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屏刀尺而事篇章,弃组�而工子墨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江苏昊江,历来是诗文的渊薮。当先民文明的步履蹒跚而至清代之际,吴江文学又赶上了一个繁花似锦的春天。相伴而生的,吴江妇女文学也迎上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终于在明末沈氏、叶氏世族、家族文学的浇灌和滋润下结出了累累硕果。清代吴江女性诗人人数之多,作品之富,是前所未有的,远远超过历代诗人、诗集总和。吴江妇女文学之繁荣有其经济、文化、文人倡导和自身的原因。
中国论文网 /4/view-17318.htm
  关键词:妇学;才媛;松陵;文学家族;吴中十子;随园女弟子
  
  江苏吴江历来诗文彬彬称盛,文风昌盛,文人荟萃。薛风昌《吴江叶氏诗录序》云:“吾邑为人文之渊薮,风雅之会归,秀出一时莫与之抗者,代不乏人。”许虬《松陵绝妙词选序》云:“松陵固才薮,先后辈出,风华足擤中吴。”时至清代。此地的妇女创作也有了长足的发展。据史梅先生统计,清代苏州府的妇女作家、妇女著作远远高于江宁府、松江府、常州府、镇江府、扬州府,更遑论苏北徐淮地区了。在苏州府内,吴江妇女作家以115人位居第三位,次于常熟的162人、吴县的156人;妇女著作同样以139部位居第三,次于常熟的226部、吴县的176部。
  《松陵女子诗征》著录女诗人273人,其中清代就226人。故陈玉兰女士在《清代嘉道时期江南寒士诗群与闺阁诗侣研究》中不免惊叹“就僻在偏隅的吴江一邑而言,闺阁女诗人也已蔚为大国。”
  清晖楼主《清代闺阁诗钞・序》云,至有清一代,闺阁之中,名媛杰出,如焦园七子,吴中十子,随园女弟子等,至今犹脍炙人口。
  
  一
  
  “吴中十子”指松陵任兆麟(号心斋)主持下结成的“清溪诗社”中十位才女,包括张允滋、张芬、陆瑛、李嫩、席蕙文、朱宗淑、江珠、沈壤、尤澹仙、沈持玉。任兆麟有意识地广招女弟子,清溪结社,与随圊成犄角之势。
  心斋女弟子虽不如随园女弟子庞大壮观,但也不少。她们互相联吟唱和,人谓近媲“西泠”,远绍“焦园”。刊刻的《吴中女士诗钞》由心斋夫人张允滋挑选、任兆麟审阅,与《随园女弟子诗选》一道成为清代女性文学史上的双璧。
  《吴中十子诗钞》又名《林屋吟榭》,其包括:张滋兰《潮生阁诗稿》,张芬《两面楼诗稿》,陆瑛《赏奇楼蠹余稿》,李�《琴好楼小制》,席蕙文《采香楼诗集》,朱宗淑《修竹庐吟稿》,江珠《青藜阁集》,沈�《翡翠楼诗集》《翡翠楼雅集》《浣纱词》,尤澹仙《晓眷阁诗稿》,沈持玉《停云阁诗稿》。
  “性灵说”的提倡者、性灵诗派的主盟者袁枚,可谓诗坛巨匠,主持风会几十年。他公开地、大量地而且为之广造舆论地招收女弟子,编纂《随园女弟子诗选》,令人刮目相看。随园女弟子中,吴江籍贯的就有四位:严蕊珠、汪玉珍、吴琼仙、袁淑芳。
  严蕊珠,字绿华,诸生严家绶之女。年幼工诗,以“博雅”著称,为裳枚所称赏不已,被袁枚引为“闺中三大知己”之一。著有《露香阁诗稿》。
