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岁月冷,衣衫薄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一
中国论文网 /7/view-2961432.htm
  
  如果上天选择让我们相遇,那么,我们一定会相遇。这是我在十七岁日记上写的一句话。那天,我遇到欧阳加昆。
  欧阳加昆来一中做讲演,他当时是小城里唯一一个考上北大的男子,那年他北大毕业,写了一本书,来学校做宣传,他来之前,所有人的话题全是欧阳加昆。
  欧阳加昆,那已经是一个传说了。
  那时,我不过是一个内向羞涩的少女,人多的时候都会脸红,我喜欢穿旧的棉布裙和白衬衣,晚霞时分,去离学校极近的修道院外面走走。
  所有人与我提起欧阳加昆,一脸的羡慕和嫉妒,甚至于我们的老师。欧阳加昆不但要出一本书,而且马上要去美国读书了。
  在传说中,欧阳加昆还是那样英俊帅气的男子。在一中期间。他曾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吹一手好口琴,弹一手好吉他,写一手好诗,他具有所有白马王子的浪漫气质,在人们的传说中,欧阳加昆已经被神化。
  那天,是他来学校演讲的日子。我睡迟了起晚了,急匆匆地往学校跑,中途自行车还扎了胎,顾不得补它。咣当咣当就到了学校,穿过那一大排海棠树,我背着书包往前跑着。
  突然拐弯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我们都跌倒了,是我跑得太快了。
  你――
  我们都要说话,却同时站了起来,打着身上的土,我以为是高三年级的男生,修长的身材,细细的单眼皮,黑的发,水磨蓝的牛仔裤,米色的麻质衬衣――我竟然愣住,然后小声说对不起。
  脸突然就红了,他笑了笑:“这么急,做什么?”
  “有欧阳加昆的演讲。”我说,“我已经晚了,班里要排队进去的,你也要去听吧?欧阳加昆,我们的校友,现在北大读书呢,快去吧,晚了就来不急了。”说着我转身走了,我转身的刹那,他叫住了我。
  “嗨,柳小蒙。”
  我疑心自己听错,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但他真的在叫。“柳小蒙,你去宿舍换条裙子吧。”
  我的脸一下红了,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那一摔之后。我的大姨妈来了。他喊出了我的名字,他笑着解释:“你的书掉出来,恰好看到你的名字,不介意吗?”
  “怎么会?”我羞得红了脸,跑到女生宿舍,那天,我换了另一件红裙子,然后跑到学校的礼堂里。
  到底还是迟到了。几乎是众目睽睽之下,我慌张地找到座位,刚抬起头,便是石破天惊,那台上坐着的,是我在海棠树下撞到的男生。
  人生总是这样难以预料。遇到他或她,那也许只是一个刹那,可是忘记,有时却需要一生的时间。
  忘记他讲了什么,只觉得时光这么美这么好,刹那间,心里那朵叫做爱的小花,一枝一蔓全开了,而春天最美好的一天,因为有了他,是这样地芬芳四溢,美妙无比。
  
  二
  
  欧阳加昆现场签名售书,人山人海围着他,我不得近前,只看他对任何人都微微笑着,那样的不动声色,那样的倾城倾国。
  我与欧阳加昆,隔着三米的距离,然而却是千山与万水,我一直看他,飞速写着自己的名字,那样的帅气,那样的飞扬,他时而会把散发往后扬一下。那个动作非常迷人,迷人得几乎称得上是性感。
  没有书了。有人说,散了吧,没有了。
  他身边终于没有人了,我仍旧看着他,远远地看着,他展颜一笑:“柳小蒙,来,我包里还有一本。送你。”
  离他只有一尺远了,他写道:去时陌上花似锦,给柳小蒙,海棠树下遇到的柳小蒙。我的脸,突然就红了,红得似布,根本就化不开,太浓了,太烈了。有什么偷偷从身体里抽出了枝芽。
  那本书,成为班里女生嫉妒的对象。
  因为她们的书里,只有一个名字,欧阳加昆那四个字,龙飞凤舞地写着,而我的写着:去时陌上花似锦。那么青春,那么引诱,那么让人蠢蠢欲动。一切完美到让人心碎。之后,近乎咬牙切齿,我说,我要上北大。
  那年,我不过是学业中等水平的女生,不上不下,努力可以上一本,不努力就是三本,但欧阳加昆来了以后一切不一样了,我要对得起那句“去时陌上花似锦”,我要配得上他。
  高三,我发了疯,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要发疯,为什么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为什么把书本当成了情人。我的成绩足够好了,可是,我还不满意,足够好了不一定可以上北大。
  发疯的结果是,第二年,我高出北大分数线29分。成为小城第二个考上北大的人。
  县里放了鞭炮,而且到处贴着大红的条幅,全是我的名字,到处是我的名字。电台、电视台让我介绍学习经验,我安静地有条不紊地说着一二三四,可我知道,不是的,不是这么回事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他,只能是他。那个给我写“去时陌上花似锦”的男子,那个一脸骄傲清秀似水的男子,那个与我海棠花树下撞到的男子,那个突然叫我名字的男子。
  
