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归宿(外二篇)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金老太又要面临归宿的问题了。她一生有两次为归宿的事而奔波。第一次是她年轻的时候,到处要饭,走到哪里就幕天席地地睡。后来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收留了她,把她拉进一间破屋里,她就算是有了归宿。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男人老金。
中国论文网 /7/view-1744312.htm
  她和老金一共生了四个儿子,老金早死了,四个儿子也相继成了人。这样金老太便在四个儿子手里接力赛似的轮流供养着,一个儿子一个月,一年轮三圈。这样她就成了一个没有归宿的人。金老太便渴望有一个归宿。这四个儿子家她哪里都不想呆。她和老二家婆媳不合,两个人撞个满怀也不带说话的。生活在一起那别扭就别说了。老三在城里,住七层。她上去一次就不下来了。老三家两口子上班,她在防盗门里就像坐监狱。里面到处是电器按扭,哪里她也不敢动。老年人就爱睡个懒觉,可老四家就有两个小孩子,吵得她片刻不得安宁。就在金老太在四个儿子手里轮了还不到一年的时候,老大给人扒屋,山墙突然倒下来,砸了个惨不忍睹,这样供养她的担子就落在了大儿子的儿子――大孙子的身上。
  出于这些原因,金老太便想着要寻一块属于自己的去处。地方不需要太大,能盛开一张床就行,上了年纪不图别的,就图个清净。
  金老太首先看中了村里过去盛拖拉机的房子。她就去找当村长的远房侄子。侄子挠着头皮说:“行倒是行,就怕那几个兄弟不愿意,村里有的闲房子都照顾给那些无儿无女的五保户了。你有四个儿子,要是让你住村里的屋……你还是回去商量商量吧。”金老太也没跟儿子们商量,她知道他们不会愿意的。他们更要面子。金老太只好作罢。
  金老太又找到了老顺家。老顺家新划分了一块宅基地,盖了房子搬进去,那老家就空着没人住了。金老太就跟老顺商量,自己住进去能给老顺看看门。老顺也觉得那空宅子里长期没人住也不是个事,那院子里的草都半人高了,有个人住进去给管理管理也不错。就答应了。可隔了还不到一天,老顺就捎话给金老太,说那事不行。毕竟她岁数太大了……下面的话没明说,金老太明白了。他是怕自己哪一天死在他家里。那样人家非亲非故的,岂不是沾上了晦气。
  不几天,金老太又看中了一个去处,那是大孙子看树的屋子。大孙子每天晚上都跑到那里看树。要是自己住进去就省得孙子来回跑了。孙子是亲的,就是自己哪一天死在里面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孙子倒是答应了,从一旁跳出个孙子媳妇来却横竖不愿意:“你住进去是在里面过日子呀还是给俺看树呀?不是显着俺没拿你当人吗?在那里黑灯瞎火的,你要是跌一跤,摔个筋断骨折的,俺那几个叔还不得说是为了给俺看树跌的,都不管了咋办?”
  金老太不再说什么了,她这才知道,现在找个归宿,比几十年前还要难。就这么凑合着过吧,还不知道能活个三日两早晨呢。
  金老太回去后,那三千儿子早就等着他呢。二儿子劈头就问:“听说你这几天到处找去处?”三儿子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不是找着给我们脸上抹黑吗?”
  金老太唏嘘地抹了几下鼻子,说:“没什么,我只是想找个清净去处!”
  第二天,金老太没出来。到傍晚的时候人们才觉着不对劲,打开门一看,金老太早死了,她躺在床上,脸上挂着微笑。
  金老太的丧事办得很隆重。
  坟场里添了一座新坟。那座坟很朝阳,坟前的树也很茂盛。这里一年四季除扫墓的日子外绝没人来,倒是清净得很。
  村里人都在悄悄地议论:金老太终于有了个好去处。
  难道这不是个归宿吗,这是所有人的最终归宿。
  
  合墓
  
  娘已经三天没进食了,三个儿子:大山子、二山子、小山子,这几天都没干什么,守在娘床边。
  娘刚才还是紧闭着双眼的,这会儿却睁开了。这几天她总是一阵精神一阵迷糊的。这回她的眼神比以前精神了许多,三个儿子知道娘的时辰已经不多了。
  娘张开嘴说话了:“大山子……”大山子忙到娘跟前。娘对他说:“我给你说个事。”大山子就凑到娘的嘴上。娘的嘴断断续续地动了几下。大山子脸上立即表现出为难之色。站起来对娘说:“你这是老糊涂了,你一辈子守寡拉扯我们也不容易,在村里也有个好名声,你要死了怎么就……”娘看着老大摇了摇头。
  娘缓了缓劲又叫老二。二山子又凑到娘嘴上,娘的嘴蠕动了几下,他脸上也很难看,缓了一下神才对娘说:“娘,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你,只是这一件不行;那样你还让我们兄弟仨做人吗?”娘用一种乞求的目光看着老二,直到觉得已毫无意义时才闭上眼睛。
  娘再次睁开眼时,娘又叫老三。小山子正在念大学,是请了假赶来的。小山子到娘跟前,娘握了小山子的手,虽然是最后一丝力气了,握得却很紧。娘对小山子说:“小山子,你是娘的心头肉,从小娘最疼你,你也最听娘的话,你一定要答应娘……”等小山子把嘴凑到娘嘴边的时候,就听到娘说:“把我、和、你、三、叔、葬在一起!”小山子一下子就愣住了,这下他才明白,两个哥哥为什么不顺着娘。
  关于娘和爹还有三叔的事,小山子都是陆陆续续从乡人的议论中知道的。
  爹兄弟仨,爹是老大,爹长得很丑,不好找媳妇,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有人给爹物色了娘,相亲的时候是三叔去的,等迎亲那天却换了爹,娘死活不愿意,但还是坐上了爹的花轿。三叔在爹结婚后不久就去了关东,几年后回来的却是一个骨灰盒。娘抱着那个骨灰盒哭得死去活来。三叔死了仅两年,爹也死了。小山子是娘的遗腹子,没见过爹,更没见过三叔。
  娘说那句话的时候已经咽了气,但那只手却还是死死地攥着小山子。
  大山子、二山子趴在娘床前哭了起来,小山子却愣着不动。等族人和街坊都赶来的时候小山子还愣着。大山子就给小山子一巴掌,小山子这才跪下来哭了一声。
  这边娘的灵堂已扎好,那边坟场上爹的坟也挖开了。送葬的队伍来到坟场,在爹的坟上烧了很多纸,大山子把娘的骨灰和爹的并在一起,跪下来说:“娘,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只见平地起了一阵旋风,把那些纸灰卷到空中,又落到一个长满了草的荒坟上。
  兄弟仨全愣了,那座荒坟就是三叔的。
  
