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一枚阴谋的道具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进入游戏的瞬间,没有人能够准确预言下一个环节的细节。我以道具的身份,参与旁观了这场喧嚣的演出……
中国论文网 /6/view-2375724.htm
  
  1.来一杯朗姆酒吗
  我有很多名字,姹紫嫣红的。它们不能证明我的身份,只在某些场合让男人们把我的面孔和其他女子的面孔区分开来。至于我的职业,不需我说,你们也猜出来了吧?
  现在,我叫雅紫。我喜欢这两个字,虽然它们高贵雅致得和我的职业不相符。
  我没留意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职业让我习惯了留意男人而不是女人。她的目光直直地扑在我脸上,掺杂着挑剔还有嫉妒,女人看我时,都会用这样的目光,和男人不同。
  我想,或许她刚入行,不太懂规矩。我试图用同样的目光回敬她,看到她的裙子时,我就笑了,忍不住。
  她说:你笑我什么?
  我承认,她不是很漂亮,中等之姿,穿着淡水红的长裙,刻板中露出些许优雅。这是一个只需要性感和挑逗的场所,优雅是一个奢侈而毫无用处的词汇。
  我说:你的裙子很好,只是不太适合我们这个职业。
  她说是么?笑的时候,她的眼睛很深,四周暧昧而幽暗的灯光在眼眸深处跳舞:我想请你喝杯酒,可以吗?我叫皓玉。
  我笑,通常,刚刚入行的新人,会向我讨教一些业内的事。
  皓玉叫了很香也很烈的朗姆酒:它不属于女人,但,它会帮助我表达自己。
  我不介意任何一种酒,就像我的职业让我不能介意任何一个购买快乐的男人。
  我抿着酒等她说话,可,两杯酒下去,才打破她绯红的缄默:我想,你误认为我是你的同行了,我不是。
  知道,我的同行不会穿路易威登的长裙。
  你不想有份工作吗?薪水很好。
  是么?我没文凭没专长没有本市户口,甚至,我告诉你的都不是真实的名字。关于那种天上会掉馅饼的故事,我从没相信过。
  这份工作不需要你说的那些。
  说吧,他是谁,为什么你要这样做?这份工作的内容我已大约明白,一些急于摆脱婚姻又不想损失太多的女人找过我。
  我的未婚夫,我不爱他但必须找一个合理的分手借口,以保证不伤害到我父亲的事业。这些年,他父亲公司的产品一直指定我父亲的公司提供配件,他们是世交,我不想因为我提出分手而影响到我父亲的生意。
  我说懂了,然后我们谈报酬,再然后是皓玉安排步骤。我没有一丝愧疚或者不安,不存在爱情的男女踏进婚姻,和我们这个行业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同一种东西的合法批发与非法零售的区别。
  
  2.跳舞的罂粟
  一切计划就绪,我暂别欢场,去皓玉安排的公司上班,薪水很低,我不介意,不过幌子而已,却是必须。因为像仲凯那般世家的男子,定然不会被一个来路不明或没有职业的女子所迷,这世上总有那么多的谎言都蓄谋到了逼真的程度。
  我的任务就是让他迷上我。然后,我会爱上他,像所有痴情女子都会做的那样,无处不在地围追截堵,跟踪到他家,跟踪到他面前,把一场早有预谋的背叛演绎到人尽皆知。
  认识仲凯的机会由皓玉提供。约他出来吃饭时,我和她一起出现。我习惯了从穿衣品位上勘探一个男人的品质,他穿意大利的FERRAGAMO休闲外套,我断定他是个随和的男人,轻易不会刁难别人,特别是女人。
  皓玉牵了牵我的手:紫雅,我在瘦身俱乐部认识的新朋友。
  仲凯伸出保养很好的手,看我的目光很礼貌:真是一个排骨美女盛行的时代,好像所有的女孩子都在和脂肪拼命。
  这家酒店的大堂安静优雅,很适合他们的身份。或许,当人的内心藏着秘密,言不由衷的话就会很飘,我们吃东西很少,谁要表达一些什么都很模糊。
  再后来,有人给皓玉打手机,她努力压抑着焦灼的声音说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
  是预先计划好的步骤,开始吃饭不久,皓玉的死党宁馨会打电话叫走她,留下我和仲凯。
  皓玉离开的时候,我起身用微微的羞涩作态:我也走吧。
  别,你吃完再走,正好让仲凯送你回去。
  仲凯嘴角噙着微笑看我们,不挽留也没怂恿我跟她走。皓玉做出急了的样子央求我:就当替我陪仲凯吃完这顿饭。
  说完,急急出门,漂亮的裙袂在阳光下轻轻飞舞。
  我面色微红坐回桌边,恰到好处的挑逗不露声色,羞涩的退却远比迎合更令男子心神恍惚。
  一直地,我低着头。仲凯很高,可以望见我颈后的一抹白皙,那片不盈半掌的细腻,会令男子心旷神怡,胜于袒胸露背。
  吃得沉默,有些东西在空气中摇晃,我感觉得到,他的脚不经意间碰到我的脚上。
  他离开我家时,彼此的手机号码,握在手心。
  