  三
  
  来到北大,每一处都走了又走,这是欧阳加昆呆过的地方啊,想必他在未名湖边读过书,在图书馆里查过资料,在第六食堂打过饭……再打听到的,是他在美国的电子信箱,是他的同学告诉我的。
  发给欧阳加昆的第一封信,我这样写:欧阳加昆,你好吗?写完这几个字,我忽然发了呆,我要说什么,说三年了怎么努力,说终于考上北大了,还是旧事重提,说那年的“去时陌上花似锦”?忽然想,就以一个陌生读者的身份吧。
  于是安静地写着:我手里有你的书,是你写的散文,那么好,非常喜欢。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每天去看邮箱,一天看几次。想必他是忙的,第七天,我打开邮箱,那里有一封来自美国的信,用英语写给我的,他说:“谢谢,我很好,正在读博士后,你说的是三年前那篇散文吗?”
  “当然是。”我说,“你记得你曾经回过一中吗?”
  他回信说:“我记得,我还记得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我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原来,他还记得我!多么美丽的故事,我想象自己的爱情好像一树花,那只能是一树海棠花吧,我想了想,是的,只能是海棠花,那么灿烂,那么妖娆,那么芬芳,那么销魂,真是一树梨花压海棠。索了他的照片,他站在美国的纽约公园门前,风吹起他的头发,人还是那样清瘦,倾国倾城的美。而我心动得要哭了,这个男子,是我要的,是我爱的,是我想要拥有的!
  不久,他发来邮件,说要回国,有个大公司邀请他来当副总。
  我说:“那我去机场接你。到时,你会认出我吗?”
  他肯定地说:“我一定认得出的,你放心。”
  我想,那就是喜悦吗?薄薄地敷了一层,脸上心上全是了。我去做了头发,买了新衣,在临去机场之前不停地洗脸化妆再洗脸,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中人之姿的女子,所以,分外地下了工夫。
  欧阳加昆走出机场时我心快跳出来了,高高帅帅的他,笑着走了过来。我等待他认出我,我告诉他穿了一件米色裙子,其实我骗了他,我穿了一件白裙子。
  笃定他会认出我,他说过的。
  我站在角落里看着他,他一直没有看我,却对着一个长发美女不停地笑,叫她杨怡宁。杨怡宁,曾经我们学校的校花,她风流浪漫多情,她曾是令许多男生一哄而起的女子。
  原来,他一直以为是杨怡宁。
  想必杨怡宁在那年也曾经热烈地追求过他?想必他们在一中也曾经有过一小段插曲?不得而知了。
  当我走向他,我说“请问你找谁时?”他看了看我,说了一句:“小姐,你可能认错人了。”
  我的确认错了人,我呵呵笑着,说,我是来接我女友的,你在飞机上见过她吗?一个高个子女孩子。中人之姿,她叫柳小昆。
  他笑了笑:“不,我没见过。”
  我笑了笑,说:“谢谢。”
  我始终没有告诉他,我叫柳小昆,因为他而改了名,他叫欧阳加昆,我喜欢那个昆字,所以,我把柳小蒙改成了柳小昆,但现在,我准备把身份证还改过去――
  我还要叫柳小蒙。
  
  责编 昕 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2961432.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