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那是你的眼神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早春的鲜血
中国论文网 /6/view-2424545.htm
  
  2009年3月15日,星期天的早晨。昨夜狂风骤雨,将春城洗刷得更加明媚,那些沉睡了一冬的柳条,抽出了嫩绿的新芽。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空气中飘起了浮萍般的尘埃。
  这屋子太静了,静得让人心悸。张珍纳闷地走进卧室。照理,她该听到丈夫轻微的鼾声,该叫醒他起床吃早餐了。
  风吹动着窗帘,而床上的那个人却没有一点声息。张珍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炫目的图画:她的丈夫陈艺术挺直着身子,伸开双臂,好像摆了一个人体艺术,白色的单子盖着他的身体,只露出那颗大头颅。他的嘴巴微张,就和平时打鼾时一模一样。
  视线往下移,在他身体的生殖器部位,有一大团深红的颜色,浸透了纯白的布单。那是一团凝固了的血。
  张珍一把掀开白布单,眼前的画面让她震惊:摆在眼前的丈夫陈艺术的身体,实际上就是一具不能出气的尸体。他的生殖器,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团,他的睾丸和阴茎,看起来像是被人割走了。
  张珍感觉到浑身窒息,像皮球一般弹跳起来,冲出卧室,拉开大门,拼尽全力喊道:“来人啊,杀人啦!”
  那凄惨的喊叫和明媚的阳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听到喊声的人们,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最后的早餐
  
  陈艺术34岁,是春城市青年俱乐部的主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民间艺术家。他很爱书画,也画了很多画,只是10年来从没卖出去一幅画。
  陈艺术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妻子张珍27岁,是国家机关的干部,儿子3岁,正上幼儿园。
  陈艺术和妻子,除了拥有一套单位分配的公房之外,还购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房。因为陈艺术爱好艺术,常常猫在画室里一连几天不出门,偶尔还有三五同道来和他喝茶、畅谈。而陈艺术的妻子张珍,是个喜欢清静的人,每当陈艺术情绪高昂地和朋友高谈阔论时,张珍就觉得是一种精神的折磨。夫妻俩商议,干脆另买一套房,专门作为陈艺术的艺术天地。所以,刚开始,陈艺术只在晚饭后和周末去画室,夜里回家睡觉;后来,就变成偶尔留宿画室;再后来,就把画室当家了。张珍会在闲时去画室帮丈夫清扫,也会给他送饭送东西。
  2009年3月13日,周五。陈艺术对妻子说,这个周末他会一直待在画室,有事给他打电话。周六,张珍没有跟陈艺术联系。周日一大早,张珍突然想表现一下妻子的柔情,便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用保温盒装好,心情愉快地给丈夫送去。
  这顿早餐,却成了永远的纪念。饭,是温的;人已凉了。
  
  稀奇古怪的猜想
  
  经法医鉴定,陈艺术系安眠药致死,死后被人切割了生殖器。死亡时间是2009年3月14日深夜。
  这一夜,陈艺术的画室究竟发生了什么?
  市公安局刑侦队队长夏欢颜毕业于中国警官学校犯罪心理学专业。她记得老师曾经讲过发生在美国的一个经典案例:有个男人,因为母亲是妓女,便深深恨上了所有卖淫女,他长大后,便经常在暗夜绑架妓女,将之强暴后毁坏她们的生殖器,借以发泄自己对妓女的仇恨和鄙视。老师说:如果受害人被毁坏了生殖器,杀手一定是个仇视女性的人。
  现在,这个男人的生殖器被割走了,凶手是不是就是仇视男性的人呢?
  只有心理变态的人,才会在杀人之后割掉被害人的生殖器,并且杀人者的动机一定是和情感有关。但是,究竟是哪一种变态呢?
  刑侦队的警官们众说纷纭:
  一,是被害人的情人干的。被害人独居一室,又是豪放派艺术家,不排除有情人的嫌疑。因为陈艺术本人有妻有子,故只能跟被害人保持情人关系。但是,情人却想有个名分,想正大光明地做陈太太。谈判不成,情人因爱生恨,使出杀手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二,是被害人的情敌干的。凶手和被害人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情敌妒火中烧,因妒生恨,灭掉了被害人,同时灭掉了他作为男人的命根子,让他永远也不能和自己争风吃醋了。
  三,是被害人的太太干的。陈太太是个追求完美的女人,不允许自己的婚姻出现任何瑕疵,因为陈艺术的出轨,陈太太对爱情和婚姻几近绝望,愤恨之余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并割掉了他的命根子。这样,他再也不能风流快活了,谁也不能来跟她抢丈夫了,她才是真正而永远的陈太太。
  四,是陈艺术的邻居干的。这个邻居是单身汉,没有正经工作,每天无事可干,便迷上了偷窥。看到陈艺术整天和各色艺术女性谈笑风生,风流快活,心中不免嫉妒,于是在3月14日夜敲开陈艺术的门,借口和他聊天,在他喝的水里下了药,并一举割走了陈艺术的命根子。这个单身汉还是个心理扭曲的男人,也许从小就看见过父亲出轨的情景,对这种风流行为恨之入骨,从而将这种仇恨转嫁到了同样不安分守己的陈艺术的身上。陈艺术做了这个心理变态者的牺牲品。
  五,是陈艺术的同性恋伴侣干的。陈艺术也许是一个同性恋者,从小,他就想变成一个女性,却不得不在家人的安排下结婚、生子,过男人的生活。陈艺术对生活绝望了,开始谋划自杀事宜。最好的帮手就是自己的情侣,他恳求伴侣在自己喝下安眠药之后,割走自己的生殖器。这样,虽然生前做不成女儿身,死后却可以以一个女儿身,骄傲地飞向天堂。
  ……
  