  3.谁偷听了爱情的哭泣
  为了制造巧遇,我开始跟踪仲凯。然后,我看见了一个皓玉不知道的秘密――仲凯和一个女孩子在一起。秋天的树荫下,女孩的鼻尖上有茸茸的细汗,她盯着自己的脚尖说话,仲凯皱着眉头听,不时仰一下头,好像在用唇抿住愤怒。
  后来,他抓起她的手,进了路边的酒吧。
  他们勾起了我的好奇,轻手轻脚跟进去,他们没有在大厅散座上,而是进了包厢。我沿着包厢的屏风搜寻仲凯熟悉的声音,听见他说:宁馨,放心,我不会让她感觉到我已明了她的心思……
  宁馨在轻轻啜泣,服务生过来问我喝点什么,里面的声音嘎然而止,我摆摆手,飞快离开。
  陷进爱情独角戏的女子最爱哭泣,因为爱而不得便委屈得铺天盖地。因为我也曾爱过哭过,知道那种独自承担着爱情的疼痛。
  或许皓玉想摆脱的,正是宁馨想要的,而我,出于商业利益,会藏起这个秘密不说。
  晚上,我打电话告诉皓玉,暂时没进展,曙光在前。皓玉说,相信你一定行的,声音绵软。只有向男人表演温柔的时候我才用她这种声音说话。我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正和仲凯在一起?
  她很利落地说:没,怎么这样问?
  我笑:因为你的声音很特别。
  她虚虚地干笑了两声,说:你真敏感,简直做侦探的料。
  
  4.演出开始
  第二天,我主动给仲凯打电话,他迟疑片刻,好像很是意外。他的声音很快柔和:我可以去看你吗?
  我愣了一下:皓玉也来吗?
  他笑而不答。
  几秒后,他轻笑了一下:待会见。
  居然,他会主动要求来看我!这令我意外。换上漂亮的袍子,它像一只宽大绵软的口袋装着我玲珑有致的身体,脚趾上粉色的豆蔻一闪一闪的,像开在地毯上的小小花朵。
  仲凯进来时,手背在身后,玫瑰的馥郁香气已早早地弥漫在空气里,他说:嗨,紫雅。
  接下来的场景就俗套了,我的怀里塞满了玫瑰。只是,我明白自己的职责,不过是演出而已,没有感动。我有太多的前尘旧事,心动的唯一结果是:受伤。
  在男人身体和虚情假意之间流转,我懂得心不受伤的最好方式,就是让它远离爱情,远离感动。
  我盘腿坐在地毯上,脚趾上的豆蔻若隐若现,因为我知道这个姿势会令男人倾倒。在对面的沙发上,仲凯眯着眼睛笑,看我,散散地说话,他不提皓玉,我也不提,像在预演一场心照不宣游戏的男女。
  时间滴答滴答地走过,离开时,他轻轻拥抱了我一下。
  要把一场爱情表演逼真,我不可以像是欢场卖笑,相看两中意,谈妥价钱就可以,表演爱情需要一个看似合理的过程。我对皓玉这样解释进程为什么缓慢,她看着我,半天才有些不悦地说:好吧,别太久。
  
  5.请别说爱
  进展比我预计的要快,我总是收到仲凯的短信,那些温暖的语言是从网上下载的,时常有鲜花送到公司,虽然没有署名,我知道都是仲凯的。收工回家的路上,他的车子会斜刺里冲出来,和他温暖的笑一起,拦截了我的去路。
  应该是时候了。一个周末的下午,他送我回家,在沙发上,我偎在他肩上,用温柔的目光笼罩他,牵引出我想要的那句话:仲凯……
  他的手指滑过我的脸颊,我把全身的液体逼向眼睛,微型录音机已经空转很久了。
  紫雅,我想我爱上你了……

  眼泪刷拉滚落,哪怕是做戏,也很久没人对我说爱了。人总说,“我爱你”这三个字是流传最久也是女人百听不厌的谎言,只是,它是那么让我迷恋。
  他那句话,一下子勾起潜藏在我内心的疼。它们藏在一个我从不敢去碰的角落,他手忙脚乱地用袖子给我擦泪。
  我用了很长时间平息哭泣:可是,你和皓玉怎么办?
  其实……我和皓玉之间,根本不是爱情,而像是两个家族的商业合作,我会处理好的。
  那一刻,我产生了幻觉,像拥抱着向往中的爱情,紧紧地拥抱着他的身体。
  夜幕缓缓降落下来,仲凯掰开与我相扣的手指:我该走了,和皓玉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那夜,我举着那盘小小的录音带,心被从未有过的寂寞吞噬,那么地不愿相信,这不过是一场预谋在先的谎言游戏。
  
