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介词up的意象图式及其语义的隐喻性延伸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基于认知语言学中的意象图示理论,以由介词up构成的复合词为例,本文旨在探索这些词语意象图示及其语义的隐喻性延伸过程,从而捋清那些由同一介词构成的众多复合词之间的逻辑关系。研究发现,介词up的原型语义表示的是空间概念,通过空间隐喻,介词up可以延伸出时间域、数值域、状态域等等,清晰地展现了该介词的语义脉络,这对于词汇教学具有十分重要的实际意义。
中国论文网 /7/view-13229393.htm
  关键词:介词 意象图示 隐喻延伸
  中图分类号:H3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18)09-0094-02
  从性质上来说,介词虽属于虚词,其数量远远少于名词、形容词、动词等实义词,却具有不可忽视的语法和语义功能,对于理解句子、篇章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英语中,介词的使用极其广泛,其典型特征就是一词多义,这也正是许多学习者在英语学习过程中不得不面临的挑战。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来看,这些一词多义的介词在本质上都具有隐喻性质,同时这些意义并不是任意分布的,而是成系统性的。Nesfield et al(1964)指出,英语中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词类比介词更容易用于�[喻,它们的文字意义最初都用来表示空间关系,继而喻指时间、数值、状态,然后逐渐引申为许多其他的概念域上。因此,意象图式和隐喻延伸是理解英语介词的一词多义现象的有效途径。值得注意的是,介词的隐喻延伸,它们最为典型的体现就是在那些由同一介词构成的复合词上,这也是本研究的重点。
  一、意象图式研究文献综述
  Lakoff和Johnson于1980在《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中首次提出“意象图示”的概念:“相对简单的、在我们的日常身体体验中不断重复出现的结构,如容器、途径、联系、外力、平衡等等”。关于意象图示的定义,虽然学界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表述,却有着一致的核心内涵。Saeed(2000)认为意象图式是初始层次上的认知结构,是人在对客观世界的感知和身体体验的基础上形成的。在Ungere,F.和 Schimid,H.J.看来,意象图示是源于日常生活的基本经验,在概念域的映射中起着重要的作用。Langacker(2004)也指出意象图示是基于人们日常物理经验之上的高度抽象的结构模式。换言之,意象图示是人和世界互动中产生的一种简单、直接且易于理解的认知结构,它储存于人们的大脑中,可用于指导以后的认知活动与语言运用。但是,随着物质世界的不断变化发展,人们的认知也会随之变化,因此,这些原本最为基本的意象图示也会不断更新,进而完善。常见的意象图式有:容器图示、方位图示、路径图示、系联图示以及部分――整体图示等等。
  由于本文是以介词up例,而up的中心意思是“由低到高”,描述的是物体自下而上的运动过程,因此采用的是路径图示,主要由射体(trajector,TR)、界标(landmark,LM)和路径(PATH)三部分组成,表现的是TR和LM之间某种不对称的关系(Langacker,2004)。基本图示如下:
  其中,横坐标和纵坐标分别表示实际空间中的水平和竖直方向;圆圈表示射体,其反复出现表示物体运动的过程;箭头的方向指代物体运动的路径;运动的参照点被称作界标,如上图中的横坐标。根据图示,不难得出介词up的中心词意为“竖直方向由下而上的运动过程”,而体现这一中心意思的由介词up构成复合词有upbringing,update,upgrade,upkeep,uproar,upstairs,upstart,upward等等。
  基于此,就不难发现,与传统的文字词意不同的是,意象图示所表示的词意似乎更加抽象,却更易于理解,正如李福印(2007)描述,意象图式通常线条等简单图示,给人以具体的感觉。
  在综述大量国内外相关文献后,笔者发现运用意象图示对于介词的研究大多集中在对介词本身的分析,然而对那些由介词构成的复合词的意象图示的探索相对较少。因此,本文从介词up的中心意象图式出发,结合复合词实例,深入探究这些复合词的语义是如何从介词up基本的空间域延伸到时间域、数值域、状态域的。
  二、介词up的隐喻延伸
  隐喻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认知方式,其本质为从一个概念域向另一个概念域的结构映射,而意象图示是这种映射的基础。其中,空间隐喻是最基本的隐喻范畴,通过空间隐喻,介词up的空间语义可以延伸到其他各种目标域,如时间域、数值域以及状态域等等。
  英语介词的空间语义是人们最先认知的,因此也被称为原型义项。介词up的中心意思“某个物体相对于某一水平点从下而上的运动过程”就是表示空间,在很多复合词中都能体现出来。例如:The smoke wreathed upward中的upward,She took me upstairs中的upstairs,以及Please upload a picture中的upload等等。前两个例子是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的、具体的动作,而第三个是虚拟的、抽象的,虽然前后的例子存在状态上的差别,但都较为形象、准确地传达出了介词up的中心意思。