  袁枚《随园诗话补遗》云:“吴江严蕊珠女子,年才十八,而聪明绝世,典簪为束惰,受业门下。余问:‘曾读仓山诗否?’曰:‘不读不来受业也。他人诗或有句无篇或有篇无旬,惟先生能兼之。尤爱先生骈体文字。’因朗背《于忠肃庙碑》千余言。余问:‘此中典故颇多,汝能知所出处乎?。曰;‘能知十之四五。’随即引据某书某史,历历如指掌。且曰:‘人但知先生之四六用典,而不知先生之诗用典乎!先生之诗专主性灵。用运化成语,驱使百家,人习而不察。譬如盐在水中,食者但知盐味,不见有盐也。然非读破万卷且细心者不能指其出处。’因又历指数联为证。余为骇然。因思虞仲翔云:得一知己,死可无恨。余女弟子虽二十余人,而如蕊珠之博雅,金纤纤之领解,席佩兰之推尊本朝第一,皆闺中之三大知己也。”
  可见严蕊珠的“博雅”并非浪得虚名,真乃实至名归,难怪乎能得到一代诗坛盟主的赏识。
  吴琼仙,字子佩,一字珊珊,吴江徐山民之配,工吟咏。山民故喜为诗,得珊珊大喜过望,同声耦歌,穷日分夜。袁枚闻之,尝自吴中过访,以为徐淑之才在秦嘉上也。著有《写韵楼集》、《双巢翡翠阁小札》。
  袁枚《随园诗话补遗》:“吴江徐君星标善奕秋之技,予既为铭墓,其子山民达源、媳吴珊珊琼仙俱工诗。”郭�《樗园销夏录》:“吾乡闺秀能诗者,宜秋夫人(汪玉珍)而外,有吴珊珊琼仙、袁柔仙淑芳。珊珊为徐君山民之配,山民刻意为诗,闺房中自相师友,尝持一册见示,清丽之词,入其家《玉台》集中,亦当不愧。”琼仙性聪颖,诗文外,绘事无不工,暇辄渲染烟云,摩写花鸟。又尝题《小谟觞馆集诗》二首,殁后山民始检得之,缄寄甘亭,请为制谱,甘亭谱词中,所谓“何图闺中,乃觏牙旷,百番赫蹄,十读惆怅”者是也。
  汪玉轸,字宜秋,号小院主人,著有《宜秋小院诗词钞》。宜秋丰才啬遇。夫陈昌言,逋荡不事生产,衣饰殆耗尽,继并卖其室庐杂物,偕所狎去不返。宜秋乃假其表兄朱春生堂室旁一椽以居。
  袁洁《蠡庄诗话》云:“吴江汪宜秋女史,父兄夫婿,皆非士人,境遇艰辛,藉十指为活,依舅氏家,其表弟(当为表兄)朱铁门,吴江诗人,与宜秋唱和甚多”。《苏州府志》称其诗才迥异流俗,真堪压倒诸名士。在如此厄境下宜秋能获得不俗的成就,非一般女子所能企及,即使与男性诗人相较也不多让。
  袁淑芳,字丽卿,号柔仙,袁景辂女,袁湘湄妹,陈燮妻。耽诗能画,尝作白描仕女,风鬟雾鬓,俪然埃�之外。有《拾香楼稿》。
  
  二
  
  “松陵之上,汾湖之滨,闺房之秀代兴,彤管之诒交作矣。”的出现,有经济、思想、文化和自身等多方面的原因。
  进入清朝后的苏州乃是全国经济和文化中心。苏州府下属的吴江县,那里的丝织业十分发达。康熙时,吴江盛泽镇所产绸匹,“奔走衣被遍天下,富商大贾数千里辇万金而来。摩肩连袂,如一都会矣”。商品生产的发展,促使城镇经济的繁荣。人民生活殷实,这就促进了当地教育和文化的发展,刺激了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太湖附近优美的自然环境,温和的气候,明丽的景致,有利于女诗人的创作。这里山柔水软而晶莹剔透,不仅赋予才女们创作的灵感。也为她们进行创作提供丰富的审美对象,足够她们尽情描绘刻画。再则,此地的青山绿水、小桥流水、春华秋实、虫鸣雁叫与女性诗人温柔、婉媚、宁静、平和的性情是那么契合,似乎是上天刻意为她们而设。难怪乎柳弃疾也不免惊叹:“则信乎我邑湖山灵秀钟于巾帼者独厚!”
