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怀璧(外二篇)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向聪很穷,却因他那祖传的青花瓷而变得富有。向聪抱着青花瓷去了趟城,逗留了一个星期,据说是去找了若干个专家来考证。然后,就带回来一叠鉴定出来的成果,这青花瓷,价值不低,按现行的市场价估算,起码要值个五百万。村里人都不怀疑这个青花瓷的价值,只能眼巴巴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向聪的祖上在清政府当过大官,后来告老还乡留在了这里繁衍子孙后代。向聪手上能有个家传宝物,也属正常。
中国论文网 /7/view-4916009.htm
  在村里,村长俨然就是个土皇帝,在这不毛之地,他不说了算谁又能说了算呢。村长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就进了向聪家徒四壁的门。
  向聪正在椅子上干坐着,看村长进来,忙站了起来。村长说,向聪,没事没事。几句闲话,村长就扯到了那个青花瓷,说,你那宝物不拿去卖吗?向荣笑笑,说,不卖不卖,祖上的东西,怎么可以卖呢?村长腆着个脸,又说,那你能给我瞧瞧吗?让我也长长见识。向荣还是笑笑,却不起身,只是说,村长,您看您又不是专家,看了您也不懂,是不?看着向荣油盐不进的样儿,村长有些恼了,在村里他哪曾受过如此奚落,眼一瞪,迈开步子,走了。
  不时地,常有一些开着车的老板状的男男女女们,跑到村里来。村里以前几乎是看不到这些人的,穷乡僻壤地,又不是啥风景区,有谁愿意往这里跑呢。这些人的目的,毫无例外地是奔着向聪来的。可这向聪呢,始终是油盐不进,说破了天也是不肯卖。那些人兴冲冲地来,沮丧着脸走了。
  村长远远看着,不由微微一笑。村长在家里琢磨了一天,两天,三天。到了第四天,村长满脸像绽开了的花儿,又进了向聪家的门。
  向聪愣了愣,说,村长,您有事吗?村长说,当然有了。向聪说,您说。村长说,向聪啊,你今年几岁了?向聪说,28了。村长说,想娶媳妇吗?向聪笑了,说,想,不过……向聪瞅了眼空空荡荡的家里,就不吭声了。村长笑了,说,没事没事,年轻人嘛,只要有上进心,不愁赚不到大钱啊。我有一个外甥女,24岁,要不,我给你俩撮合撮合?向聪苦笑,说,这,成吗?村长一拍大腿,说,我说成就成!
  还别说,这事,还真就成了,向聪没钱娶亲,村长说,没事,我先给垫了。吹吹打打的,一个漂亮的媳妇就送上了门。即便是进了洞房花烛,向聪依然像是在做梦一般,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向聪看着红盖头下的新娘,一个劲地傻呵呵直乐。
  时光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几年,向聪勤快,又有村长的帮衬,日子好了许多。媳妇还给向聪生了个儿子,粉嘟嘟地极可爱,脆脆地朝着向聪叫爸爸。直乐得向聪真想要跳起来。
  那几年,来求购青花瓷的老板一直都没断过,隔一段日子,就会有人上门来。媳妇说,他爸,价格要差不多,就卖了吧。卖了后我们就去城里买房,让咱儿子也过过好日子。向聪说,改天再说吧。媳妇再问,向聪还是再说。向聪总是找各种理由推托。
  有一天,村里突然来了几个打扮怪异的人,村人有些奇怪,但也没多在意。那几个人还在向聪那四周转了一圈,也不知在搞什么。
  第二天一早,向聪醒来时,却发现媳妇儿子不见了,桌上多了一张纸:纸上说,要想带回媳妇儿子,就拿青花瓷来换。向聪顿时就慌了,忍不住就哭喊了起来。向聪喊叫的声音,把村里人都引了来。
  村长看了看那纸条,表情显得也很凝重。村长瞅了向聪一眼,说,要不,换吧!向聪说,不,不能换,不能换啊!村长面色顿时就很难看,毕竟是他外甥女被人绑了,扯着向聪说,为啥不能换?难道这瓶子比你媳妇儿子都重要?向聪说,假的,我那瓶子是假的,我骗人的!没人相信,村人都散了,村长临走瞪了向聪一眼,说,你自己要想清楚!
  三天后。媳妇儿子回来了,是在村后山被发现抬回来的。已经没有了呼吸。
  向聪有点欲哭无泪,从一开始,他就以为,这一切都是村长的骗局,目的是骗取他的青花瓷。所以他就来了个将计就计。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青花瓷是假的,完全是他编的谎言,他一直在村里抬不起头,就跑到城里,偷了专家的鉴定书,他之所以不卖,甚至都不敢拿出来,就是怕被别人认出来……
  向聪站在门口,手一松,青花瓷就碎了一地。向聪张开嘴乐呵着,已经疯了!
