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日本民间故事中“禁忌房子”母题的文化心理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日本民间故事中有一定数量的篇章应归属于“禁忌房子”1母题,这类故事主体情节不尽相同,但都从某些方面反映了日本民族内蕴的文化心理。分析日本民间故事中“禁忌房子”母题的经典文本,或可揭示潜藏于文本之下的民族文化心理,对于分析研究其他故事母题及文化心理有所助益。
中国论文网 /7/view-13229427.htm
  关键词:日本 民间故事 母题 文化心理
  中图分类号:I3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18)09-0115-02
  1991年,钟敬文先生在《中日民间故事比较泛说》一文中对中日民间故事进行了分析讨论,并对其做了情节模式上的分类。2003年,万建中先生在《日本民间故事中三种禁忌母题的解读》②一文中进一步提出可将日本民间故事涉及禁忌情节和内容的篇章,归纳为三种模式:“仙乡”型民间故事、“羽衣”型民间故事和“密室”型民间故事。此后,又有学者从不同视角对以上各类民间故事进行过探讨。回溯文本,对两篇“禁忌房子”母�}下的经典故事《仙鹤妻》和《黄莺的栖处》③进行文本细读和分析研究,或可发现其内蕴的文化心理。
  一、触犯:好奇与欲望
  所谓禁忌,即不能触犯。民间故事里的主人公会出于各种原因触犯禁忌,触犯禁忌往往是故事的转折点,也是高潮,当禁忌被触犯,故事的叙事节奏和情节发展会出现明显转变。“禁忌房子”类型故事中的主人公通常因好奇去触犯禁忌,这是由于他们并未被告知“禁忌房子”里究竟有什么,而本能的好奇感又驱使他们去探索。
  《仙鹤妻》主要情节如下:砍柴烧炭为生的嘉六意外搭救仙鹤,仙鹤化为美人前往嘉六家中投宿,继而以身相许。婚后妻子告诉嘉六自己要在壁橱里关三天,让他不要打开看。三天后,妻子携织好的绸缎从壁橱中出来,让嘉六拿去王爷府邸卖了二千两银子。王爷请嘉六再织一匹绸缎,嘉六告诉了妻子,妻子说这次要在壁橱里关七天,七天内他不能打开看。但在第七天嘉六忍不住打开了壁橱,看到赤身裸体的仙鹤正在拔自己的绒毛织绸缎。仙鹤告诉嘉六绸缎已经织好,而自己本来面目已被看到,该告辞了。这时天空中飞来千余只仙鹤将她带走。
  故事中,嘉六不知道妻子的真实身份,对于妻子织就绸缎的过程,他非常好奇。好奇心没有立即驱使他打开壁橱,与他对妻子的了解有关。妻子第一次在壁橱里待了三天,他只当是普通约定,甚至是恶作剧,因此没有过多在意。第二次他知道了在壁橱里会织就绸缎,而妻子用什么神奇的方法完成工作,他却一无所知。可以想象嘉六在妻子待在壁橱里的六天,经历过怎样的心理斗争,这大概是两个问题:妻子的秘密方法是什么?现在去打开壁橱会不会导致妻子无法完成织布工作?嘉六经过思想斗争最终选择先解决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所以他打开壁橱探明了妻子的秘密。由此可以看出,嘉六不能接受妻子有秘密瞒着自己,为了洞悉妻子的秘密,他不惜冒着无法完成织布工作的风险去打扰妻子。“禁忌房子”因为嘉六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及洞悉秘密的欲望之强烈而被触犯,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男性对于女性私人空间和话语权的不尊重及控制欲,也体现出人对于未知事物的天然好奇。前者是男权社会文化心理的艺术化反映,后者是人类探求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不可缺少的因素。
  二、死亡:对绝对美的追求
  艺术化想象总离不开对美的追求,人们美好的想象,如神话传说和世代流传的历史故事总是具有美学或哲学意蕴在其中。民间故事中对美的追求,常常直观地通过语言表述出来,如“美丽的公主”“英俊的王子”等的人体美,如“鲜花盛开的地方”的自然美等。同时,民间故事也反映了古时候人们对于生命和人生价值的思考和叩问,有时候这种思考和叩问会直接表述出来,有时却又隐匿在故事深处。《黄莺的栖处》便暗含着关于美的追求。
