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南海万里行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今年1月,是海南省人民政府赴南沙巡视慰问团,到南沙、曾母暗沙投放主权碑15周年,我们特刊登随团的原《海口晚报》记者梅智强《南海万里行》一文,让读者了解遥远神秘的南沙、曾母暗沙。――本刊编辑部
中国论文网 /7/view-1124987.htm
  
  轮船起锚了。发动机轰鸣着,挂满旗的大船渐渐离开码头。码头上,海南省省长刘剑锋等省领导和欢送的人挥着手。右船舷,以辛业江同志为团长的省政府赴南沙巡视慰问团和陪同团的63名成员、工作人员也激动地向欢送的人们挥手告别。迢迢南海行,他们肩负着历史的重任,去巡视海南省管辖的南沙和曾母暗沙,并慰问驻守南沙礁岛上的子弟兵。
  这是1992年1月11日上午9时。
  
  (一)
  
  南沙自古属中华,史籍铮铮记载,中外地图集纷纷著录,这已毋庸置疑。1988年全国人大七届一次会议把西、南、中沙划归海南省管辖。开发海洋资源成为海南省重要的政治、经济决策之一。南海属海南省管辖的2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有巨大的资源:2000多种海洋生物,更重要的是海底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
  1991年初,海南省首届海洋工作会议隆重召开。会议上提出了90年代海洋大省的建设目标。1991年7月,“海南省南海研究会”正式成立,辛业江同志任会长。会议策划着1992年上半年巡视慰问南沙的构想。同年9月,一份完备的计划通过省政府常务会同意,上报总参、海军总部。总参和海军总部立即批准。外交部也非常支持。国家海洋局派出“向阳红五号”科学考察船执行这次任务。南海舰队政委周坤仁亲任陪同团团长。
  中午,轮船穿越琼州海峡,在文昌以东海面平稳行驶,速度15.8节。
  下午,船驶入远海,风浪渐大。“向阳红五号”抗风力12级,因此,这次任务的船工总指挥、国家海洋局海南分局局长陆夫才胸有成竹。陆夫才井井有条地组织了临时党委,他的总指挥职下设有指挥组、政工组、后勤组、接待组和记者组,分别由船长、政委和南海分局办主任等担任组领导,可谓面面俱到,让巡视慰问团高枕无忧。
  “哗……”饭菜喷口而出,接着吐出的是酸水。晕船反应像瘟疫一样传遍大多数慰问团成员,后勤组长兰泽茂主任带着船员和医生挨舱送稀饭、咸菜和防晕船药“航海一号”、“航海二号”。未到南沙先经历一下风浪的考验。
  
  (二)
  
