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恰好错过了你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中国论文网 /6/view-6898394.htm
  1.重逢是泪
  袁清再见到丁佳,是在办公室的楼下。
  5A级的写字楼,满是跨国公司的中国分部或办事处,地下停车场永远车满为患,所以就连道路两边也停得满满当当。
  那天跟同事一起加班到繁星满天,她急着赶地铁,匆匆搭电梯下楼。刚出写字楼,就一眼看见了他。
  他把车停在路边,一个人靠在车门上抽烟。烟头明明灭灭,映出他稍显忧郁的面颊。
  袁清的心猛打了个颤,大脑忽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上前打招呼,还是悄无声息地走开。
  三年两个月零九天。这是距离上次见到他的天数,袁清以为自己淡忘了,却没想到仍能在瞬间反应出这个数字。
  但他还能记得自己吗?
  她犹豫着,怀疑着,欲行又止。就在那时,丁佳微一抬头,目光便落到了她的脸上。
  一怔之间,她想他已认出了自己。但他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没有要跟她相认的意思。
  袁清想,能在茫茫人海中不早不晚地再次相遇,也许这是上天给予自己的又一个机会。她错过他一次,为何要再错过第二次?
  她主动向他笑笑。他迟疑一下,在垃圾箱上摁灭了烟头,终于向前走来。
  却并非迎向她。
  “丁佳!”身后蓦地响起女性的声音,袁清转过脸,发现满面笑容朝他飞奔而去的正是自己的同事何云。
  她怔在原地。早听说何云快结婚了,但她永远也不可能猜到,对方竟然就是丁佳。一晃眼物是人非,唯有她还执着地固守一方。
  “等很久了吗?抱歉,今天公司实在太忙……”何云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在丁佳怀里絮絮叨叨,而他默不作声地为她拿包开门,殷勤周到,眼角眉梢的宠溺叫人看了心疼。
  一转脸,何云终于看见了袁清,向她挥手:“小袁,你是要去搭地铁?我们送你一程吧。”
  她这才回过神,勉强挤出笑容:“不了,谢谢。我想先去吃点东西,你们先走。”
  何云没再多劝,她一颗心全扑在即将到来的二人世界里,哪还能看出袁清的异样。挥手道别后,她轻盈地坐进副驾驶座,开始兴奋地对丁佳说着什么。
  他挂挡、倒车、调头,娴熟地操纵着方向盘。绝尘而去的前一秒,他终于望向窗外的她,微一颔首。
  袁清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点,不争气的眼泪却还是夺眶而出。
  2.心花曾开
  袁清曾经是个上不起高中的孩子。山区本就贫穷,她又是女孩,父母想让她念完初中就回去打工赚钱,可是她不甘心。同年级里,她的成绩最好,老师们都说她肯定能考上重点大学,跃入龙门,出人头地。
  然而前提是,她必须有钱交学费。
  父母说得很清楚,不会再为她上学多花一分钱。好强的袁清靠勤工俭学勉强攒下生活费,然而每学期几百块的学费仍然没有着落。
  后来,老师帮她把资料登记在了省里的一个贫困学生资助项目里。再后来,通过那个项目平台,袁清收到了好心人资助的第一笔学费。
  没经历过穷途末路的人,不会理解她当时的感激涕零。对方也许只是举手之劳,却能改变她的一生。期末考试,袁清又是全年级第一,她一笔一划地在信纸上写下对资助人的谢意,连同自己成绩单的复印件,一起寄了出去。她想让对方知道,他没有资助错人。
  很快,对方就回复了,写来满满的期许和鼓励,他还说要一直资助她到大学毕业。那个人,就是丁佳,刚进入某家外企开始打拼的职场新人。因为同样是受到好心人资助才完成学业,他刚一工作,便开始帮助跟过去的自己处境相同的人。
  茫茫人海中,丁佳选中了袁清。但若没有袁清那一封接一封洋溢着青春热情的来信,他也许永远不会到她的学校看望她。
  那天袁清走出校门,看见丁佳时吃了一惊。她本以为他是个成熟稳重、胡须满脸的中年人,谁知竟阳光帅气得如同邻家哥哥。他给她带了书、文具,她不停地说着谢谢,羞涩又文静。
  最后他忽然又从拎包里拿出一个可爱到爆的小熊玩偶,她惊喜地跳起来,惹得他哈哈大笑。
  袁清的心也随着他的笑声激烈地跳动着,虽不是春天,但她觉得似乎有花儿就此怒放了。
  3.窥探幸福
  “哎,小袁,”第二天中午休息时,何云忽然有些神秘地凑过来,“想问你个事。”
  袁清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是丁佳向她提起自己了吗?是自己昨晚的反常被她察觉了吗?她如果问起自己和丁佳的过往,又该如何回答呢?
