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绿意(外一章)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东莞的山林,几乎一年四季都浸润在氤氲的绿意之中。无论是莺飞草长的早春时节,还是骄阳似火的夏日,一场润物无声的风雨,或是一阵横扫千军的暴雨,就洗涤出一派鲜嫩青碧的天地。
中国论文网 /5/view-2161810.htm
  青葱苍碧成了东莞风土的一个印记,也成了我生命中的一个深深的印迹。它还是千古文人佳作里的印痕。
  《诗经•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青青杨柳,生机盎然,满眼弥漫,动人心曲。
  屈原的《楚辞•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萋萋芳草,绿意无限,春意弥漫,令人倍增思念。
  唐朝王维的《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通过笼罩在落日余晖中的青苔,透出空寂中的生机。深受佛道熏陶的王摩诘,常常就是这样,在寂照中保持一种随缘任运、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
  李白的酒杯里装满了青绿的光芒。醉眼望月,朦胧的月色营造出一片青幽的意境:“万里浮云卷碧山,青山中道流孤月。”有了青云的萦绕,高古而圆融的盛唐满月,越发显得清亮。李白以青碧色入诗,他醉心精神自由的情态张扬到了极致。而高天幽远的青碧色,飘逸出诗人高洁自许、睥睨一世的孤高心态,折射出那时代的文人普遍地自我期许、慷慨不群的士风,还有一丝人生的无奈。
  孤高而又无奈的岂止是古人吗?那幽幽的绿意悠悠地流淌了千年,又悠悠地流进了今人的心中。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今日的我,身处繁华都市,心如不系之舟,遥想满目青山,怀想千古风月,叩问绝代诗人,今夜的你我,是否彼此守望、情怀如一?
  忽然就想起了十年前身在故乡的我,有一次,在清凉的早晨,带全班学生,跋山涉水,踏青访树,听泉问鸟,寻访八闽之道教名刹――沙坑庵。穿越在莽莽苍苍的密林深处,那扑面而来的高大茂盛的树木,那身形挺拔的潇潇翠竹,那密密麻麻的翠绿的葡萄架,那连绵不断的青青芳草……一抹青青苍苍的色彩,自在洒脱,沁我心脾,让我心神宁静、灵魂净洁。
  又有一次,带一些学生,走入上碓山村深处,寻访千年瀑布,在潺潺青溪畔,把锅架在青石上,拣些枯枝干叶,燃一堆火,舀上几瓢清泉,煮一锅野餐,品味学生如泉水般的活泼,品味学生对自己的关心,若悠悠清泉注入我的心田,让我有无言的欢欣,让我的情思莫名的涌动……
  十年来,那清幽深邃的山林,那泉水淙淙的乐声,那青葱碧绿的妙境,那清纯可爱的同学,还偶或在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时节,闯入到我的梦里来……
  在纷纷扰扰、五色迷目的世风下,这样的旧梦,我何时才可以重新拥有?
  身处闹市喧哗,心随白云飘逸。青山碧野知何处,天风海雨伴我行!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无论身外的风雨如何飘扬,茫茫的世界如何飞雪,但让我的心中常有这份杨柳长青的绿意!
  
  潇潇竹韵
  
  华南多竹,自然也就常有潇潇竹韵,与人形影相伴。
  幽谷深沟,园林庭院,只要有立足之地,就有竹子那翩翩飘飘、疏畅潇洒的姿影。尤其在僻远的大山里,那成片的竹林,往往恣肆成莽莽苍苍的竹海。
  与树木相比,竹子独具形姿:圆通空心的主茎,坚韧分明的劲节,以及疏朗隽秀的枝叶。每当阵风摇拂,急雨洒落,便发令人浮想联翩的百韵逸音,或粗犷豪放,或委婉缠绵,或脆亮洒脱,或凄清柔丽……就像一段姗姗来迟的恋情,在你望穿秋水后不经意间从天而降,让你在百转千折之际为之沉醉。
  于是,在一个秋日的午后,红叶烂熳时分,在一路潇潇竹影中,我沉入了山林不设防的秋色里。盘旋而上的山道洒满零碎的秋阳,脚步声辗碎了一山的宁静,那种宁静只有身临才能体会。
  山在左右回旋中越来越升高起来,树则落在了脚底下,而望不到边的竹海将我们吞没了。那一壑秋风,茫茫竹海,还吞没了我多愁善感的心。
  漫步竹林,头顶一天碧绿与金黄杂驳,竹径里萦绕着一种浓浓的旷世逸尘,竹叶疏淡有致,竹清简婉约,如古之潇湘夫人,又如李清照那柔婉多姿的词风。
  有微风过耳,如泉流淙淙,枝杈交互,序列如珠玑碰击。绿意著衫,履下似有风生,竹林苍翠,若含烟霞之色。那种隐逸的风雅,让我恨不得以青竹为樽,以清泉为酒,与这竹海融为一体,借清风与绿竹洗心却尘。
  难怪陆绍珩在《闲情深趣》中写道:“雪后寻梅,霜前访菊,雨际护兰,风外听竹,固野客之闲情,实文人之深趣。”的确,一林修篁,风动时飒飒如奏雅音,宜于凝神静听,可使人浸淫在幽篁的意境中,襟怀潇散,心神一清,沉潜于大自然自由放纵之清新,与真性情相互交融的喜悦。
  其实,潇潇竹韵更是磨砺人格节操之声。走进竹林深处,对冷月清风,林泉鸟音,静心谛听松风竹声,需要“虚心高直气,劲节凌寒色”的气质。吾友东坡居士云:“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在失意的时刻,东坡兄在田园山水中寻求心灵的寄托,沉醉在“草木之精,能移我情”的松声竹籁之中。
  潇潇竹韵常伴随着东坡兄度过多少不眠之夜。而令我黯然的是,在这纷扰的人世里,尽管有茂林修竹与我相对,而我依然只是红尘里的一名俗客。
  最爱姜夔的《疏影》:“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这里,化用了杜甫“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诗意。在寂寞的氛围里,梅花就是佳人的化身,佳人以高洁清雅的修竹为伴侣,折射的是词人在“客里”心有所念、情有所系的情怀,就如我望断天涯路般的心绪。
  于是想起诗人钱起的《暮春归故山草堂》:
  谷口春残黄鸟稀,
  辛夷花尽杏花飞。
  始怜幽竹山窗下,
  不改清阴待我归。
  竹君,你是丛林中的君子,我知你外表清劲有节,而内心苍郁孤高,今日在此相逢,你我把酒言欢,不知何时再得相会,到时你可记得等我归来?
  那时回来看望你的我,不知又会是什么样子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5/view-2161810.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