  一个女人的杰作
  
  夏欢颜将这种种猜想,一一告诉了自己的搭档朱丹心。朱丹心的真实身份是心理医院的院长,春城著名的心理医生,兼任市刑侦队心理断案顾问。陈艺术的案子,被暂时定为心理案件,当然少不了朱丹心这个顾问了。
  朱丹心决定亲自到陈艺术的家里去看看,如果说他是“同性恋”,那么他在生活中一定留下了印记。
  陈艺术的家,被陈太太收拾得干干净净,陈太太有条不紊地安排后事,看得出她很坚强,她那瘦小的身躯里积聚着巨大的能量,她在强撑着送好丈夫最后一程。
  陈艺术的另外一个家,就是他的画室,看起来也干净,餐桌擦得锃亮,桌上的烟灰缸里没有一丝灰尘,像是刚用抹布抹过。
  陈太太陪在身边,红肿着眼睛,一言不发。
  朱丹心问:“陈先生很喜欢收拾房间啊?”
  陈太太摇摇头说:“他是一个很随意的人,最不喜欢做的就是家务,平常是袜子乱丢,衣服乱放,都是我跟在他后边收拾。”
  朱丹心又问:“那这里呢,也是你来收拾吗?”
  陈太太说:“是的,他出事的那天早上,我就是来帮他收拾房间的。”
  朱丹心拿起桌上的烟灰缸,问:“这是你擦过的吗?”
  陈太太纳闷地摇了摇头。那天早上,她刚走进房间就看到了丈夫的尸体,随后她就下楼喊救命,随后警察就来了,随后这屋子就被封了。所以,这屋子里的摆设,都是陈艺术死之前的样子。
  既然陈艺术是个不爱收拾屋子的男人,那么,这干净的烟灰缸又是怎么一回事?这烟灰缸上又留下了谁灵巧的手印?这双手的主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朱丹心问陈太太:“你丈夫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交往?”
  陈太太说:“我对他的工作基本不问,他喜欢画画,因此结交了很多同道中人。有男有女。他喜欢和男人喝酒,喜欢和女人吹牛,不过看起来,他好像更喜欢和女人交往,因为他和女人说话的时候总是眉飞色舞的样子,看了让人恶心。”
  “恶心?”朱丹心眉毛一扬,“您为什么会这样想?”
  “呃,”陈太太自知失言,马上改口,“也不是啦,就是看不惯他吹牛的样子。他那几下子我还不清楚,十年来没卖出一幅画,哪有什么资本去吹牛呀。”
  为什么陈太太看丈夫吹牛会感到“恶心”?其实朱丹心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陈太太看不惯的并不是丈夫爱吹牛,而是丈夫对待女人的态度,陈艺术对女人吹牛的时候一定是饱含着挑逗和色情,让妻子醋意大发,才有“恶心”之感。