  看见她的表情,何云有些羞涩地笑笑:“我也知道突然这么问有点冒昧,不过……”她向周围看看,继续说,“昨晚你看到的那个,是我未婚夫。我们想五一结婚,但是我的小姐妹只能提前两天赶过来……公司里跟我比较熟又还没结婚的只有你,我想,你能不能来当我的姐妹?”
  呵呵,简直是现实版爱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袁清碍不过情面,还是答应了。
  其实仔细想想,由始至终不过是她一厢情愿。他只把她当成救助对象,她本就不该对他心存幻想。可是那一封封书信,一次次电话,留存在记忆里挥之不去。除了家人,他就是她最亲密的伙伴。
  也许,帮他和何云筹备婚事,就是自己所能给予他的一份回报。
  周末,袁清陪何云一起上街选购婚礼用品。何云很兴奋,每一样都要货比三家、力求完美,从清晨直逛到日落西山,袁清毫无怨言。
  最后她们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刚装修好的新居。
  何云进门开灯,袁清怔在门外。房间不算大,但布置得格外温馨,电视柜上两个并肩而坐的小熊玩偶,瞬间让她想起往事。
  曾经,她以为自己有一天会当上这个家的女主人,在她的梦境里,在她的心底深处。
  “快进来呀,顺便帮我看看装修得怎么样。”何云见她发呆,把手上的袋子向沙发上一丢,伸手把她拽进门去。   边走边看,这边是他们亲密的合影,那边是两人度假时的纪念。何云欢快地向她介绍着有关这个家、家里每件装饰的甜蜜回忆,那都是袁清从没有体会过的幸福。
  她有些难过,怕何云看出端倪,急忙找借口告辞。
  刚到门口,丁佳忽然开门进来。四目相对,他们都呆了。
  “丁佳,这是我的同事袁清,今天陪我一起去买了好多东西。不然,你送送她吧。”何云热心地叮嘱。
  默默跟着丁佳下楼到地下车库,再坐进车里,不知为什么,袁清忽然有种自己正背着正室偷情的怪异感觉。
  4.往事如烟
  车开出小区,丁佳才笑笑:“没想到你跟她是同事。刚毕业就能进跨国公司,说明你很厉害。”
  “那也多亏了你……”袁清尽量想表现得更自然,“我曾经想把钱还给你的,但你换了手机号码。”
  “哦对,之前手机丢了……”他顿了一顿,终于没能忍住,“我以为你不想再见到我,就没打给你。”
  她考上大学后,他又去找过她。本想鼓起勇气告诉她,自己这个大龄青年早已对她产生特别的感觉。那一封封充满热情和梦想的来信,一通通聊之不尽的电话,是他在这个陌生城市疲惫不堪时的一剂良药。
  但,他又实在太害怕。怕她怀疑他多年的资助其实另有所图,更怕破坏自己在她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忐忑不安中,他跟着袁清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听她说起学业和生活、勤工俭学中的苦与乐。吃饭的时候,他想付账,她却坚持要请他,还说她打工的钱已足够支付学费和生活费,以后不需要他再汇钱。
  丁佳忽然觉得,她这么急于自立,不愿继续接受自己的资助,也许就是想早点摆脱他这个破旧的牢笼,自由自在地飞向广阔无垠的新天地。
  她风华正茂,他自惭形秽。最后,那句话他始终没有说出口,便郁郁地踏上了归途。手机也是在那个时候掉的,他觉得,那或许就是天意。
  “我怎么会不想见你?”袁清哑然失笑,她从没有想过,他对自己竟会有这么深的误会。
  她的确想早点自立,特别想还清他的人情。只有到那时,她觉得自己才有资格跟他并肩而立、携手同行。她想让他知道,这并不是某种变相的报恩,只是因为,她爱上了他。
  完全平等,毫无负担的爱。
  他们想的都没错。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恰好错过。
  很多年以后,袁清或许仍然会记得,在那个昏暗的晚上,自己暗恋多年的男人一遍又一遍地追问着她“我们还可以开始吗”。
  她几乎心软,然而想起白天里如同百灵鸟一般快乐地、幸福地边走边唱着的何云,她又觉得对她太不公平。
  这么多年,她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心底深处的这份爱,何云还不是一样?失而复得,对自己是幸运,却瞬间摧毁第三个人的梦想,甚至将她的人生全盘打乱。
  这样的自私,还配说爱吗?
  爱情,不仅仅是占有,最难的,是适时放手。
  袁清拉开车门走下去,不忘微笑着向丁佳说声“祝你幸福”。
  责编/毕春晖
  E-mail: bchaa@163.com
  微博网址: http://weibo.com/bchaa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689839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