仪同三司都为加官,但却成为两个有区别的职官。   北魏前期,国家除了设置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还设置了开府。《魏书・道武七王・河南王曜传》:“(拓跋提)迁都督雍、秦、梁、益四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开府、雍州刺史,镇长安。”《魏书・景穆十二王中・任城王云传》:“(任城王云)除都督徐兖二州缘淮诸军事、征东大将军、开府、徐州刺史。”《魏书・王建传》:“(王度)后出镇长安,假节,都督秦、泾、梁、益、雍五州诸军事,开府。”拓跋提、拓跋云、王度被加授的开府,都是在太武帝之后。这说明,北魏国家设置的开府,也是与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职能类似的加官。因此,可以明确,太武帝设置开府仪同三司之后,文成帝又设置了仪同三司与开府。由于这些职官都能作为将军号的加官,因此,也就出现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并置的情况。
  太和十五年,孝文帝“大定官品”,②⑥魏收:《魏书》卷7下《孝文帝纪下》,中华书局,1984年,第168、178~179、182页。开始改革官制,改变国家职官设置上的“胡汉杂糅”的状况,用汉官取代拓跋鲜卑职官,并重新设置了一些汉官。虽然孝文帝改变了一些汉官的设置,可是,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设置,却依然沿续下来。如太和十九年,广陵王羽“为征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青州刺史。”②正始元年,广阳王元嘉“加仪同三司。”⑦⑧魏收:《魏书》卷8《宣武帝纪》,中华书局,1984年,第198、192、198页。广陵王羽“及五等开建,……除使持节、都督青齐光南青四州诸军事、征东大将军、开府、青州刺史。”魏收:《魏书》卷21上《献文六王上・广陵王羽传》,中华书局,1984年,第590页。可是,孝文帝官制改后,制定的前、后《职员令》却只有仪同三司与诸开府的设置及品级的记载,却不见有开府仪同三司设置的规定。魏收:《魏书》卷113《官氏志》,中华书局,1984年,第2977、2994页。也就是说,前、后《职员令》是将仪同三司与开府作为明确设置的职官。然而,在实际的实行上,北魏国家并没有停止授予开府仪同三司。如太和二十一年,前司空穆亮“为征北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冀州刺史。”⑥景明元年,车骑将军王肃“加开府仪同三司。”⑦很显然,这些情况与前、后《职员令》的规定不同。由此可以看出:一是孝文帝官制改革后,在职官设置上,将开府仪同三司分置为仪同三司与开府两职官,因此这两职官都能单独加授。如正始元年,尚书令、广阳王元嘉“加仪同三司。”⑧元澄“除都督淮南诸军事、镇南大将军、开府、扬州刺史。”魏收:《魏书》卷19中《景穆十三王中・任城王云传》,中华书局,1984年,第570页。二是孝文帝官制改革后,并没有将仪同三司与开府截然分开。实际上,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将两官结合在一起。《魏书・明帝纪》:“(武泰元年)以北海王颢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相州刺史。”元颢所受开府仪同三司,就是仪同三司与开府的结合。北魏国家还可以在授予仪同三司之后,再加授开府。如魏兰根“太昌初,除仪同三司,寻加开府,封钜鹿县侯,邑七百户。”李百药:《北齐书》卷23《魏兰根传》,中华书局,1972年,第331页。贺拔岳“普泰初,都督二岐东秦三州诸军事、仪同三司、岐州刺史,寻加侍中,给后部鼓吹,仍诏开府。”魏收:《魏书》卷80《贺拔胜传附贺拔胜传》,中华书局,1984年,第1783页。由此可见,孝文帝官制改革后,前、后《职员令》确定设置的仪同三司与开府,自然是沿续北魏前期的做法。然而,不规定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实际只是形式上的做法。可以说孝文帝官制改革后,开府仪同三司并没有取消,只是它成为仪同三司与开府相结合的加官,因而,也就是以形式上改变的方式继续沿续北魏前期设置的做法,即仪同三司与开府为分置的加官,而开府仪同三司则是合置的加官。
  北魏国家设置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自然要为其规定品级,进而成为获得优待特权的依据。不过,由于文献中很少有对北魏前期职官品级的记载,所以,也就很难明确说明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三司的品级。尽管如此,对北魏前期的这些加官的品级,还能够做一些推断。因为宫崎市定认为前《职员令》中的高层的官品大体沿袭了魏晋旧制。前《职员令》不过只是把当时��际执行的制度原封不动地综括其中。[日]宫崎市定:《九品官人法研究》,韩�N译,中华书局,2008年,第241~242页。孝文帝制定的前《职员令》规定仪同三司、诸开府为一品下。④⑤⑥⑦魏收:《魏书》卷113《官氏志》,中华书局,1984年,第2977、2977、2994、2994、2993~2994页。前《职员令》对仪同三司、诸开府的品级规定,应该是沿续北魏前期的规定,似乎应该为献文帝以后确定的品级。因为将仪同三司与开府作为既与开府仪同三司有联系、又有区别的加官,正是从献文帝时开始的。并且,北魏前期的高层汉官系统,也多仿效晋制。在晋制规定中,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将军号与职事官便“为位从公”,“品秩第一”。房玄龄等:《晋书》卷24《职官志》,中华书局,1974年,第726页。