  蛊 惑
  陈玉的出身一般,长得却不一般,明眸皓齿,美丽动人。走在大街时,总有不怀好意的男人走上前来,说,小姐,我们认识?陈玉一开始还有些紧张,后来就见怪不怪了,甚至还开起了玩笑,要不随老娘一起去警局坐坐?吓得搭讪的人,一个个地落荒而逃。
  不知道进远华集团,算不算是因为自己的美貌。陈玉竞聘的是秘书的工作,凭她自身的条件,能不能聘上,她心里还真没底。远华集团是个大公司,丰厚的工资待遇,竞争这个岗位的人,自然是不少。陈玉只知道,在面试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副总经理,一个劲地在朝着自己看。
  再然后,陈玉就被告知,她被录用了,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她成为了副总经理的秘书。
  副总经理伸出了手,说,认识一下,我叫成风。欢迎你加入。陈玉说,成总您好,我叫陈玉。她反应起来,这个公司的总裁,好像也是姓成,而且,姓成的人应该是不多的。陈玉似乎想问什么,又觉有些唐突,不由多看了几眼。成风似乎发觉了,笑了,说,没错,总裁就是我爸爸。陈玉不得不佩服成风的细微观察力。
  知道了总裁是成风的老爸,陈玉的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想法,陈玉一直有过一个梦想,梦想着自己能够飞黄腾达,锦衣玉食,可天上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掉馅饼的。陈玉就想到了成风,远华集团资产十数亿,做他远华的儿媳妇,是不是就可以坐享其成了呢。
  既然有了目标,陈玉就开始了自己的打算。
  打听下来,陈玉心头有些不爽。这个成风,竟然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还是未婚妻。这倒挺让她纠结的。若他们真结婚了,哪还有自己的份啊!不行,一定要抢在他们结婚前,把他给搞定了!
  陈玉暗暗地开始对成风下招,知道成风对自己有意,她就故意在办公室里打扮得花枝招展。自然而然地,少不了引来成风炙热的目光。有时趁办公室没旁人的时候,成风还会忍不住开句玩笑,说,陈玉,你打扮的可真是漂亮。陈玉就把眼睛笑得一片柔情,说,是吗?!   不过,有些奇怪,不明白这成风真的是有贼心没贼胆呢,还是不解风情。陈玉打扮得如此之漂亮,却不见成风来约自己。顶多就是在办公室里,借机拉一下自己的手,又或是朝自己多瞄几眼,此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陈玉想,看来这鱼,即使见了饵也不见得就能上钩,应该想办法把这条鱼,主动地串在这饵上。
  找一个没有应酬的晚上,陈玉哄骗成风,给他安排了一个晚宴,当然,晚宴的主角一个是成风,另一个当然是陈玉了。成风准时赴约,知道晚宴的主角是他们两个时,似乎有些犹豫着想走。陈玉适时地叫住了他,舔着自己那迷死人的嘴唇,说,难道,你不喜欢我吗?看着陈玉那写满柔情蜜意的脸庞,成风很果断地就让自己留了下来。
  后来的若干次,陈玉都约出了成风。当然,成风也很乐意和美丽的陈玉在一起。但每一次,陈玉都觉得并不尽兴,当她已经示意成风可以带自己走时,成风却走了,他并没带走陈玉。
  陈玉因此而很失望。
  陈玉还打听到,成风并没和那个未婚妻解决婚约的打算,并且,在一个月之后,成风就要和她的未婚妻举办正式的婚礼了。
  不能再犹豫了。一切当断则断!