  吴江地区历来是诗歌的摇篮,诗词歌赋一直长盛不衰。清代诗坛、文坛上吴江籍的大家、名家不少。如诗人吴兆骞、叶燮、顾有孝、袁景辂、任兆麟;词家徐翥�、沈雄、郭磨等。吴江地区悠久的诗歌创作传统和丰厚的文化遗产,足够时人汲取。清代吴江知识分子、文人名士写诗蔚然成风,几乎家家有诗人,人人有诗集。知识女性耳濡目染,自觉不自觉也受其影响、被其吸引,开始了学诗、写诗的尝试。
  其次,当时学界大儒诗坛巨匠对妇女文学的提倡和支持,极大的促进了闺秀文学。如毕沅、杭世骏、阮元等,奖挹

倡导不遗余力。具体到吴江,郭�自山阴蠡载素君而归,纳为小星;袁堂将夫人之侍婢柳三多迎为小妾,都力图将她们培养成女诗人。而袁枚、陈文述则高标女教,大招女弟子,倡导女子作诗:或为女性的创作撰写序跋,或为新故才嫒铭述碑传。这对女性进行诗歌创作起着极大的鼓励和推动。故梁乙真在《清代妇女文学史》中说:“吾尝论之,有清二百数十年中之妇女文学其所以超越前代者,端赖提倡之有人耳。……诸人之推波助澜,于是闺檐英奇,玉台艺乘,遂极一代之盛矣。”
  于是,清代闺阁诗人层出不穷,有诗集问世者比比皆是。本人对《历代妇女著作考》加以统计,吴江女性诗人达105人,诗集139部。此据不完全统计,实际诗人诗集当然不止此数。这足似令人叹为观止。
  近代邑人柳弃疾在《松陵女子诗征》序中对吴江女性文学的盛况有过详细的描绘:
  “……自水西沈氏出,高门奕叶,声施烂然。文经武纬之奇,衣冠所弗能尽,推衍以及弱女。于是大荣、倩君、曼君开其端。文姝、宛君、少君缵其业,珠盘玉敦,乃在脂奁粉盎间。人第知《鹂吹》一集,推倒并世,不知上慰道人《适适草》,亦生龙活虎才也。厥后一传而为玉霞、幽馨、绣香、惠思、端容、官音,再传而为素嘉、参荇、纤阿、蕙贞,三传而为咏梅,四世相承,弗坠厥绪。而一时执箕帚来归者,无为、玉照、蕙稠、法筵,又皆旗鼓相当,号称大敌。虽流传百年以后,迁徙百里以外,而吴门《翡翠》、尚湖《环碧》,犹灌溉其余沥。任心斋有言:岂扶舆秀淑之气,有特钟欤?抑其濡染家学,有由也,岂不信哉?次则分湖诸叶,叶叶交辉,《愁言》、《返生》,世夸双璧,而横山之论《存余》,且以为情词黯淡,过于姊妹二人。即香期后起。不复有赫赫名。要其枫叶堕秋,芦梢惊梦,小戎女子之思,宁非旷代逸才。是则沈、叶两家闺秀,实足弁冕我邑词坛,非第为明清两朝蝉蜕之中坚也。……自任心斋清溪结社,与随园相犄角,《潮生》一集,赫然为吴中十子盟主,而仓山门下,绿花沆瀣最深,余则宜秋、子佩、柔仙诸人,亦皆以扫眉不栉之选,为大匠所刮目。盖当是时,灵芬馆主方称霸骚坛,提倡闺�,不遗余力,铁门、湘湄、山民、秋史实左右之。素君作嫔魏唐,俨然敌体,夫婿飘零,隐以自负。宜秋与铁门为中表,子佩实俪山民,柔仙则湘湄之妹,而秋史之耦也。由是拔茅汇茹,嫔于袁者,�卿、如丝、秋卿,嫔于陈者,鹤君、蕙仙、子珊、秋佩,纷纭兢起矣。……或娣姒兢爽,或妇姑济美。以暨母子兄弟,人人有集。”
  柳序前半勾勒出吴江沈氏、叶氏这两大文化世族、文学世家,后半展示了多位提倡女学的文人与众多的女性作家。