已经视其品级与“八公”相同。在前《职员令》中规定为一品的职官有太师、太保、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都督中外诸军事、特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与仪同三司、诸开府。只是太师、太保、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为一品上,而仪同三司、诸开府则为一品下。④很明显,三师、二大、三公与仪同三司、诸开府的品级只有上、下的区别。由此可以看出,北魏前期的开府仪同三司及分置的仪同三司、开府的品级,依然受到晋制的很大影响,以“为位从公”“品秩第一”作为确定这些加官品级的依据。因此,可以说北魏前期及孝文帝制定后《职员令》之前,开府仪同三司及分置的仪同三司、开府的品级,应该与三师、二大、三公没有多少差别。
  太和二十三年,孝文帝又制定后《职员令》。在后《职员令》中,对一些职官的品级做了调整。其目的就是,使北魏新的职官体制与实行的正、从品的官阶可以更好的结合,因此,就降低了一些前《职员令》规定的职官品级。对高品级的将军号而言,将原来一品下的骠骑、车骑、卫将军,都降为二品。⑤值得注意的是,后《职员令》对前《职员令》 规定的从一品职官全部降低品级,并重新确定了从一品的职官。在后《职员令》中,从一品职官有:仪同三司、诸开府、都督中外诸军事。⑥而一品的职官只有太师、太保、太傅、大司马、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⑦很明显,后《职员令》对一品、从一品职官的这种调整,一方面是要更突出三师、二大、三公的显赫地位;另一方面,将仪同三司、开府定为从一品。很明显,除都督中外诸军事之外,其他的职官被完全排除了,因而,也就使仪同三司、开府处于特殊的地位。应该说,后《职员令》的这种做法,正是要以正、从一品的规定,体现出加授仪同三司、开府,是与三师、二大、三公地位相近的,因而,这既体现了仪同三司、开府与三师、二大、三公的等次区分,也表明两加官依然以变通的方式包含“为位从公”的意义。由此可见,虽然后《职员令》将仪同三司、开府降至从一品,只是为了适应职官品级分为正、从品的需要,然而,它们仍然是地位仅次于三师、二大、三公的高品级职官,而且,品级的规定也更为明确化。当然,尚要指出的是,尽管前、后《职员令》没有规定开府仪同三司的品级,但由于这一职官是仪同三司与诸开府的合置,所以其品级,应该与仪同三司、开府没有差别。《隋书・百官志中》载:北齐开府仪同三司,“为从一品。”应该是沿续了北魏后期的品级规定。   总之,北魏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在太武帝时才见于文献记载。在开府仪同三司设置之初,也可以称为仪同三司,二者并没有区别。但是,文成帝以后,除了有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又增设仪同三司和开府。虽然这三个职官都作为加官而设置,但它们却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职官。孝文帝官制改革后,继续设置这种性质的加官,但在前、后《职员令》中,只有仪同三司与开府的设置。尽管如此,北魏国家却没有中止开府仪同三司的设置。可以说,开府仪同三司是仪同三司与开府的合置,而其分置则为仪同三司与开府。实际上,北魏前期,这些加官的品级,与三师、二大、三公相同,应当为一品。这种情况已经从前《职员令》的规定中透露出来。后《职员令》制定后,将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规定为从一品,因而在品级上与三师、二大、三公有了差异。然而,北魏国家的这种规定,只是要使这些加官更适应正、从品官阶制,实际依然是与三师、二大、三公品级相近的体现显赫地位的准公。
  二、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加授条件与方式
  1.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职官品级与身份。北魏国设置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作为加官的目的,只是要使加授这些职官者取得活动仪式与开府置佐受优待的特权。应该说,被加授这些职官者具有与最高品级的三师、二大、三公相近的��待特权,因而,也就具有显赫的地位。正因如此,北魏国家对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职官,并不是没有条件规定的,实际上,可以加授这些职官者受到所任职官的品级以及他们身份的限定。
  从北魏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职官看,可以分为将军号和职事官。但国家对这些将军号和职事官,都有下限品级的限制。检《魏书》记载,北魏前期,可以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将军号有:骠骑、车骑、卫将军和四征、四镇将军。不过,也有低于这些将军号的记载。《魏书・皮豹子传》:“(皮豹子)出除使持节、侍中,都督秦雍荆梁四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淮阳公,镇长安。寻加征西将军。”可见,虽然皮豹子是以安西将军的身份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可是,加授不久,他的将军号就进升至征西将军。这说明,北魏前期,国家规定可以加授开府仪同三司的最低将军号,并不是四安将军(安南、安北、安东、安西将军),而应该高于四安将军,所以,皮豹子在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后,他的将军号提升至征西将军,正是为了要使其将军号达到授予加官的标准。前《职员令》规定,四征将军为从一品中、四镇将军为从一品下。②③④魏收:《魏书》卷113《官氏志》,中华书局,1984年,第2977~2978、2984、2977~2978、2994页。前《职员令》的做法,应该沿续了北魏前期的规定。这说明,北魏前期,从一品将军号应该是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最低标准。