  在又一次把成风约出来时,陈玉用药把他给迷倒了。陈玉还把她和成风疯狂的录像给拍了下来,分别寄给了总裁和成风的未婚妻。
  以为会等来自己成为远华集团儿媳妇的一天,等来的却是人事处的一个电话。是人事经理打来的,陈玉小姐,不好意思,接到总裁的电话,你被解雇了,随时可以来办理离职手续。
  怎么能这样过河拆桥呢?陈玉心里有了恼意,不行,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了,还好手里还有录像,可以拷贝N多份,让他远华集团名声扫地去。
  到了人事处,怀了最后一分侥幸,陈玉给成风打了个电话,拨了一个,关机。又一个,还是关机。陈玉刚纳闷着,就见旁边的人事经理笑了,说,陈小姐,你是找成风吧?不用找了,他和你一样,也被解雇了!解雇成风?陈玉冷笑,怎么可能?老迈的人事经理说,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成风只是他的养子,成风的未婚妻,才是他真正的女儿。当然,失散多年。我想,这个公司除了我,应该是没人知道这个事的。
  陈玉愣了愣,脸顿时失了颜色。
  若要人不知
  张三和李四是同事,很普通的那种。
  说起来那天也有些巧合,下午时,李四去一个朋友处玩,朋友住得比较远。晚上,李四从朋友家出来,走过他们楼下的商业街去坐车。一家洗发店的门口,站着几个风骚无比的女人,朝着李四直抛眉眼,李四不由得皱起眉头。刚想低着头走开时,洗发店的门打开了,出来个男人,认识。是张三。李四愣了愣,有些不明白,张三怎么在这里,他住得很远啊,怎么又从这洗发店出来呢。张三抬起头时,也看到了李四,张三的脸,顿时就慌了,勉强朝着李四一笑,说,老李,你咋在这里啊?话说出口,张三也知道有些不妥,要是李四反过来问这么一句,他又该怎么回答呢。还是李四反应快,打着哈哈把话带了过去,我来看一朋友,你也来找人吗?张三点头,说,是啊,是啊。
  第二天一早,张三就找到了李四。都是明白人。张三说,李四,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喝酒吧。李四说,行啊,去哪?张三说了个地点,又说了个时间。李四说,没问题,晚上见吧。
  到了晚上,张三早早就到了,李四准时赴约。谁也没提昨晚的事儿,但都心知肚明。张三怕人打扰,特地要了个小包间。酒喝到关键处,张三就吐了真言,说,老李啊,我活得憋屈啊,家里养了只母老虎,活着跟死了没多少差别。李四点头,深有同感的表情,说,现在做人可真不容易啊,钱要赚,日子也要过,幸福在哪里呢,看不到,看不到啊。张三又说,老李啊,你说这人倒霉的时候吧,还真霉到头了,你说前天我和家里的母老虎大吵了一架,昨天心里憋着难受啊,就不想回家。就找了个远地方,偏偏又被你给撞上了。李四喝得嘴都哆嗦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的,拍着胸脯说,老张,这个事啊,你放心,就凭咱哥俩那关系,什么叫撞上了,我撞上了也只当没撞上。我就把这秘密啊,烂在了昨天,从此以后,这事儿,啥都不要提了,懂不?张三点头,竟然汪了泪,站起身来说,老李,好兄弟,好哥们,啥也不说了,今后有用得着我老张的地方,直接言一声,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酒是喝了,话也说白了,可这事吧,毕竟也是发生过的一个事啊。有时一想,张三心里头就犯嘀咕。看着李四,倒也正常,也并不以为知道张三这事而提什么要求。一切,都和发生这事前没啥两样。
  隔三岔五的,张三就会找李四,有时是在走廊里碰到,有时就打电话。张三说,老李,晚上一起去喝酒吧?李四说,好啊。有几次,其实李四是并不想去的,李四也有他的事儿。一次,李四说,老张,我晚上就不去了,下次吧。张三就说,老李,看不起我不是?去,一定去吧。李四就很无奈。发生这事之前,张三李四一年也难得一起出去喝一次酒,发生这事以后,一个月起码要去两三次。李四想推,又推不掉。而张三呢,也苦恼,出去喝酒要花钱,一次两次也没多少钱,次数多了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一次喝着酒,喝得有点多了,李四说,老张,其实啊,你不用经常请我喝酒,你放一百个心吧,你那事,我早就忘了,也从没和人提起过。张三笑了,说,老李,你想多了,我请你喝酒,就是请你喝酒,和那个事儿,根本没什么关系。
  事实上,这事啊,李四还真没跟谁说起过。
  可那天,出了个小状况,王五因为一点小事,和张三吵了起来,吵到激烈处,王五火大了,指着张三的鼻子就说,你小子,别以为你做过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吵架的时候,李四也在那里,还帮着一起劝解。王五的话刚落,张三的面色顿时变了,疯了样就朝李四扑了过来,反手就给李四来了一拳,全靠几个同事帮忙着拉开,不然这事还真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李四心头直想喊冤,这事他真没和人说起过啊。
  事后,李四把王五拉到了一个角落,问他,你知道张三什么事?王五愣了愣,就笑了,说,我不知道啊,这只是我一个玩笑话,你想啊,说不定张三还真有不可告人的事呢。对了,张三干吗要打你,是不是他真有什么事,而你又知道?李四突然狠狠地瞪了王五一眼,说,玩笑可以这么开吗?!猛地,李四甩起了手,重重地给了王五一拳。直打得王五有点莫名其妙。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491600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