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人生只是一场苏醒(外一章)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20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很懂事了,但到30岁的时候,我发现,十多年前的所谓懂事,是那么不经推敲。几年前,我以为自己看清了人世,结果到现在,我竟然还没有完全看清自己。看来,人生啊,实在不是一个成熟的过程,而只是一个苏醒的过程。而苏醒本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熟。
中国论文网 /7/view-8564775.htm
  前些日子,和一家出版社谈出书的事情。大约是我的前几本书,印数都不低,于是我便很觉得自己是根葱。这一次,在印数的标准上,我不依不饶。实际上,在电话里,我从责编的语气中,听得出来他的诚恳,他是很想为我出这本书的。然而,为了印数,我们展开了拉锯战。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几乎都觉得没有谈成的可能了。按我当时的想法,如果在印数上达不到标准的话,那本书,不出也罢。
  事情的转机,却是在另一本书上。那些日子,媒体上暴炒周汝昌的《红楼十二层》,周汝昌是我敬重的红学大家,于是,我也买了一本来看。晚上,坐在灯底下,我翻看这本书的版权页,我发现,我心中仰慕的红学大家,他的书,首印仅仅也只有5000册。那一刻,不禁赧然。我从来都不敢拿自己拙劣的文字,去与周先生相比,因为,这原本是不能比的。然而,他的书,首印仅区区5000册,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奢谈我的书的印数呢。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便给我的责任编辑打去电话,我说,书的印数不谈了,一切由你处置。或许一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我的态度突然改变的缘由。
  是的,那一刻,我苏醒了。或者,准确地说,我认清了自己!
  我一直以为母亲是坚强的。父亲病重的那几年,家里所有的活计,都落在母亲肩上。那时候,我从学校回去,总担心母亲吃不消。母亲说,你好好学习吧,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得了。秋天的时候,母亲赶着车,拉着一车庄稼,从西山坡下来。这个地方,坡度很陡,好多车把式赶车下来的时候都胆战心惊,毕竟这个地方经常翻车,发生过很多车毁人伤的事故。然而那天,母亲吆喝着牲口,从容镇定地赶着车,很轻松地就把一车庄稼送到了坡底。看到母亲这样,我相信了母亲,便心安理得去学校读书。
  然而,多少年之后,母亲给我讲当时的事情。说她那一刻,吓得连眼都不敢睁,然而在儿子面前,在这个需要她支撑的家面前,她还是表现出了一个母亲的坚强。她说,好多时候,觉得艰难,就一个人背着父亲,在旮旯里,偷偷地哭。
  这才是我的母亲。不,这也才是我那一刻懂得的母亲。或许,一个母亲呈现给她的子女的勇毅、坚强、不屈不挠,我们一辈子也懂不了,也感受不尽。
  我总想,人生就是这样一个苏醒的过程。这个世界层层叠叠地向我们展开,这一刻迷离的面目,下一刻就会清晰;这一刻不能宽恕的人,下一刻就会得到原谅;这一刻不能接受的事实,下一刻就会变得容易理解。是的,就这样,我们不断消除着自我的狭隘、偏激和片面,一点一点苏醒着,活到老,并一直醒悟到老。
  
  
  人性的爱抚
  
  宽容和肯定是天底下最和蔼最慈祥的姿势,很容易把即将跌倒的生命拉起来,因为没有一个灵魂自愿蒙尘,也没有一个生命自甘堕落。
  
  这是个不大的小镇。
  中午的街道上空空的,没有一个人。树叶都打着卷,暗淡而又倦怠地耷拉着。偶尔有一阵风,也极微小极细弱,还没有感觉到,就消逝了。在这样大热的天气,不会有什么顾客上门来买东西,这家店铺的男人也有些困乏,忍不住趴在柜台上打起盹来。
  蒙�中,他被一阵“�O�O�@�@”的声音惊醒过来。果然,靠门的地方,有一个青年人正向里边漫无目的地张望着。他正要问些什么,年青人突然又退了出去。他警惕地四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铺面,发现并没有缺少什么。他正要趴在柜台上继续打盹的时候,年青人又探头进来。
  “你要买些什么吗?”他不失时机地问。
  “我,我……”年青人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来。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仔细打量这个年青人,除了满身的疲惫和蓬乱的头发外,穿戴还算整齐。然而最显眼的,是背后的那把古琴,颜色红红的,像一簇火焰在燃烧。
  “你到底有什么事?”这次问的时候,他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耐心些。
  “我,我是个学生。要参加来年的高考,考试之前,我想去市里的师范学校找个老师辅导辅导……”男人很机敏,一下子就听出年青人的意思,“那你是问路,问去市里的路吧?”
  “不,不,我不是。”年青人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我家里过得很不好,父亲老早就去世了,母亲供我已经很吃力了,我想,我想为您弹一段琴……”说完这段话,年青人似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和勇气。
  男人这才听出了年青人的意思,刚要说什么,突然一撩帘子,从里屋走出一个睡眼惺忪的女人。“出去,出去,你们这号人我们见得多了。说白了,你们就是想要几个钱。我们这儿每天都有讨吃要饭的,编个谎话,就想骗钱,没门。”女人嘴快,说话像连珠炮,年青人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眼神中也藏着遮掩不住的慌乱。
  男人似乎没有听女人的,说:“孩子,坐下来,弹一曲吧。”他把自己坐的凳子拿过来,轻轻地放下,然后便静静地站立在一边,极欣赏而又极专注地看着年青人。乐声响起的时候,偌大的店铺里,顿时像有清泉流淌起来一般,汩汩滔滔;又似一阵清风,在淡淡幽幽地吹拂,时而舒缓,时而低沉,时而绵长,营造出一种高雅而曼妙的意境。
  一曲终了的时候,男人似乎被这乐声打动了。就在他缓步走向那个放着营业款的抽屉的时候,女人紧走几步过来,伏下身子,一把按在抽屉上,便又开始数落起来,几句过后,男人有些不耐烦了,说:
  “我不相信他是个骗子,至少,他的琴声是纯洁的――”
  几年后,一位在音乐上颇有造诣的老师,在大学课堂上为学生讲起了这个故事。他说:“当时,我在进那家店铺之前,已经去过好多家,但无一例外,都被人家轰了出来,冷眼,嘲笑,甚至是谩骂,几乎使我丧失了继续找下去的勇气。人在这个时候,往往容易走极端。其实,不瞒大家……那个中午,我看到店铺里的那个男人睡着了,我的心里陡然升起了一种事先未曾料到的邪念――我想偷一笔钱,甚至我当时想,即便在这里不成功,我也要在下一个地方得到它。然而那个男人平和地接纳了我,他给了我钱,更重要的是,他的那句‘至少,他的琴声是纯洁的’,像一道耀眼的光芒,在我阴暗的心底闪亮起来,这是一个善良生命发出的宽容的光芒,也是厚重的爱的霞光,映照在我的心灵深处,荡涤着我内心的尘垢。也就是这样一句铭心刻骨的话,把我从那个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
  “是的,”他说,“一颗在困难中的心灵本已脆弱,这时候,善良就是一双温暖的大手,而宽容和肯定就是天底下最和蔼最慈祥的姿势,很容易把即将跌倒的生命拉起来,因为没有一个灵魂自愿蒙尘,也没有一个生命自甘堕落。”
  “所以,”他顿了顿说,“当在困境或苦难中的人们向我们伸出求援之手的时候,我们不要忘掉人性原本的光辉,而在这人性的光辉中,宽容和肯定,就是对寒冷而疲惫的心灵最温暖,也是最具尊严的爱抚。”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8564775.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