  自明至清,沈氏家族才女绵绵不绝,代代相承。开其端者:沈大荣,自号云栖弟子、一行道人,沈�长女,适太仓举人王士禄。沈倩君,沈�次女,适浙江乌程范信臣。《江苏诗征》著录她《悼甥女叶昭齐》、《悼甥女叶琼章》两诗。沈曼君,名静专,倩君妹,沈�季女,适诸生吴昌逢。昌逢字适之,故名所著为《适适草》。亦好学佛,自号上慰道人。缵其业者:沈文姝(一作文淑),名媛,沈瓒长女,适周应愿。有《挽甥女叶昭齐、琼章》诗。沈宛君,名宜修,山东副使沈琉之女,叶绍袁室。著有《鹂吹集》、《伊人思》。四女叶纨纨、叶小纨、叶小鸾、叶小蘩皆工诗。沈少君,名智瑶,琉幼女,宛君妹,陈国�室。一传者:沈玉霞,名静筠,太史沈位孙女,浙江石门吕元洲妻,著有《橙香亭词》。沈幽馨,名蕙端,沈�从孙女,嘉兴诸生顾必泰室。少工诗词,尤精曲律,尝作小令挽昭齐、琼章,为时所传。沈蕙思,名宪英,号兰支,明中书自炳长女,叶世俗室。沈端容,名华�,号兰余,自炳次女,兰支妹,诸生丁彤室,著《绣香阁集》。沈宫音,名��,上舍自继女,乌程王城室。再传者:沈素嘉,名树荣,永祯女,适叶舒颖,著有《希谢稿》、《月波词》。王屋云;“素嘉叶蕙绸(小纨)女也。承母教,工诗词。”沈参荇,名友琴,沈永启女,周钰室,著《静闲居稿》。谢月庄云:“参荇与其妹纤阿俱工词赋,时称联璧。”沈纤阿,名御月,永启次女,皇甫锷室,著《空翠轩吟稿》。沈蕙贞,名�纫,永令次女,诸生吴梅室。三传者:沈梅林(《小黛轩论诗诗》作沈咏梅,字梅林),上舍沈澍女,钱楷室,著《学吟稿》。来归者:无为,即张倩倩,明赠待诏基曾孙女,上舍沈自徵室。周笠川云:“倩倩,沈宛君之姑之女也,工诗及词。素与宛君善,女其女琼章。琼章夙慧,儿时能诵《毛诗》、《楚词》,倩倩教之也。”沈宜修以为倩倩“才情不出李清照下”。李玉照,字洁尘,会稽人,吴江沈自徵(君庸)继室,有《哭宛君姑叶安人》诗,著有《无垢吟》。蕙绸,即叶小纨,叶绍袁与沈宛君次女,沈永祯室。精于曲律,著有《存余草》及杂剧《鸳鸯梦》,其舅氏沈自徵以贯酸斋、乔梦符比焉。金法筵,吴县人,金圣叹季女,沈六书(重熙)室,著有《惜春轩诗》一卷。
  沈氏家族对吴江女性文学影响不谓不大,其流播逾越本邑远及苏松、吴越各地。
  佚名编《吴江沈氏闺秀诗》选有沈氏妇女张倩倩、李玉照、顾孺人、叶小纨、金法筵、沈大荣、沈媛、沈宜修、沈倩君、沈静专、沈智瑶、沈蕙端、沈淑女、沈宪英、沈华�、沈��、沈树荣、沈友琴、沈御月、沈�纫、沈咏梅二十一人诗一百三十三首。此家族队伍不可谓不庞大,诗集不可谓不多。用“娣姒兢爽,或妇姑济美。以暨母子兄弟,人人有集。”描述一点也不过。