  13日凌晨5时,经过44小时的航行,船到达南沙我方驻守最北的一个礁――渚碧礁。
  人们振奋起来。午餐后,风浪渐大,大家穿上救生衣和防止脚被珊瑚礁割破的特制铁板胶鞋,头戴太阳帽,电子琴、电视摄像机、照像机、录音机等设备都用塑料袋包裹严实,以防海水打湿。
  由大船上下小艇紧张而危险,要掌握小艇在浪尖上跳跃的节奏,大船吊车直接放艇入水又要注意平衡和艇下水后大铁吊钩来回摇摆,否则不是艇翻就是人被铁钩碰伤。每次上下小艇都是指挥人员、船员和团员们最紧张的时刻。
  两个桔黄色的救生艇在二三米的涌浪中向礁盘驶去。途中,一只艇柴油机熄火,小艇在大海中像树叶似地漂得六神无主。礁上官兵立即派出小船接应,有惊无险的小事故,让人出了一身冷汗。
  渚碧礁水泥城堡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四层高的建筑空白处竖直写下一幅对联:志在天涯戍守渚碧礁盘,心系祖国永保国门平安。横批是:雄风虎胆。守礁官兵一字排开,鼓掌欢迎亲人们。慰问团领导登上礁盘紧紧握住他们的双手,官兵们黝黑的脸膛紧张而激动。一件件慰问物资搬上礁:蔬菜、水果、彩电、放像机……辛业江同志和周政委的讲话简短而鼓舞人心。礁长吴群芳含着热泪向首长和人民表决心。慰问团领导纷纷在题词簿、签名簿上留下自己的感慨和对守礁官兵的崇敬之言。文工团小分队演出了精彩而短小的文艺节目。为赶潮水,只演出20分钟。记者们猎犬似地寻找着目标采访、拍照,常常顾此失彼。离礁时刻到了,战士们围住慰问团成员掏出自己收集的贝壳。
  13日晚抵南芜礁外。14日午,七级风,不宜登礁。指挥组及时改变原计划,先下曾母暗沙,再北上登5礁。“向阳红五号”乘风破浪,向南急驶。
  船上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但互助互爱的事处处可见。后勤组长兰泽茂每逢风浪大时便提着饭桶到每个舱去求着晕船的人吃饭。医生隋永长每天几次从三层到底层挨舱问问大家有什么不舒服。民政厅干事吉嘉松跑前跑后张罗慰问物资。新华社海南分社采编室主任田川把梨膏糖送到文工团小分队队长白跃定手里,医治他红肿的喉咙,记者们住的舱是最热闹的地方,舰队军官、慰问团工作人员、海洋局工程师,在这里侃大山。领导所在的三层里,海南军区司令肖旭初少将沉稳得像座山,端坐在舱内沉思。周坤仁、刘卫东两位将军则不时听汇报。
  15日晨,船右前方海面上出现了国外石油钻井平台。“向阳红五号”沉默着驶过灯火通明的平台。船上的人们也都沉默着。这沉默代表着一种隐忍待发的愤怒。在中国的领海上,国外石油钻井平台已打了很多口油井,黑金子似的石油被别人掠走。
  中午,船停泊在曾母暗沙海域,测位仪测出船的位标是东经112度17.1’,北纬3度57.3’,“向阳红五号”从海口到曾母暗沙跨越了16个半纬度。
  13时,投碑仪式在前甲板进行。红底白字的横幅会标与鲜艳的国旗在深蓝色大海衬托下更加醒目。巡视慰问团和陪同团团长、副团长端坐在会场中央,让一批又一批的人尽情地与他们合影。船身左右摇晃的幅度相当大,有的记者蹲着抢拍镜头被晃得一个踉跄摔倒在甲板上。
  13时30分,七块0.4米X0.4米X0.1米,铭刻有“海南省人民政府一九九二年一月”字样的石碑相继投入波浪翻滚的大海。记者们抢着拍照,有的甚至急得直拨前面挡镜头的人的胳臂。投碑仪式结束后,人们仍兴奋地在甲板上欢呼,有的人放声高唱,久久不肯离去。
  16日下午到达我方驻守南沙最南的礁华阳礁,风浪虽大,但登礁成功。17日凌晨到赤瓜礁,因水情复杂,大船不能靠近。上午先从大船换乘在南沙巡航的一艘拖轮,驶近礁盘再分别换乘小救生艇登礁。下午再乘拖轮向东北行驶24海里到东门礁,仍分别换乘小救生艇登东门礁。18日晨抵南薰礁。
  三天登四个礁,晕船、呕吐、劳累已不算什么。登礁时海浪一个接一个扑向小艇,人们浑身湿漉漉的,烈日再一烤晒,那是什么滋味?一天下来精疲力尽,只想倒在铺位上一躺。但守礁官兵艰苦的生活环境和高昂乐观的军人情绪感染着每一位慰问团成员。在华阳礁,记者们激动地抄录着守礁官兵写在墙报上的诗歌、散文,执笔的手颤抖着。在东门礁,两位教授看着用塑料箱、木板箱无土、有土种植的油菜、白菜、芹菜、葱,惊叹不已。文工团小分队的演出愈来愈精彩,他们把情感融入自己的歌声和舞蹈中。在南薰礁,小分队与全礁官兵共同表演。为了向登礁的五位女性表示敬佩,礁长和四名战士为她们戴上了珍珠贝项链。

  (三)
  
