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校园三人行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A
中国论文网 /6/view-6650381.htm
  我和江宇辰的缘分可深了,不仅同住一幢职工楼,父辈是同事,我们俩更是同一天在同一间产房里出生的,从小一起玩到大,被父母轮流放养。幼儿园里我们哥俩个成天形影不离,上小学后,父母也硬是找老师帮我们调到一个班里。
  江宇辰常对我说:“邱子逸,我们是狼狈为奸十几年的好兄弟,你以后出息了,可得记住你老哥呀!”他总是在我面前自称“老哥”,其实听我爸讲,他比我晚出生几个小时。但是在江宇辰面前,我一直心甘情愿地被他保护,老哥嘛,总得罩住小弟的。
  危欢一家是我们上小学后搬来的,住在我家对门。她是个很可爱的小丫头,白皮肤,红脸蛋,还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我和江宇辰都非常喜欢她。年纪相仿的缘故,那个暑假,我们仨天天一起玩,一起写功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最让我们开心的是,开学后,危欢居然和我们同班。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仨这样成天待在一起玩有什么不妥。那时候的天空好蓝,阳光灿烂,我们整天在附近的小河边玩耍,采撷野花为危欢编花环,在草地上打滚,爬树抓蝉,卷着裤脚下河网鱼、捞河贝,就是下雨天,我们也能在田里玩泥巴玩得兴高采烈……那时候,我们都曾以为可以这样快乐的一起生活一辈子。
  B
  上初中后,我们仨还是和过往一样天天待在一起。那时我们已经不同班,但下课铃一响,我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跑到操场边的树荫下聊天、逗乐。
  可是有一天,班上的余军嘲笑我说:“邱子逸,你怎么连泡妞也要带上个伴?心虚吗?要不改天换上我吧。”
  “你说什么?”我恼怒地回应,最反感别人挑拨我和江宇辰的关系。
  “本来就是呀,二男一女,有什么好事吗?”他不依不饶,脸上尽是讥讽的笑。
  “你混蛋!”我冲过去,一拳打在他脸上。
  余军个头跟我差不多,但比我壮实。我才出了一拳,脸上却接连挨了他两下,连鼻子也出血了。我疯了似地和他扭打在一起,但最后还是被他打得眼圈乌黑。被同学拉开后,余军居然不屑地说:“胆小鬼,叫你的好兄弟一起来呀,那个危欢我追定了。”
  放学时,江宇辰像过去一样和危欢在校门口的树荫下等我。看见我一脸伤痕地出来,他急着跑过来问:“怎么啦?谁打的?”我低下头,没敢吭声。危欢担心地看着我,拉着我的手问:“子逸,你怎么和人打架啦?”
  那时候的危欢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是个漂亮的大姑娘了。看她着急地拉住我的手,我倏地脸红了,而心里却莫名地愉悦起来。一个同学跟江宇辰耳语几句后,他愤然地说:“走,找余军去。”
  “宇辰,别去啦,我们先送子逸回家。”危欢知道江宇辰要去找余军算账,打一架在所难免,所以打算拦住他。“都欺负到我们头上啦,太嚣张了!”江宇辰说。他把书包往我手里一塞,突然就跑了出去,原来他已经看见余军正大摇大摆地走出校门。
  江宇辰冲上前,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余军脑袋上。余军突然挨了一拳,愤愤大骂,待他看清打他的人是江宇辰时,冷哼了一声:“果然是好兄弟,泡妞一起,打架也不落单。”
  “闭上你的臭嘴,我们才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江宇辰说着话,手却不停。余军哪知道江宇辰的身手,没几下就挂了彩。可是江宇辰的下场却比他更惨,他打余军的过程被一个值班老师看见,容不得我们一句解释,当天下午江宇辰就被记过处分,还要负责赔偿余军的医疗费。
  我很内疚,江宇辰因为我又多背上一次处分,真怕他被学校开除。危欢也闷闷不乐了,当她听到同学的风言风语后,心里很难过。她找到我说:“子逸,男女同学间难道就不能有纯洁的友谊吗?”我低头不语,为自己那天看见危欢时的慌乱脸红。我感觉我真的很喜欢危欢,和她在一起总是特别兴奋,总会在她面前把自己的优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C
  升上初二时,我们的个头似乎都在一夜间窜高了,我还注意到江宇辰凸起的喉结和嘴唇上细密的胡须,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发现有几次,江宇辰背着我一个人偷偷去找危欢。其实我也一样,再去邀危欢玩时,我也不希望有江宇辰在身旁,总觉得有他在不舒服了。
  各怀心事,我和江宇辰在一起时,交流少了。如果危欢也在,我们又会演戏似地找出各种话题,东拉西扯地在危欢面前表现自己。逗危欢开心,看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心里乐滋滋的。危欢似乎也觉察到我和江宇辰的改变,每次看见我们在她面前抢着出风头时,她微皱着眉,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哀伤。
  朋友间,如果心的距离拉开后,再怎么伪装,相处起来还是“貌合神离”,更何况我和江宇辰,以前俩人好得同穿一条裤子,现在的情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危欢也渐渐不再和我们一起同进同出了,或许长大后,她已经明白“男女有别”。毕竟都是邻居,我们仨还是时常会碰面,彼此也只是淡淡地打声招呼就擦肩而过了。许多个无眠的夜晚,躺在床上,想着我们目前的情形,我心里就会怅惘起来,我不知道我们这都是怎么了?
