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处暑(外二篇)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处暑时节的芝麻在疯狂地绿着,每一株芝麻上,都有结荚的芝麻和开着的花朵。
中国论文网 /7/view-5377864.htm
  许仙最喜欢这个时节的芝麻,也最喜欢这个时节的芝麻地。她喜欢一天两次地走到芝麻地去,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她要看着那些芝麻生长,看着那些芝麻成熟。
  芝麻地非常的安静。一棵棵芝麻在安静。
  许仙在芝麻地发现了男人出轨的行为。在此之前的任何一个地点,任何一个时间,她坚信自己的男人不会有出轨的想法,不会有出轨的行为。许仙在那种安静里,非常快地找到了平静自己内心的事物,那就是一棵棵芝麻。
  每一株芝麻都长着眼睛和耳朵。男人跟另外的女人在地里安静地坐下来。在他们坐下来之前,女人的脚慌乱地拌倒了几棵健壮的芝麻。男人说,小心点,不要拌倒了芝麻!
  女人大胆地靠在男人怀里,开始了处暑那天简短的对话。
  女人说,今天是啥日子?
  男人说,处暑,从今往后,天气就没那么热了。从今往后,炎热的夏天就要结束了。
  女人说,我跟你好了几年?
  男人说,好了三年。
  女人说,往后,还想不想继续好?
  男人说,想。
  女人说,往后,你的心里除了许仙之外,还有一个我,做不做得到?
  男人说,做得到。
  靠在男人怀里的女人亲了亲男人。男人让她亲。周围站立的芝麻睁着眼睛,张着耳朵。
  在离男人跟女人坐的地方不远,许仙看看天。她看见了天上两团靠不到一块的云。许仙又看看芝麻地,轻轻地抬起了腿。
  身后的芝麻地依然非常安静。
  许仙离开芝麻地时,中午还没到。
  中午,许仙回到了家。
  中午,男人也回到了家。
  许仙问男人,去了哪里?
  男人说,去了镇上,跟一个收芝麻的老板说,往后,我们那地里的芝麻收回来,全部卖给他。男人语气非常平静地回答。
  许仙问,还去了哪里?
  男人说,没去哪里,跟老板说了芝麻的事就回来了。
  许仙很平静地问着。
  男人依然很平静地回答着。
  许仙说,中午睡午觉,下午,去芝麻地看看芝麻。
  男人说,下午看看芝麻,中午睡午觉。
  许仙醒来,男人也醒来了。
  许仙出门,男人也出了门。
  许仙走前面,男人走后面。那块芝麻地就在他们的眼前。
  许仙回头,看见男人在后面,脚步有些迟缓。
  许仙问,中午没睡醒?
  男人说,睡醒了。
  许仙说,快到芝麻地了,加快脚步。男人就加快了脚步。
  芝麻地就在他们的眼里。下午的芝麻,吸足了阳光的能量,吸得过饱,每一株芝麻的叶,有点蔫的迹象。在许仙的眼里,所有的蔫芝麻叶,经过夜露,明早又会新鲜过来。
  在离男人上午坐过的地方不远,许仙说,不走了,坐下来。
  每一株芝麻都微睁着眼睛和微张着耳朵。
  男人就坐了下来,许仙依偎在男人怀里,开始了处暑那天的对话。
  许仙说,今天是啥日子?
  男人说,处暑,从今往后,天气就没那么热了。从今往后,炎热的夏天就要结束了。
  许仙说,我跟你好了几年?
  男人说,好了十三年。
  许仙说,往后,还想不想继续好?
  男人说,想。
  许仙说,往后,你的心里除了许仙,再不能有别的女人,做不做得到?
  男人说,做得到。
  许仙的眼中噙着泪水。
  许仙噙着泪水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次。
  男人让她亲。
  许仙说,不亲了。
  男人说,不亲了。
  许仙站起身,拉着男人的手,走到了上午男人跟女人坐的地方。那些拌倒的芝麻再也没有站起。
  许仙对着男人说,哪个缺德的,在地里撒野,拌倒了芝麻。
  男人没有回话。
  男人的头低了下来。
  许仙说,当家的,再发现哪个在地里撒野,糟蹋了芝麻,你就打,我就骂,一点情面不留。
  男人还是不说话。
  许仙问,当家的,你怎么就不说话?莫非是你糟蹋的?