  深夜,海浪轻轻拍打着船身。正是阴历十四,不禁使人想起唐人名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船上大多数人安然入睡。厨房里,厨师正为明天永暑礁的会餐准备19桌菜肴,广州酒家的厨师汤耀平大显身手,西点师余少芳赶着为礁上一名战士做生日蛋糕。鱿鱼、飞鱼、石斑鱼见光而来,竹杆绑上洗衣盆大小的网,不一会就能捞一桶。
  19日上午,天空晴朗,风平浪静。巡视慰问团、陪同团全体成员由“向阳红五号”换上拖轮。9时许拖轮停靠永暑礁码头。全礁官兵以整肃的军容列队欢迎盼望已久的巡视慰问团。永署是南沙的中心礁,设有联合国委托中国建立的南海海洋气象观测站以及中国最南端的军邮所。当年只是退潮时露出几块礁石的永暑,今天已有了永固性房屋、广场、球场、码头,种植着7分菜地,畜养着猪、狗、鸡、鸽子。庄严的升旗仪式后,巡视慰问团、陪同团成员在水泥路旁种上了从海南带来的椰子树苗。
  阳光下的永暑礁显得庄严、伟岸,最高建筑物上挂满了旗,建筑物墙壁粉刷一新,墙报丰富多彩,有“南沙简讯”、“学习园地”、“哈哈镜”等十几个栏目。路旁餐厅大门的对联吸引了许多人,上写着:莫嫌礁小每礁关联三百万,毋觉失大所失皆为二亿家。中国二亿个家庭,南海3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啊!南沙人的眼界,南沙人的胸怀!
  永暑礁中心的十字路口,大红绸罩着一块三角锥体石碑,一面刻着全国人大七届一次会议关于西南中沙群岛及其海域归属海南省管辖的决定。石碑基座三面均铭刻着:“海南省人民政府立,一九九二年一月。”雄壮的国歌声中,巡视慰问团、陪同团成员和永暑礁官兵整装列队,表情庄重而激动。辛业江同志和周坤仁同志走到碑前,掀去大红绸,半米多高,镌着金字的石碑赫然出现在人们面前。
  辛业江洪亮地说:“我们在永暑礁上立下的石碑,是我们对南沙群岛及其海域拥有主权的又一个标志,也是我们决心保卫南沙、开发南沙的不可动摇的证明。这个不寻常的时刻,这个刻着金字的石碑,将在历史上永远闪耀灿烂的光辉。”高呼:祖国万岁!
  烈日下的广场上举行了慰问大会。南沙守礁部队政委亓玉台感谢海南人民关怀、理解、支持。团省委学少部副部长杨浩强代表海南83万少先队员向守礁官兵赠送了一面队旗。
  中午,100多平方米的餐厅摆上了19张圆桌,军民在这里提前举行春节会餐。当天清晨,19桌半成品饭菜从大船由小艇运到礁上。吃吧、喝吧、抽吧,为人民艰苦守礁,长年吃不上鲜肉鲜菜的官兵们!辛业江同志和军队首长一一到每桌席前敬酒。每桌喝酒时大家都站起来同声地高呼雄壮的口号:祖国万岁!人民万岁!南沙战士万岁!当一盒生日蛋糕送到战士刘克奎手上时,他怔了一下。今天是他20岁的生日,他自己没有想到,但首长想到了,人民想到了。他哽咽着,餐厅里的全体人员为这位年轻的战士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
  慰问演出开始了。舞蹈演员倪祥、高月红在闷热的餐厅里先后表演了《爱之歌》和《苗族舞》。响声雷动的拉歌声中,男高音白跃定演唱了《小白杨》、《说句心里话》,女高音刘美玉演唱了《妈妈的太阳》、《血染的风采》。永暑官兵和拖船上的水兵也登台演出,四战士合唱《当兵的历史》。一水兵弹起吉它,唱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文工团符永平的滑稽演唱《美丽的姑娘要嫁到南沙来》使官兵感到诙谐、欢快。最后,永暑官兵唱《南沙卫士之歌》。慰问团成员不觉地也跟着旋律哼唱起来……
  时间太匆匆,太阳偏西,离别的时刻到了。码头上,礁上官兵用长竹竿穿起那面长7米宽5米的国旗向远去的拖船轮流挥舞着、欢呼着。只见白色的军服在动,只见鲜红的国旗在招展……
  
  (四)
  
  20日,返航途中,船工餐厅,慰问团正开总结会。人们激动地述说着这次难忘的南沙之行的感受和开发南沙、保卫海疆的建议。
  西南中沙办主任徐天仁:“为了达到开发、防卫并举的局面,应尽早成立三沙市。”
  海南大学张本教授:“在南沙应建立石油开发和渔业补给基地,建立热带海岛型的经济区。”
  辛业江同志高度肯定了这次巡视慰问的重大意义这次行动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一次,这表明了我们主权不容侵犯的坚强意志,表明了军政军民团结保卫国土的决心1
  22日中午,“向阳红五号”经过6230公里的航行,安全抵达马村港,受到鲍克明、曹文华、章锦涛等我省党政军领导和几百名群众的欢迎。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1124987.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