  朱丹心又问:“你丈夫在与男性交往时有什么怪癖?”
  陈太太愣了一下,说:“他很不喜欢别的男人搭他的肩膀,他说全身会起鸡皮疙瘩。这是怪癖吗?”
  朱丹心点头,接着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关个人隐私:“您和陈先生多少天会有一次性生活?”
  陈太太的脸一下子煞白,像是被人戳到了痛处,又像是被人揭开了疮疤。她很警觉又很烦躁地说:“这是我们的个人隐私。不管我说是多或者是少,都会影响到我丈夫的名誉,我无可奉告。”
  朱丹心看看陈太太,她属于那种思想和行为都比较保守的女性,这类话题当然不愿正面回答。他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理解地点了下头。
  不过,这些调查说明陈艺术是同性恋的可能性不大,他更有可能是一个对女性充满激情的男人。
  是不是可以猜想,桌上干净的烟灰缸,是一个女人的杰作呢?
  走进卧室,朱丹心掀开被子仔细查找。在床单和床垫之间,他抽出了一根深栗色略带卷曲的长头发。掀开床垫,裸露的床板上,静静地躺着两张画。
  
  两双神秘的眼睛
  
  朱丹心拿起床垫上铺着的两张画。
  这是用普通的画纸绘出的水墨画。两张画有个共同特点:都画着一个用纱巾包着头的女人头像;纱巾里,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朱丹心拿起一张凑近看:不知为什么,越盯着看,就越觉得纱巾似乎在微微颤动,仿佛有一阵风,吹动了这画上的纱巾,微风拂过,纱巾下面的五官若隐若现,头像上的黑发也动了起来,尤其是那双眼睛,像一泓碧绿的潭水清澈透明,眸子里透出了孩童般的欢喜和快乐。这是一双纯洁、干净、无邪的眼睛。
  这双眼睛似乎就要动起来了,好像就要对朱丹心说话了。
  朱丹心看呆了。
  另一张画上,却是一双不同的眼睛。纱巾虽然蒙住了鼻梁,却可以感受到,那被蒙住的是没有生气的器官。纱巾那么僵硬地绷着,纱巾下几乎没有了呼吸。而那从纱巾里露出的一双眼睛,让人不寒而栗。它是那么冷漠、生硬,那眼底里也是藏有忧郁的,却不轻易显示,那眼角的皱纹告诉人们,这双眼睛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沧桑,如今它累了,绝望了,却又不愿意靠近人们,只远距离地冷眼旁观。这是一双苍老的眼睛。
  朱丹心感觉全身发凉。
  这两双眼睛,是一对鲜明的对比:一生一死;一热一冷;一小一老。根据头像的头型和发型不同,朱丹心判定这是陈艺术画的两个人的眼睛。这一路走来,朱丹心看了不少他的画作,当看到这两张画,确切地说是两双眼睛时,朱丹心才觉得,这是代表陈艺术最高水平的画作。如果说,陈艺术在前10年没有卖出去一张画,而现在,他的这两张头像画,却是可以卖出好价钱的佳作。
  奇怪的是,陈艺术为什么要把这两张画压在床垫底下呢?只能说明这两张画对他来说很珍贵,他只愿意收藏而不愿意出卖。但又为什么压在床垫底下呢?是不是和他的关系特殊,是不能公开的秘密?
  朱丹心又盯着画作看了又看,逐渐,一个奇怪的直觉涌出脑海:好像,有一双眼睛似曾相识?
  