  名字
  
  上大四的的王翔和同班同学洪玲热恋上了。王翔来自农村,洪玲是个城里姑娘,并且父母还都是干部。别看这两个人有着城乡差别,说起这两个人的恋爱过程来,还是洪玲主动追的王翔。
  今年放寒假,洪玲提出要到王翔家,体验一下乡间的生活。王翔却面露难色。
  洪玲对王翔说:“怎么了,难道你不想让我见到你家的人吗?”
  王翔被问得没办法了,就道出了实情:“玲,你知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为什么处处躲着你吗?其实我心里是喜欢你的。”
  “为什么?”
  “因为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是的。你的名字跟我奶奶的相同。我奶奶娘家姓洪,也叫洪玲,小名叫玲子。”
   洪玲感到很新奇:“那又有什么?中国人那么多,有同名的并不奇怪。”
  “可那是我奶奶。在农村,小辈跟长辈是不能同名的,就是同一个字同一个音也不行。”
  “你们农村怎么这么多陋习呀。”
   王翔说:“并且我们那里很重视那个名字。说别人的名字就是侮辱别人的尊严,我小时候跟同伴打架就是相互说对方大人的名字。我记得小时候无意中说出奶奶的名字,就被爹打了一顿。”
  洪玲说:“那我一辈子就注定不能到你家里去,见你家里人了。”

  王翔说:“行是行,得改名。我是说至少在我奶奶面前,在我全家人面前,你不能叫洪玲。”
  洪玲说:“那你叫我什么?”
  王翔说:“就叫洪秀吧,红袖添香夜读书嘛!”
  “美得你呀。”
  洪玲真的就改名叫洪秀,跟着王翔到乡下。家里人见了洪玲都很热情,还有那个跟她同名的奶奶,八十岁了耳不聋眼不花,还能为洪玲端瓜子拿枣。
  来乡下前王翔已叫“洪秀”叫惯了,所以一直没出错,可就在那一天却出了错,并且几乎要把家里闹翻了。
  那一天是大年三十的傍晚,王翔和洪玲做着王翔小时候玩的扔炮仗的游戏。王翔把点着的鞭炮向洪玲扔,洪玲就四处躲着跑,有时候还能发出一两声尖叫,那鞭炮就是打不到她身上。玩到高兴处,两个人脸上都通红,把名字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外了。王翔就喊了一声:“洪玲,我就不信打不着你,洪玲!”
  就这么一声把过年的喜庆味全打碎了。爹正在砸着炭泥的长杵撒了手,娘正在包饺子的擀面杖落了地,只听到正屋里奶奶哇的一声。
  王翔和洪玲也都愣在了原地。
  爹眼睛通红地来到王翔和洪玲面前,指着洪玲说:“你们,她叫什么?”
  王翔只好实说。
  爹上去就是一巴掌,骂了句:“混蛋,你不知道你奶奶的名字吗?”
  王翔捂着脸,想起了小时候的那顿毒打,对爹说:“爹,名字不就是个符号吗?”
  爹又要打,娘出来抱住爹,王翔和洪玲手拉着手跑了。
  王翔找到了六爷。六爷比奶奶小几岁,是家族里最有名望的老人了。王翔想让六爷劝劝奶奶。
  六爷听到后,磕了磕烟袋却说:“翔子,你真糊涂呀。你能在城里念书,也算是咱村里最有出息的孩了,像你这样的孩什么样的女娃找不到,非要找个和你奶奶同名的。你今后的日子还长,总不能叫着你奶奶的名字过一辈子吧!你的心里能安生?”
  王翔又找到村里小学的校长,他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了,他的话也是最有说服力的。
  没想到,王翔在说出名字是个符号的道理后,校长却说:“既然名字是符号,那么社会上有千千万万个符号,你为什么非要选择相同的两个符号呢。就像我在物理上教你的磁石的性质一样。正极和负极是两个符号,只有不同的两个符号放在一起才吸引,相同的两个符号放在一起就排斥。这点道理你怎么不懂呢?”
  王翔被校长说糊涂了。
  王翔和洪玲在外面转了半宿,他们决定要离开这里。王翔和洪玲又回到家,爹的气消了许多,奶奶却病了,躺在床上。王翔和洪玲叫了几声奶奶,奶奶扭过头去没吭声。
  王翔和洪玲是骑着一辆单车走的,走的时候天色灰蒙蒙的,已经算是大年初一的早晨了。村里已经响起了鞭炮声,王翔和洪玲就是在鞭炮声中离开村子的。
   (责任编辑何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174431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