  《黄莺的栖处》主要情节如下:年轻樵夫在森林里看到一座漂亮的大宅院,宅中女郎请他帮忙看家,临走时嘱咐他不要偷看里面的房间。樵夫违背诺言打开了房门。第一间房子里是三个漂亮的女郎在打扫房间;第二间里是滚开的茶炉;第三间里摆着许多弓箭甲胄;第四间里是一批健壮的马驹;第五间里是盛满酒的金桶;樵夫喝酒醉倒,醒来打开第七间房间,青色屋子内有一束芳香的鲜花和三个小小的卵蛋,樵夫失手将蛋打碎,三只小鸟从蛋里飞出来,飞走了。女郎回家时怨恨樵夫不守信用,杀掉了自己的三个女儿,继而变作一只黄莺飞走。最后樵夫发现宅第不见了,只有自己在长满芒草的田野上。
  故事里,樵夫违背诺言,打开了女郎嘱咐他万不可开启的房间,是典型的“禁忌房子”母题下的案例。这个故事特别之处在于,“禁忌房子”并不只有一个,而是有七个,或可把这一类划分为“复数禁忌房子”。与只有一个禁忌的“单数禁忌房子”不同,“复数禁忌房子”故事往往含有更加丰富的房间内的风景,触犯禁忌的主人公在一次次打开房间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心理变化,可能会遇到突发情况,这一切都使得“复数禁忌房子”故事更具艺术性和深刻性,可供解读的空间也更大。
  《黄莺的栖处》中,樵夫打开的每一个房间里都有美好的东西,从象征青春的漂亮女郎开始,依次是象征温暖的滚开茶炉,象征荣誉的弓箭甲胄,象征健康的健壮马驹,象征享乐的香醇美酒。樵夫选择享用美酒并为此醉倒,酒醒之后他再无顾忌,直接打开了第七扇门,可在第七个房间里,樵夫没有看到他设想中的绝美的东西,反而使得三只小黄莺死去。这可以看作对绝对美的追求的失败。即使在神仙境界,也不存在什么绝对美;或者说,绝对美就意味着死亡,只有在死亡时才能看到绝对美。
  三、虚无:人生的本质
  《仙鹤妻》和《黄莺的栖处》的结局都是一无所得。仙鹤飞走了,黄莺也飞走了,两位鸟仙最终弃人间而去,只留下茫然的凡人。《仙鹤妻》有一版本写嘉六后来有幸去到仙鹤之国游玩了一番再回人间,这有可能是故事传承发展中人们对于嘉六的美好祝愿。
  为什么他们的结局如此相似呢?学者对于这类故事的结局看法大概有两种:一是打破禁忌就是一种不诚信的表现,要受到相应惩罚。④二是“天机”不可泄露,追求神秘的结局。⑤第一种原因是从道德角度考虑,第二种是从人间和仙界有别的角度考虑。试着跳出这两种角度,单看“禁忌房子”母题的故事本身:主人公有一番奇遇,奇遇之中往往得到些好处,但又因为好奇心和欲望的驱使,最终只能茫然无得。这个归于原点的回环似乎暗示了人生本质就是虚无,人生追求的本就是一场似真似幻的虚无。
  四、结语
  日本民间文学中“禁忌房子”母题故事还有很多,其文化心理远不止以上所述的三点,但这几点较少为学者所关注。文学母题研究不仅应立足于个别经典文本,但又应对经典文本进行分析。《仙鹤妻》和《黄莺的栖处》大概是可以揭示日本民间文学“禁忌房子”母题部分文化心理的故事。
  注释:
  ①民间文艺学及其历史 钟敬文自选集[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8.10.
  ②万建中.日本民间故事中三种禁忌母题的解读[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4):51-59.
  ③(日)关敬吾.日本民间故事选[M].金道权译.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2(10):411-412.
  ④雍文婧.日本民间故事中的禁忌与诚信及其影响[J].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13,33(1):92-95.
  ⑤万建中.日本民间故事中三种禁忌母题的解读[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4):51-59.
  责任编辑:刘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13229427.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