  男人说,许仙,有些话回去再说。
  夜凉如水。
  男人跟许仙躺在床上。
  男人说,许仙,瞒着你,在地里跟镇上收芝麻的女老板好过一次,往后再不跟她好了。
  许仙问,当家的,你做得到?
  男人说,做得到。
  男人接着说,往后的芝麻,她就是出再高价,我们的芝麻也不卖给她。
  许仙的眼里噙着泪。
  很久了,传来许仙的声音,
  当家的,收心了就是,睡!
  处暑夜,夜凉如水。
  白 露
  采桑的女儿是在白露那天被拐走的。
  采桑把女儿看护得很紧。尽管看护得很紧,女儿还是被拐子给拐走了。村庄里把拐卖人口的人,叫拐子。村庄的人深恶痛绝拐子,骂拐子断子绝孙,骂拐子不得好死,咒拐子出门被车撞死。
  白露早晨,采桑把女儿从床上叫醒,穿好衣服就下了地。女儿就在地上玩,就在禾场上玩,就在采桑的视线里玩。
  采桑是看着女儿在禾场上玩的。采桑感觉要拉肚子了,急急地就走向了茅房。
  采桑在茅房里听见了一阵脚步声。采桑对那阵脚步声没有引起足够的注意。她感觉肚子拉空了,起身出来,发现禾场上的孩子不见了。
  采桑在禾场上喊了两声。
  采桑就在地上跺脚,谁拐走了我的女儿,出门被车撞死。
  采桑在屋前屋后找。采桑没有看见女儿,嘴里骂,谁拐走了我的女儿,断子绝孙。   采桑在整个屋场上找女儿,没看见女儿。
  采桑这才意识到女儿是被人拐走了。
  采桑是中午踏进妇女主任家的。妇女主任在接一个电话,脸上洋溢着笑容。
  等妇女主任接完电话,采桑说,我家女儿让人拐走了。
  妇女主任不信。好端端的,咋会让人拐走呢?
  采桑说,拐走了。我寻了半天,也没找到。
  妇女主任说,采桑,你赶快把这事报告乡派出所。
  采桑说,报。赶紧报。
  采桑花了两个小时走到乡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在午休。采桑就在门口等。
  派出所的门打开,采桑就跟派出所值班的民警说,我家女儿让人给拐走了。
  民警问,看见拐子没有?
  采桑说,我没看见。
  民警说,采桑,你不能提供一点线索,我们一时还无法抓到拐子。等我们有了线索,抓到了拐子,我们就通知你。
  采桑觉得民警的话有道理,就回来等通知。
  采桑回来,还是走那条路。
  采桑在路上看见了一个孩子,是一个女孩。跟采桑的女儿样子差不多。
  采桑把那个孩子抱了起来。
  孩子很愿意让采桑抱,也不哭。看见这么听话的孩子,采桑哭了。
  采桑把孩子放在禾场上,孩子玩得很开心。
  采桑抱着孩子找到了妇女主任,说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不用找了。妇女主任说,我们在发动全村的人找孩子。如果找到了,就不让全村人找了。
  白露的晚上,非常凉爽。采桑哄着孩子入睡。孩子起初不睡,有点闹。采桑露出胸,把奶子塞进孩子嘴里。孩子含着奶子,就不闹了,就睡了。采桑才把自己的奶子从孩子的嘴里移开。
  那晚上,采桑想到自己的孩子,一夜没有合眼。
  天一亮,妇女主任跟一个陌生女人敲开了采桑家的门。
  妇女主任说,采桑,有人知道你拐走了人家的孩子,你把孩子抱出来,还给人家。要不,她就要去派出所报案。
  采桑说,妇女主任,你说什么,采桑不明白。
  妇女主任一个劲地抱怨,采桑,你真糊涂,人家的孩子,你怎么能抱走呢?人家把你告了,你不就进去了?