  (一)时间域的语义延伸
  相关研究表明,由于空间概念较时间概念更为具体,因此人们更习惯于用空间概念来隐喻时间概念。当介词up的空间语义“某个物体相对于某一水平点从下而上的运动过程”被映射到时间域后,原来表示的地点就变成了时间点。例如:My friend told me about her plan for our upcoming plan中的upcoming。在这个例子中,射体为my friend,界标为现在这一时间点。毫无疑问,这是表示将来的某一时间点,它在时间轴上相对于介词down就是一个向上的过程,体现了介词up的中心意思。
  (二)数值域的语义延伸
  介词up除了表示向上的运动过程以外还有“增加、上涨”的含义,也就是说介词up的语义可以从基本的空间域延伸到数值域,表示数目、价格等的增长,同时这也证实了数量概念的垂直方位隐喻与“多位上,少为下”的空间图示一致(吴念阳,2009)。因为当介词up的中心词意被映射到数值域时,空间方位的向上便用来指代事物数量的增长过程。例如:A new upsurge in construction is in the making中的upsurge,China is a big driver of the current upturn中的upturn,以及Burglaries in our town have been on the upswing中的upswing。在这几个例子中,射体分别是construction,China以及burglaries,界标都是事物当前所呈现的状态,这些复合词表现的是事物在数量上正呈现出向上的趋势,与介词up的中心意思相吻合。   (三)状态域的语义延伸
  介词up的中心语义可以从空间域映射到状态域,表示事物在状态上发生的变化。例如:You would need to upgrade everything in step 中的upgrade,I update this document every day中的update,The existing grids will require repair and constant upkeep中的upkeep,以及Her unselfish act reflects well on her upbringing中的upbringing。在以上的例子中,射�w分别是you,I,grids以及act,前三个例子说明的是事物由不足逐渐向完美状态的变化过程,最后一个指的是她个人的素质状态提升之后的状态。介词up的语义之所以可以延伸到状态域上,是因为复合词upgrade,update及upbringing在表示状态方面特征的时候与介词up的中心语义之间存在着相似性,都表示向上的状态。
  根据以上研究可以发现,在那些由介词up构成的复合词的语义网络中,不同的义项都会通过意象图示和隐喻映射与介词up的中心语义连接起来,存在着或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三、结语
  本文以认知语言学为视角,基于意象图示理论和隐喻延伸机制,结合复合词实例,仔细分析了这些复合词是如何从基本的空间域映射到时间域、数值域以及状态域等等。由此可以得出,意象图示对外语教学具有很强的启发性,英语教师可以积极地将意象图示运用到课堂教学中,英语学习者也应该适时摒弃传统词汇记忆法,这样才能发现同一介词不同义项之间的联系,在头脑中呈现清晰的语义脉络,从而准确地掌握其不同的用法。虽然此研究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没有以实证研究为基石,但也结合具体实例加以分析,较为直观地展现了介词复合词与介词up中心意思之间的联系,展现了词义拓展的规律。
  参考文献:
  [1]Lakoff,G.,& Johnson,M.(1980).Metaphors We Live By.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Langacker,R.W.(2004).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Grammar Volume I:Theoretical Prerequisites.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
  [3]Nesfield,J.C.,& Wood,F.T.(1964).Manual of English Grammar and Compositions.London & Basingstoke:Macmillan Publishers.
  [4]Saeed,J.I.(2000).Semantics.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5]Ungere,F.,& Schimid,H.J.(2001).An introduction to Cognitive Linguistics.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6]李福印.意象图示理论[J].四川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5).
  [7]王寅.认知语言学[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6.
  [8]吴念阳.隐喻的心理学研究[M].上海:上海百家出版社,2009.
  责任编辑:刘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1322939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