  其次论述叶氏家族。叶氏女性可谓个个能诗,大多有集。叶绍袁夫人沈宜修有《鹂吹集》,收诗634首,词190首,文7篇,另有补遗诗2首;长女叶纨纨有《愁言集》,收诗97首,词48首;次女叶小纨有《存余草》,收诗51首,另有补遗词13首,最难得的是还撰有杂剧《鸳鸯梦》;三女叶小鸾有《返生香集》,收诗113首,词90首,曲1首,文3篇,另有补遗词1首,诗2首;五女叶小蘩存诗12首。叶家之内,宜修与三女相与题花赋草,镂月裁云,其乐融融。故钱谦益曾曰“中庭之咏,不逊谢家,娇女之篇有逾左氏。”近人陈去病也云:“一时闺门之内,父兄、妻子、母女、姊妹莫不握铅椠而怡风月,弃针管而事吟哦。新妇于归,习于家法,亦皆斐然有作,敏妙可观,故《午梦堂集》十二种,流播几遍海内。”吴江叶氏文学世家对当时及后代吴江女性诗坛的影响极为深远,所谓“自《午梦堂集》一出,后之弃针黹而事篇章者益多”。
  下面再对女学提倡者及相关的女作家试加说明:任心斋即张允滋丈夫任兆麟,前已述。“《潮生》一集”指张允滋所撰《潮生阁诗稿》又名《清溪诗稿》。绿华,即严蕊珠。宜秋,即王玉珍。子�,即吴琼仙。柔仙,即袁淑芳。灵芬馆主即郭�,字频伽,著有《灵芬馆全集》。郭�是妇女创作的大力支持和提倡者。铁门,即朱春生。汪玉珍的表兄,对宜秋丰才啬遇深表同情,为其作传并从他人著作中汇录宜秋诗词,为之结集出版。山民,即徐达源。湘湄,即袁棠。秋史,即陈燮。郭�、朱春生、袁棠、徐达源、陈燮与吴江地区闺秀才媛交往颇多,倡导最卖力。�卿,名宋苓,袁棠妻;如

丝,名柳线,袁棠妾;秋卿,即王蕙芳,袁棠弟袁鸿室,有《秋卿遗稿》,袁氏一家,皆擅吟咏。鹤君,即盛寿,浙江秀水人,陈赫室;蕙仙,即计蕙仙,字素英,监生计嘉乐女,陈镐妻。有《剩香集》;子珊,为李娱,浙江秀水人。附贡生李大有女,适中表吴江陈蕊元,有《梦兰遗诗》;秋�,即赵畹兰,秀水人,吴江陈三陛妻,有《评月楼诗词稿》。
  从上述材料可见,女性作家要想成名,父系、母系及夫系家庭的地位背景、思想意识、文学修养、学术成就对她至关重要。冼玉清自序《广东女子艺文考》云:“……就人事而言,则作者成名,大抵有赖于三者。其一名父之女,少禀庭训,有父兄为之提倡,则成就自易。其二才士之妻,闺房倡和,有夫婿为之点缀,则声气易通。其三令子之母,侪辈所尊,有后嗣为之表扬,则流誉自广。”指出了父兄、丈夫、令子对女子创作成功、成名的重要性。
  在吴江,夫妻唱和、耦而歌的现象也较为普遍:徐达源与吴琼仙,任兆麟与张允滋,朱霭亭与徐应娱,张澹与陆惠,朱佑与徐小螺,徐锡弟与朱萼增,王之孚与吴梳桃,卜舜年与沈兰英,沈君庸与张倩倩、李玉照,钱楷与沈梅林。他们夫妇旨趣相投、志气相通,伉俪情深,人目之“神仙佳偶”。
  如,徐达源与吴琼仙“同之吴门,看春虎阜之麓,揽胜天平之顶,剔藓读碑,远笔题字,山花满衣,涧云承袜,见者艳为神仙。闻者传为韵事。”
  任兆麟与张允滋“岁己酉(1789),余(兆膦)有虎阜之游,清溪内史(张允滋)侍。吴娘操楫,入自东溪。缘流溯洄。迟景新晴,初林敷秀,翠鸟飞掠水浔。布谷鸣应村际……余乃歌,而清溪和之曰:‘极目兮春深,羌山阁兮登临。椠涧之乐兮我同心。’”陆观莲、殳丹生夫妇以诗歌为生命,共同追求神圣艺术。陆观莲,字少君,号两�道人。沈南疑云:“山人(殳丹生,号桐庐山人)初居吴之专诸塔右,后隐震泽之西�,草屋萧萧烟水时绝,惟与道人唱和,比舍闻欢笑声,则道人诗成,山人击节而歌,林鸟栖宿皆惊起。”夫妇俩安贫乐道、独善其身,诗歌创作并不以家贫屋陋、衣食之忧而受到丝毫影响。
