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一只猫的恩典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冬夜。
中国论文网 /5/view-2057886.htm
  狂风,打着呼哨,撕扯着门前的几棵老杨树,经年的门窗被刮得咣当乱响。我们一家人伏在被窝里,或睡,或寂寂地醒着,听院子里的老北风,刮乱村庄头顶的星光,以及屋檐下的鼾声与梦境。
  就在这时候,“喵――,喵――”,外面隐隐约约地响起了几声猫叫。最先是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谁说:外边,谁家的猫呀?父亲翻了一个身,嘟囔了一句,接着便又睡去了。我睁开眼睛,屋子里一片漆黑,感觉东一绺西一绺的,到处是风。我轻轻喊了声,妈。哦,你也没睡呢。母亲胡乱应了我一句,接着说,窗户外,也不知道谁家的猫,想进来呢。
  我仔细听了听,果然有。母亲开始地穿衣服,接着下了地,趿拉着鞋,吱呀一声开了门。一股寒气呼一下子冲进来,瞬间,仿佛被人揭了被子,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母亲走出屋子外边,大风把关于母亲的所有声响都刮跑了,母亲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猛吸了一口凉气,想象着母亲在外边所做的一切。
  不一会儿,母亲进来了,带进了一身的寒气。打开灯,母亲怀里多了一只猫。猫不大,羸弱,身上有几处没了毛,样子很难看。母亲把它放在被窝上,猫趔趔趄趄地,站都站不稳。父亲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猫,然后,扫了一眼母亲,便又扭身睡去了。我伸手摸了猫的头一下,猫的身上真凉,看来,它都快被寒风冻透了。谁知道,我就这么一碰它,它居然应声倒了。
  它实在太虚弱了。
  第二天,父亲怏怏地说,把这家伙扔了,人还不好活呢,谁愿伺候它。那时候,家里正穷,有点剩菜残羹都给了猪,谁都清楚,猪是一大家子人经济的主要来源。母亲也没说什么,但也没有把猫扔了的动向。就这样,一只气息奄奄的猫,在我家暂住了下来。
  母亲那些日子脖子下面无缘无故起了脓包,越来越大,吃了些消炎药,也不顶事。问了村里的医生,医生说,只能吃药看看,没有别的办法。即便是几粒药,母亲也不舍得,一顿吃一顿不吃的。
  父亲依旧气鼓鼓的。无论如何,他都看这只猫不顺眼,有几次粗声大气地呵斥它,吓得它躲在墙角,低着头,蜷缩着身子,不敢动。我和母亲都不说话,任凭父亲旁若无人地骂过。事后,我们还是丢一些吃的给它,它吃时,依旧胆小,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们。
  母亲的疙瘩开始蔓延到脖子的四周,越来越严重了。有人建议说,去县城的医院看看吧。那得花多少钱啊,母亲说死说活不肯去。母亲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她觉得,那个地方万万去不得。
  又是一天晚上,一家人睡下。半夜时分,先是听得猫一声惨叫,然后,便是母亲锐声骂猫的声音。我和父亲赶紧起来,见母亲脖子上的脓包被猫给抓破了,脓血流得到处都是。父亲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出去,猫一声惨叫,被踢到了地下。然后,父亲坐在那里,又是一通高声大气的咒骂,说收留了这么一个祸根,活该这样。母亲一边啜泣,一边解释,说不知道怎么压了它一下,或许它被压痛了,就突然伸爪挠到了她的脖子上。母亲的意思是,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但父亲不管不顾,只是高声大气地骂。
  第二天,一家人谁也不说话,那只猫,早没了踪影,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但蹊跷的是,母亲脖子上的脓包竟越来越小,最后定了痂,痂掉后,就好了。
  好多年以后,母亲说,那只猫,救了我一命。父亲讪讪地说,那猫爪有毒,该是以毒攻毒吧。
   (编辑 静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2057886.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