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王小慧 艺术的生命 如花绽放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2010年国际盛事之上海世博会,正在徐徐揭开神秘面纱。著名艺术家王小慧设计的作品,即将作为世博礼品与世人见面。这是她忙碌生活的冰山一角。她说,2010年最大的愿望是能“多点时间给自己、给创作”。
中国论文网 /6/view-2442581.htm
  
  上海的夜晚,华灯初上,外白渡桥旁的半岛酒店内,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开幕派对。派对上,名人云集。人群中,再次邂逅王小慧,彼此匆匆相视一笑。我知,这只是她忙碌24小时的惊鸿一瞥。从那天夜晚的相逢向前倒推十几天,一个乍暖还寒的初春午后,我们给王小慧拍摄了几张近照,作为专访的图片。从那天的拍摄,再向前倒推二十几天,我们决定采访她,并且在春节前向她发出了一封包含着40多道问题的采访提纲。春节时,万家灯火,绝大部分的人关掉工作手机,只与家人共享这片刻的安宁。而她却仍在工作,还抽空回答了我们的采访。其实,这便是王小慧的生活缩影。工作不再是她的外在生存方式,而是其内在的精神动力。她说自己要不断地创作下去,直到生命枯竭。
  
  此刻
  
  一本与母亲有关的创作
  王小慧说,2010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多点时间给自己,给自己的创作”。此话并非托词。在白天,她不仅要参与许多设计工作,而且还奔忙于各种活动。问起近日行程,她说,总共要出4本书!一听这个数字,令我们着实吃惊。其中,有2本书更是王小慧亲自创作的新书。于是,夜晚的休息时光,就成了她的宝贵领地。几杯清茶,熬夜到凌晨四五点更是家常便饭。
  其实,除了摄影、绘画、雕塑和设计之外,写作亦是王小慧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依靠着宝贵的日记本,她的自传《我的视觉日记》至今仍是书店中的畅销书,它不仅打动过无数读者的心灵,更向我们展现出一个女性心灵蜕变的感人过程。
  如今,王小慧与周国平合作出版的新书关于“哲学家与艺术家的对谈”即将上市。面对这样一个玄妙的主题,它究竟为何而写,说了什么呢?她的答案令人意外:这是送给妈妈的礼物,希望妈妈在90岁生日之前能够拿到它。听到这里,我们静默片刻,并没插话。王小慧补充道:“因为周国平是妈妈最喜欢的作家。”其实,受母亲影响,她本人最欣赏的作家也是周国平,她说“我十分期待他的新书《宝贝、宝贝》。他答应一出版就寄给我。”
  
  过往
  
  苦中寻乐的危险时光
  许多年前,王小慧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打过这样一个比喻,她说:“我小时候玩过一种塑料的小玩具,两个站在一起的小人,一按底座他们所有关节都松散下来,一撒手他们又直立起来。在德国这种机械小玩具叫‘能重新站起来的小人’。因为不管你把它压得多低,它又会站起来,德国人也把我叫做‘能重新站起来的小人,好像不会倒下就再站不起来了……生命这么脆弱,随时随地都可能消失,所以活着的时候不充分利用自己的时间,就太对不起生命了。我下决心在有生之年只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下决心在有生之年只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这并非说说而已。
  在王小慧的生命长河中,曾有惊涛拍岸,甚至巨浪滔天的黑暗时光,但她立志做摄影、做艺术的梦想从未因此被淹没、被颠覆。许多有关她青年时代的旅德经历,已被多家媒体多次传诵。其实,追根溯源,对艺术的喜爱,从她的童年时代便已开始。周国平觉得理解一个艺术家的艺术必须了解他的历史,童年经历对一个艺术家是至关重要的,也是理解艺术家创作的一把钥匙。
  在王小慧与周国平合作的新书中,有这样一个关于她的故事令周国平十分欣赏:
  “我小时弹钢琴,不敢让人家听到,怕红卫兵来抄家。我妈妈就把钢琴锁起来,不许我弹。然后我就画了钢琴键盘,自己练。周国平听到这个细节觉得特别好,他问我怎么知道这样做。我说,以前小时候,妈妈跟我说过,俄罗斯的一个钢琴家在大革命的时候被关到监狱里面,在监狱里,他就自己画了键盘来弹琴。当时我妈妈也很感动。”
  这是毫不夸张的一个真实细节,用王小慧自己的话来说,“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非常喜欢艺术,哪怕偷着、藏着、躲着,都要去搞艺术,并非有些人搞艺术是为了名或利,我们热爱艺术,哪怕有危险。”
  的确,由于“出身不好”,这份对于艺术的热情被不断地磨炼。
  当她回忆起在学校的艰苦生活时,我们不禁想起《山楂树之恋》中的女主角,她为了证明自己是革命的、先进的,要去做更多的苦活、累活。随着采访的深入,王小慧的话匣子渐渐打开,几十年过去了,但那些细节依然如新:“因为出身不好,受到很多歧视。像我原来的班主任,总是想办法来打压我。我很晚很晚才入团,为了证明自己,要比别人多做很多很多的工作,包括打扫卫生、冬天生炉子、扫厕所、擦黑板……学工、学农、学军是很苦的。比如挑担子,我小时候很瘦,根本挑不动,两个肩膀都破了。我们那个中学是城乡接合部的,我的出身在整个学校是差的三个之一。当时弄铁锹手都开裂、出血了。对那些农民的孩子来说简单的事情,对我这样知识分子家庭出来的孩子就很艰难……”
  说到这里,时光的图卷骤然展开。那些过去的岁月,如今在王小慧看来,反而成为一种对艺术热爱的明证。她不禁感慨道:“现在大家都想当艺术家,因为会很出名,可能也会很富有吧。我们那个时候,当艺术家不但是很穷,而且是很危险的事情。其实,好多对艺术的喜欢是压不住的。”
  