  采桑的头被妇女主任说低了。
  采桑进屋,抱着熟睡中的孩子,缓缓地走了出来。
  采桑把孩子抱了出来。陌生女人一眼认出了自己的孩子。陌生女人说,采桑,我昨天在路边拉了一回肚子,出来就没见女儿了,到处打听,有人说看见你抱着一个孩子回家了。
  采桑把孩子给了陌生女人。
  采桑看着女人抱走孩子,呜呜地哭了。
  十年过去了,采桑的女儿没有找到。
  二十年过去了,采桑的女儿没有找到。
  三十年过去了,采桑的女儿没有找到。
  又是白露。天高云淡。
  采桑在田里吃力地打坑,她要种上秋天的萝卜。
  一个男人吃力地走向那块地,走向采桑。
  靠近采桑,男人用沙哑地声音喊着采桑。
  采桑回头,看见了男人。
  男人说,采桑,有一件事不说出来,死不瞑目。
  采桑说,啥事?你尽管说。
  男人说,当年,是我抱走了我们的女儿,我想,只有抱走了我们的女儿,你才会跟我好。
  采桑说,当年,我晓得是你抱走了我们的女儿。你就是抱走了女儿,我也不会跟你好,我跟你的缘分没了。
  男人说,采桑,我把女儿的地址告诉你,去找找她。
  采桑不再打坑,扬起锄头,对着男人吼,你给我滚,我一锄头挖死你。
  男人没有离开那块地,他看见了天高云淡,看见了采桑,看见了采桑手中扬起的锄头。
  白露那天,村里人说,采桑跟一个老头打起来了,也不知为啥?
  秋 分
  树上的枣,一粒粒红了。枣是村庄的果实,也是秋分的杰作。
  秋分,采云在屋前的枣树上一篙接一篙地打红枣,枣如雨点般落下来。
  每年秋分,采云都要打枣。她怕那些枣在地上摔烂,就在地上浅浅地铺了一层稻草。枣落在稻草上,然后就睡着了。
  采云就在稻草上把那些睡着的枣捡起来,再放篾篓里。渐渐,篾篓的枣就满了。
  马戏团是采云在地上捡枣的时候来到镇上的。村里的广播大声地说,镇上来了马戏团,看马戏的观众,可以到镇上去看。
  稻草上的枣还没有捡拾干净,采云就去了镇上。
  舞台不高,舞台的背后,演员一个个出场,表演完节目的演员,又进入到舞台的背后。采云喜欢看魔术表演。她更喜欢表演魔术的演员。她喜欢演员宽鱼。
  台下,采云目不转睛地看着宽鱼。宽鱼的扑克魔术让观众发出一阵阵的叫声。
  在那阵阵的掌声中,采云暗暗地喜欢上了宽鱼,喜欢上宽鱼的表情,喜欢上宽鱼的技法,喜欢宽鱼的台风,尽管他在舞台上的表演不说一句话。
  表演结束,采云来到舞台背后找到了宽鱼。她一眼就认出了宽鱼。她大胆地叫了一声:宽鱼。那些跟宽鱼一起表演的演员投来惊讶的目光。
  宽鱼还是像舞台上的表情,一种让采云乐意看到的表情,然后是惊讶。宽鱼的脸上露出了惊讶。来到镇上,宽鱼第一次使用了这样的表情。
  采云毫不遮掩地说,宽鱼,你带我走吧。她把每一个字都表达得非常准确,非常普通,非常到位。
  宽鱼说,马戏团不要人了,你回家吧。在采云面前,他把马戏团的情况尽量表述得合乎实情。
  采云说,马戏团不要人不要紧,你要人就好了。在宽鱼面前,采云很有必要把内心深处的意思表达出来,让宽鱼心领神会。
  宽鱼说,你娘不会答应的。
  采云说,我娘会的。我娘会的。
  宽鱼说,你回去跟你娘说了,再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537786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