  沈梅林、钱楷志同道合。袁朴村云:“杏村(钱楷号杏村)性隽夹,读书外无他嗜好,梅林有同志,每荧荧一灯相对披诵,虽寒暑不辍也,性爱梅,当花时辄与杏村联吟,一夕各得诗三十余首,时传为佳话。”此等夫唱妇随的境况,不一而足。
  一家之内,母女诗人、姐妹诗人、婆媳、姑嫂诗人,在吴江成为一种风尚,令人情不自禁发出几分赞叹。戴素蟾与女宋贞璃、贞�、贞球、贞琬“闺阁之内更唱迭和”,陆观莲与殳默母女,顾道喜与许定需母女,沈嫒与周兰秀母女,杨卯君与沈关关母女,叶小纨与沈树荣母女,庞薏�与吴启湘母女。吴淑升与淑巽、淑随三姐妹,沈宪英与沈华�姐妹,徐秀芳与徐彩霞姐妹,吴贞闺与吴静闺姐妹,钱宛鸾与钱宛兰姐妹,沈宛君与沈智瑶姐妹,沈倩君与沈�君姐妹,沈宪英与沈华矍姐妹,沈友琴与沈御月姐妹“时称联璧”。朱雪英与周月贞姑嫂共创《联珠集》。
  才女名嫒们或以家庭家族为单位举行唱和集会,或以地域为范围结社联吟,著文作画。如周琼与洛仙、蕊仙的倡和;沈树荣与庞小畹“多赠答唱和之作,为时所称”;汪玉轸与金纤纤乃闺中密友,情深笃厚,时有赠答次韵之作;宁若生与李苣生“日课诗文,迨归上谷,妯娌相赓酬,或讨论经史,最为淹贯”。庞蕙�《香奁琐事》(三)“即席分题仕女才,金钗雅集绮筵开”是对当时情况最真实的描写了。当然这些闺秀诗社大多数没有明确的文学主张、宗旨,并非真正的文学流派、诗歌流派。但这样结社联吟的结果不仅丰富了她们的生活,提高的她们的文学修养,也促进了妇女文学的繁荣昌盛。
  随着苏松地区经济的发展,观念的改变,独立意识的增强,“扫眉才子”“不栉进士”们才名意识愈加觉醒,胆识也愈大。她们跳出家族这一狭小的天地,超越血缘关系的局限,开始与异性文人交往,讨论诗文,揣摩创作。如吴琼仙与郭�、袁棠的唱和赠答;汪玉轸与郭�、朱春生的题咏、角韵;沈友琴、沈御月姐妹的和汪琬《姑苏柳枝词》。
  吴琼仙与寒士诗群的交往,有记载“山民尝宦京师,半载而返……维时惠问川流,胜侪唐集,成阴接轸,靡间弦晦。安人鱼檠以召之,杂佩以赠之。一枝松麈,蔽障谈元;十样蛮笺,隔屏授简。”彭兆荪见吴琼仙《题彭甘亭上舍诗稿》二首,奉为“不栉之钟期”、“审音之涓子”;郭频伽见吴琼仙赠诗有“天遣飘零郭十三”之句,喜极,倩人刻“天遣飘零”章;见汪玉珍赠诗有“万梅花拥一柴门”句,倩奚铁生补画《万梅花拥一柴门图》。汪玉珍贫苦不堪,竹溪诗社诸子联袂救济之,王蕴章《然脂余韵》云:“宜秋丰才啬遇,贫至绝食,竹溪诸子敛金周之,风义甚高。宜秋以二律为谢,读之凄人心脾。”
  女性诗歌创作的繁盛,当然是女诗人自身努力的结果。女子们都聪明颖慧,感情丰富,许多受过较好的教育,有一定的文学修养,且好学上进,不甘于屈辱、依附的卑贱地位。有自我独立、自尊自重、扬名立世的意识和要求。客观上,她们大多有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家庭经济宽裕,学诗作诗的时间充裕,有父兄或丈夫的指点和帮助。而那些身处厄境的女子更是以超乎寻常的意志,艰辛的进行创作,从她们笔下流泻出一篇篇丰富多彩的作品。