  单面镜的真相
  
  几天后,随着调查的深入,在陈艺术床上发现的那根深栗色略带卷曲的长头发的主人被找到了。她叫崔美玉,40岁,是个业余诗人,也是经常聚在陈艺术画室的其中一个,是陈艺术的粉丝、红颜知己兼床上情人。
  奇怪的是,34岁的陈艺术放着年轻的妻子不爱,居然爱上了一个40岁的大姐,这大姐身上有什么特殊的魔力?
  现在,大姐已经坐到朱丹心面前,等待朱丹心的询问。
  你和陈艺术是什么关系?
  情人关系,我们很相爱。
  你为什么爱陈艺术?
  因为他不爱他老婆,他和她老婆常年不做爱。
  你和陈艺术呢?(朱丹心没有说出“做爱”这个词)
  大姐很显然听懂了,她说,我们天天都做。
  说这些话时,大姐的脸上洋溢着爱情的光芒,虽然40岁了,她的脸却光洁润泽,一点没有衰老的痕迹。朱丹心想,陈艺术是个浪漫的画家,这女人是个追求浪漫爱情的诗人,难怪他们一拍即合。
  朱丹心打算做一个小试验:
  他邀请夏欢颜和刑侦队的所有警官,坐在单面镜背后。所谓单面镜,是用来甄别嫌疑犯的工具,通常会请来目击证人,站在镜子这边,辨别镜子那边的人,而镜子那边,根本看不见这边的人。很快,镜子的那端,走进来两个女人,都用纱巾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
  夏欢颜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却忍住了。
  是的,朱丹心请来的两个女人,就是从陈艺术床垫下找到的那两张头像画的主人:左边,站着那双纯洁、清澈、孩童般的眼睛;右边,站着那双冷漠、苍老、忧郁的眼睛。
  朱丹心和夏欢颜站在一起,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要夏队长猜猜,这两双眼睛的主人分别是谁?
  这时,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单面镜那面的两个女人同时摘下了头上的纱巾。这回夏欢颜真的被雷倒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双眼睛真正的主人居然那么的令人意外!或者说,这两双眼睛搭配在自己主人的脸上,是那么的不相宜!真相就是:站在镜子左边的,拥有那双纯洁、清澈、孩童般的眼睛的,是40岁的崔美玉;站在镜子右边的,拥有那双冷漠、苍老、忧郁的眼睛的,是27岁的张珍。她们,一个是陈艺术的情人,一个是陈艺术的妻子。
  调查发现,2009年3月14日夜,有人看见,崔美玉走出了陈艺术的屋子。
  也就是说,最后和陈艺术接触的,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崔美玉,一个是张珍,她们两个,究竟谁是杀害陈艺术的凶手?
  
  飘扬的旗帜
  
  张珍,16岁时,她深爱的父亲去世,年轻的她,过早地背负了家庭的重任,她要照顾年幼的弟弟,还要照顾多病的母亲。张珍靠借来的钱读完了中专,工作后一直坚持学习,先后读完了大专、本科,成为正式的国家干部。于是,27岁的张珍,过早地衰老了。是的,她的身材,她的容貌,都还是年轻人的样子,可是,那饱含沧桑和冷漠的眼神,泄露了她的秘密,她有一颗衰老的心。
  事实上,她想找一个能像父亲一样承担全家重任的丈夫,却偏偏遇到了只顾个人享乐的陈艺术。张珍绝望了,并拒绝和陈艺术做爱,逼得陈艺术不得不另买一处房安身。
  空窗期的陈艺术,遇上了和他拥有一样爱好的崔美玉,两个人在一起只谈情说爱,完全活在浪漫的世界里。
  崔美玉6岁那年父亲去世,从那以后,崔美玉就开始拒绝长大,她向往有一个能像他父亲一样浪漫的男人来拯救她的生命,她渴望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温暖地过完一生。而陈艺术就是这样的男人。虽然崔美玉实际年龄40岁,但她的心理年龄却只有6岁。这就是陈艺术爱上崔美玉的真正原因,他认为她纯洁美好,不像自己的老婆那样世故。
  同样是父亲去世,张珍活在了未来时光里,提前衰老了;崔美玉活在过去的时光里,永远不长大。
  她们的眼睛却泄露了内心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有陈艺术参透了。只因为心灵受到震撼,才会流诸笔端,画出那两种传神的眼睛。碍于崔美玉是他的情人,他只能把这震撼之作压在床垫底下。
  那么,她们谁是杀害陈艺术的凶手呢?
  尸检报告显示:陈艺术的生殖器是被很“艺术”地割走的,用的是手术刀,切割得很利落,刀口处很光滑,让整个伤口看起来像一朵漂亮的玫瑰花。
  朱丹心认为,凶手做这一切的时候不像是杀人,倒像是艺术雕刻。这是一个对陈艺术充满了爱和景仰的人干的。
  张珍因为对陈艺术失望,而充满了愤怒和怨恨,如果是她,她会将伤口划得乱七八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恨。
  对陈艺术充满了爱的女人,只有崔美玉。崔美玉至今单身,有了陈艺术这样一个情人固然是美事,但是崔美玉更渴望的是,这个男人的怀抱只属于她一人。别忘了,她一生追求的就是浪漫的爱情。她要完全而永远地占有这个男人,她要一个极致的浪漫。
  事后,夏欢颜在崔美玉家里搜出了陈艺术的生殖器。它被装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悬挂在崔美玉的床头,像一面旗帜高高飘扬。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2424545.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