  孝文帝官制改革后,对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规定更明确。前《职员令》规定了诸开府僚佐官,但又特别规定了中军、镇军、抚军将军的僚佐官。②前《职员令》做这种规定,实际要将中军、镇军、抚军将军作为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最低标准。前《职员令》将骠骑、车骑、卫将军规定为一品下,而将四征将军规定为从一品中;四镇、中军、镇军、抚军将军规定则为从一品下。③也就是说,能够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将军号在品级上,分为两个层次:即骠骑、车骑、卫将军层次与四征、四镇、中军、镇军、抚军将军层次。对第一层次而言,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只是要加重地位。而对第二层次而言,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则是要把将军号提高到一品,进而使其与三师、二大、三公的品级相同。
  太和二十三年制定的后《职员令》对将军号的品级做了调整,规定骠骑、车骑、卫将军和四征将军为二品;四镇、中军、镇军、抚军将军为从二品。④尽管后《职员令》降低了将军号的品级,但依然沿续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最低将军号规定的标准。在墓志铭中有《魏故散骑常侍抚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仪同三司车骑大将军司空公光兖雍三州刺史元公墓志铭》,应当为建义元年所刻。《魏故散骑常侍抚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仪同三司车骑大将军司空公光兖雍三州刺史元公墓志铭》: “(元瞻)以建义元年四月十三日薨於位。……以其年七月六日窆於京西谷水之北皋。”则此墓志,应该于建义元年元瞻亡故后刻就。赵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第227页。《魏书・庄帝纪》载: “(武泰元年)中军将军、殿中尚书元谌为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封魏郡王。”这些记载说明,后《职员令》依然使中军、镇军、抚军将军可以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因而,它们也就是能够授予这些加官的最低将军号,但只是在品级上,降为从二品。由此可见,孝文帝官制改革后,确定的以中军、镇军、抚军将军作为最低标准的加授规定,并没有因为将军号品级的变动而使加授标准发生变化。
  北魏国家也能为一些职事官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统计《魏书》和墓志铭记载,从北魏前期至北魏末年,可以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的职事官有:左右光禄大夫、光禄大夫、金紫光禄大夫、侍中、尚书令、尚书左、右仆射、中书监、左、右卫将军、武卫将军。北魏国家为左右光禄大夫、光禄大夫、金紫光禄大夫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是仿照晋制的规定。但是,为门下省、尚书省、中书省长官和中央禁卫军的左右卫将军、武卫将军加授这些职官,则是北魏国家采取的新做法。不过,北魏国家使这些职事官一般都领有将军号。《魏书・出帝纪》:“(太昌元年)以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李琰之为仪同三司。”《魏书・后废帝纪》:“(建义二年)以侍中、车骑大将军、尚书左仆射孙腾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显然担任左光禄大夫的李琰之和担任尚书左仆射的孙腾所受的仪同三司,都与他们所领的将军号有关系。对其它的职事官而言,也是如此。《魏书・景穆十二王下・安定王休传》:“(元贵平)还除车骑将军,加散骑常侍,迁左卫将军、宗师,又迁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魏书・贺拔胜传》:“(贺拔胜)普泰初,除右卫将军,进号车骑大将军、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很显然,元贵平、贺拔胜任禁卫军长官都领有将军号,因而,为他们加授仪同三司,自然与他们所领的将军号有关联。至于北魏地方的州刺史,一般都领有将军号,很少有单车刺史的设置。这些情况说明,北魏国家为一些职事官加授开府仪同三司、仪同三司、开府,实际受到职事官所领将军号的影响,可以说将军号的品级,正是为一些职事官授予这些加官的依据。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4/view-13952001.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