  姚栖霞学诗之心不改,稍有余闲便取唐宋诸家诗集吟诵,针箱线帖之旁常常杂置笔砚。上无师承下鲜同志,独能于荒村茅屋中刻志苦吟。因此“久之所作居然可观……倘天假之年则所存当不止寥寥一编而已也。”汪玉珍,身处厄境,乃卖文以自给,勤勉不辍,故能“诗才迥异庸流,为时叹服”。
  陆观莲,《国朝闺秀诗人正始集》云:“偕隐于震泽西村,草屋萧萧烟水时绝,惟与道人(陆观莲号两�道人)唱和,比舍闻欢笑声,则道人诗成,山人(陆观莲之夫殳丹生,号桐庐山人)击节而歌,林鸟栖宿皆惊起。”陆氏对诗歌审美的执着追求,对诗歌创作的无比热爱,创作出杰出的诗歌就再自然不过了。殳默自跋诗卷云:“晨窗乍起,琉璃之砚匣自随。夕幄徒薰,翡翠之笔床不去,以是长笑与邻女,不解看花;或见诮于闺人,何知斗草。情由此遣,绪以此深矣。”
  钱珂,“幼聪慧好读书,最爱通鉴及汉魏人诗,朝夕披览,数过问何以好学,乃尔答曰:‘开卷有益耳’。”其见识、气度非一般女子能比。
  王锡蕙在《纤阿表妹抱恙寄怀》中写道“支床犹自爱吟哦”“只恐诗魔接病魔”。对作诗那么地痴情迷恋。
  
  三
  
  吴江闺秀多才多艺,不仅诗歌创作异彩纷呈、成就斐然。散曲、戏剧方面也有不少杰出的作品。沈蕙端工诗词,精曲律,尝作小令《挽昭齐、琼章》,怀念死去的表姐妹叶纨纨、叶小鸾。戏剧也有影响,叶小纨《鸳鸯梦》是中国文学史上现存的女性创作的第一部完整的剧本。
  吴江闺秀不但吟诗填词,还擅长书法、绘画、音乐、刺绣。
  庞蕙�,书法擅绝当世。徐鱿《词苑丛谈》记载:“有青莲女妓小青者持扇乞书,(蕙�)即调《桂枝香》一阕,有‘浪萍飞絮前生果,别是伤心一小青’之句,一时传诵,青莲抚然自失,遂脱籍。”汤尹娴,《撷芳集》云:“洽君(尹娴字洽君)善天文历律开方立方筹算,工丹青。”计改亭(东)云:“嫂洽君善诗歌填词,画花卉翎毛。”沈��之母杨卯君工绣山水人物,用发代线,号为“墨绣”,��传其技,更得画家气韵,尝为顾茂伦(有孝)先生刺《雪滩濯足图》,尤悔庵、朱竹=咤、陈其年诸公题咏满幅,一时传为佳话。吴琼仙,诗文外,绘事无不工,暇辄渲染烟云,摹写花鸟。徐佛,能琴、工诗、善兰,柳如是尝师之。
  更令人刮目的是,个别才女还进行学术性著作的撰写或致力于选编诗文集。如,王锡蕙有算学、历法方面的著作《树百算学》,柳如是不仅与钱谦益合编《列朝诗集》的“闰集”且自编《古今名媛诗词选》。
  清代吴江女性诗歌空前兴盛乃是中国文学史上不可忽视的文学现象,它是中国女性诗歌史这一长河中的一支。值得我们去研究。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4/view-1731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