  6.意外的剧情
  那盘录音带将是仲凯抵赖背叛的铮铮佐证,而我,必须像道具一样把游戏进行到底,让他百口莫辩,帮皓玉保护父亲的公司不受损失。
  可是,我没有把录音带交给皓玉。因为,我突然地向往,这并不是一场阴谋的演出,而是,他情真意切地爱上了我。
  身在欢场,我却依然天真地希望会有《风月俏佳人》的奇迹发生。如果是那样,辜负了皓玉,又有什么不可?没有任何力量,能打得赢爱情。
  可,连接几天,我莫名地失去了仲凯的消息,打电话问皓玉,她也没他的消息。
  紫雅,你继续下一步。皓玉已迫不及待要看到对她来说是完美的、对仲凯来说是狼狈的结局。
  我给仲凯打电话,他说忙呢,语气很淡,好像压根不记得紫雅这个名字。
  仲凯,我要见你。
  改天,最近事比较多。我听出了他言语之间的不耐烦,与几日前判若两人。我感觉自己忽然地陷入了将要前功尽弃的被动中:仲凯,你曾说过……
  等我忙完这阵就跟皓玉摊牌,好不好?
  好,我应着。他的声音使我懂了,我所期望的奇迹不会出现,我不会有《风月俏佳人》中维维安的好运,我只需本本分分地将这场阴谋饰演到底。
  皓玉说想给双方家人一个交代,那么进行下一步的最佳地址就是仲凯的家。
  我坐在街心花园的石桌旁,等仲凯的车子,然后追随其后,哭泣央求。那时,他定然会用皓玉搪塞,那么我便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找皓玉谈判。再然后,皓玉会盛怒之下,带着我到他家对质,到时,我拿出录音带来证明他曾因多么爱我而背叛了皓玉。再然后,皓玉就可以从这场带着交易性质的爱情中全身而退,留下一个对仲凯不公的收尾。
  仲凯的车子终于回来了,车里出来的人却让我瞠目结舌。仲凯亲昵地牵着一个女子,胳膊相互揽着彼此的腰际说笑着跑进楼去。
  突兀的变故让我手足无措,愣了半天才想起给皓玉打电话,手机却关机了。我拦了一辆计程车奔向皓玉的家。
  还好,皓玉在家,问完是谁后却迟迟不肯打开防盗门。隔着门,我说:皓玉,计划可能进行不下去了。
  什么原因?门刷地一下就开了。
  衣衫凌乱的皓玉身后,一个高而帅气的男子,有些尴尬地看看我,飞快转身离开。我一下子明白了上次皓玉在电话里的声音为什么那样绵软,或许,这个男孩就是她执意要离开仲凯的真正原因。
  皓玉送走了男孩,冲我呵呵笑了两声。
  我在客厅里四处转着看,望见了一张镶在精美相框里的照片,三个女子偎依在青葱的原野上――皓玉、宁馨以及和仲凯相互拥抱进楼的女子。
  皓玉边整理衣服边问我怎么了。
  我拿下墙上的相框,问:她们都是谁?
  我的死党宁馨和茉莉。
  茉莉和仲凯在一起,我们的计划不可能进行下去了。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茉莉是我最好的朋友。皓玉看着照片喃喃。
  这是真的,刚才他们相互拥抱着进仲凯家了。
  水晶镜框蓦地碎落。
  皓玉把车子开得横冲直撞,唇齿间不停地挤出骗子骗子……
  每个人都有一颗虚荣而自私的心,有些爱情即便没有爱,却容不得辜负。即便要辜负,宁肯自己先于别人,只因被辜负的是自尊。
  辜负了皓玉的,已不仅是自尊,还有友情和信任。
  
  7.不是结局
  皓玉稀里哗啦闯进去,气焰灼灼怒目不语地逼住惊慌失措的茉莉:为什么你们要合伙欺骗我?
  仲凯看了看我,表情很快从容,燃了一根烟:皓玉,你不要这样说,难道你是爱我的么?你不是已经设计了从这所谓的爱情中完美撤身的方案了么?我相信紫雅小姐一定拍了我跟她在一起的照片并录了音的,难道,她没有交给你?
  我本想说因为他的不作为,所以我主动去找皓玉摊牌的谎言,却因他的这番话而如鲠在喉。
  仲凯,如果你认为中伤我就可以为你的背叛开脱,我无话可说。刹那间皓玉呆了,反驳间有了些挣扎的气息。
  你可以说我中伤你,难道宁馨也会中伤你?她心思太单纯了,竟天真地以为我们是天生一对,为了不让我们分开,在你实施计划的最初她就告诉我了。我上当不过是为了配合你快点达成心愿而已。我是爱茉莉的,很久了,不说是不想伤了你的自尊和你父亲的面子。我和你派来的这个女人好,已经给足了你理直气壮离我而去的理由,你究竟还要怎样?
  反正,是你辜负了我的,你和家里人解释吧。皓玉甩下这句话,忿忿离去。
  
  8.没人是无辜的
  接过皓玉递过来的信封,我看着她静静地笑:还要那盘录音带么?
  达到目的之后,再要它还有什么意义?
  是啊,还有什么意义?我转身离开,泪水悄悄地滑下了我的脸,它们表达了一枚阴谋道具的悲哀,因为我看到爱情,有一张张破碎的脸。
  编辑 赵萍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237572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