  彼时
  
  享受扣动扳机的一刹那
  我们曾问王小慧,做艺术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她答曰“我没有特别大的成就感。常常觉得自己做得不够。”艺术界中高手如云,她时时保持着一颗敬畏之心,对自己目前的艺术成就只给及格分,她说:“因为我做的事太多,精力分散,假如用更多气力集中做其中某一件。也许会更成功些。我母亲常说如果我一件事坚持做下去可以做得好得多。就像烧开水那样,我烧一壶没开又换一壶烧,每壶都没烧开。但我更在乎的是自由的状态以及过程。我不太喜欢做规划、计划,因为结果常常不能自己预先把握。”双子座的王小慧说,自己最享受的是创作本身,按下快门时就好比射击时扣动扳机,所有的满足感来自扣动扳机的一刹那。
  面对70后、80后的自由职业者盛行,王小慧忠告:其实如果对他(她)来说,艺术不意味着是一种“职业”,而是为之可以献身的事业,一种无可替代的生活方式,那就一定可以坚持,无论这条路有多少艰难。国外有许多艺术家,他们是以开出租车、洗盘子来维生的,但他们坚持艺术创作。她这样说,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曾经放弃稳定的收入而坚持自由职业。面对她的人生经历和事业选择,最大的启示在于,坚持自己的梦想,正如她自己所说:这份职业应当可以为你带来快乐,而不只是“挣钱”。
  
  流年似水,对话王小慧
  
  Q:最想定居的城市是哪里?
  A:以前有5个,纽约、巴黎、柏林、慕尼黑、悉尼,但现在不知道了。我赞同龙应台所说,真正爱上城市并想定居的话,在于那里的人而不是城市本身。
  Q: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是什么?
  A:有许多菜都很喜欢,但不固定。而且常常因地而异,在威尼斯我会很想吃贝壳意面和提拉米苏:在巴塞罗那我会想吃蒜烤大虾和火腿;在重庆我会想吃四川泡菜和水煮鱼……
  Q:最欣赏的作家是哪位?
  A:周国平,他的每一本书。我十分期待他的新书《宝贝、宝贝》。他答应一出版马上就寄给我。
  Q:量不能忘怀的一条街道在哪里?
  A:我家门口的慕尼黑路德维希大街。那里的每幢建筑我都很熟悉而且很美,用德国人的俗语说“像自己的裤口袋”,我们中国俗语就是“了如指掌”。我已经对它有感情了。
  Q:面对年华老去。体害怕吗?你如何看待女人和年龄之间的关系?
  A:我不害怕,一切都是自然的。假如你看上去的年龄和心理年龄都比实际年龄小的话,你就是一个幸运的女人。
  
  编辑手札:穿衣哲学
  
  对于穿衣之道,王小慧有自己的理解。她的衣橱里,有一类衣服特别多,那就是带点褶皱的外套,桃花般的红、翠玉似的绿、深邃如海的蓝,当她挑选拍摄所穿的衣服时,这些华服从她的衣橱里跳脱出来,如同精灵般,带着“王小慧式”的魅力和声息扑面而来。
  为什么喜欢这种类型呢?听完回答,倒是觉得,这就是王小慧式的标准答案:“工作的时候可以穿,有些衣服可以正着穿,也可以反着穿,白天穿裤子的时候就正若穿,晚上穿裙子的时候就反着穿,甚至可以把它当作围巾。像我经常全世界到处跑,出席不同场合,出门不想带太多的东西,这类衣服可以很创意地去穿它。特别是它不怕皱,不用叠,更不用烫,很适合旅行。我比较喜欢有变化,不爱穿别人穿的东西,稍微有点个人风格,不喜欢和别人重复,也不喜欢追求时髦、潮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2442581.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