  初二下学期,我和江宇辰家先后搬走了,因为住得较远的缘故,我一次也没去过他家。在学校里,我们之间的交往也少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都在刻意地疏远彼此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亲密无间了。
  江宇辰的成绩越来越糟糕,打架却越发厉害,听他班上的同学讲,他现在在班上就是个地道的小霸王,谁也不敢得罪他。听别人说他的故事时,我却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那是在讲江宇辰吗?那个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江宇辰?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见过危欢几次,每次都有个长得很帅的男生陪在她身边。她似乎开朗多了,笑得神采飞扬。远远地看着她,我心里黯然若失。
  我记得最后一次我们仨在一起的情形,那天为了讨好她,我和江宇辰一直互相攻击、排挤对方,危欢生气地骂我们“狗咬狗,一嘴毛”,她很反感我们后来的行为。我写给她的纸条,她当场就撕成碎片,随手一扬,那纸片雪花般撒满了地。我也看见她拒绝了江宇辰送她的礼物。也就是那次后,她彻底不再和我们来往。
  随着搬家,我们之间仿佛一夜间就横亘起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D
  我的写字桌上,一直摆放着一个藤质相框,是十岁那年,在我和江宇辰一起过生日时危欢送的。江宇辰也有一个相同的相框,里面放着相同的照片,那是我们和危欢在一起的第一张合影,三个灿笑如花的少年站在金黄的油菜花田里紧紧偎依在一起。危欢总是站在中间,我和江宇辰一左一右紧挨着她。照片依旧,只是我们在行走的时光里已经渐行渐远了。
  在学校里偶尔遇见江宇辰时,我们会久久对视,却找不到语言,连简单的一句“嗨!你好”都说不出口。但是当他转身而去时,我却不经意地瞥见了他眼中那抹稍纵即逝的黯淡眸光。他和我一样也在怀念过去的那些快乐时光吗?
  当听到危欢被她的“男朋友”甩掉正在班上哭时,我第一时间冲到她班上,抓出那个男生狠狠地打了一拳。我没想到,关键时刻,江宇辰也跑来了,他一上前,直接把那男生撂倒在地。他愤愤地指着那男生骂:“你敢欺负危欢?你不知道她有两个保护神吗?你当我们吃素的不成?”
  “住手!你们干嘛打人?”危欢哽咽说。
  “谁让这小子敢甩你?”江宇辰愤愤地说。
  “我甩她?我们又没在谈朋友,只是同学……”那男生从地上爬起来时插了一句,“怪不得找我出气来了。”
  后来才知道危欢是看书看得太投入,为书中主人公的悲惨命运而哭的……我和江宇辰都闹了个大红脸,直怪那传话的人搬弄是非。但还好,因为这次的事件,我和江宇辰又开始经常待在一块。
  我们说好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再像过去一样用冷漠相对,我们是最好的兄弟,而危欢是最好的妹妹,我们仨的友谊一定要天长地久。
  (编辑 刘霜)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6650381.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