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忙碌的蜜蜂――动物真相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蜜蜂每天忙忙碌碌,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上,在阳光下吸吮甘露,一切看来是那么令人愉快。
中国论文网 /8/view-9077543.htm
  对孩子们来说,蜜蜂的形象是可爱的,他们一直受到的教育是:蜜蜂是勤劳的,善良的。他们不知道,在现实生活中,被蜜蜂蛰上一口的痛苦。还有一种蜜蜂叫非洲化蜜蜂,它是蜜蜂王国里的另类,它们的另一个名字是杀人蜂。每年死在蜜蜂手上的人可是比老虎狮子杀死的多得多。
  被杀人蜂蛰一下并不会致命,连续不断的蛰才会死于非命。被500只杀人蜂蛰相当于被响尾蛇咬了一口。虽然每只杀人蜂只要蛰一次就会死去,可是一大群蜂有成千上万只,它们成批地进攻,成批地死去。而且,只要杀人蜂们发起了进攻,进攻是不会停止的,直到敌人死亡。
  人们制作了有关蜜蜂的恐怖电影。蜜蜂是世界上最致命的动物之一。仅在美国,每年被蜜蜂蜇死的人就超过了100人。有200万美国人对蜂毒严重过敏。一根蜂针可以在不到5分钟之内就杀死他们。
  长久以来,人们一直害怕蜜蜂。上世纪50年代中期,巴西的蜜蜂遗传学者进口了一种非洲蜂,希望以此培育出一种更能适应热带气候的品种,让巴西的养蜂人饲养。然而不幸的是,这些非洲蜂中的一部分逃出了实验室,并且在巴西的荒野里定居下来。人们无法阻挡它们进犯的脚步,它们也决不会在沙漠止步。这些非洲化的蜜蜂向北方扩张,于1990年进入美国境内。自从它们来了之后,就出现了同“杀人蜂”有关的歇斯底里症。
  在美国,至少在南部,人们必须学会怎么和这些非洲蜜蜂共同生活。这里可以满足它们的一切需求,没有竞争者,没有捕食者,它们要在这儿定居。
  经过多年的研究实践,史密森热带事务研究学会的戴夫・卢比克博士已经懂得如何把握尺度,在不穿防护服的时候可以比任何人更加接近蜂巢。
  杀人蜂的攻击是什么样呢?在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以后,戴夫为我们展示蜜蜂的杀伤威力。这是戴夫最危险的示范之一。只要激怒一只蜜蜂,就等于投下了昆虫世界的原子弹。不到一分钟,就可以集结2万只蜜蜂(图1)。
  
  
  (1)刚才这个蜂巢看起来还很平静,但是警报信息使它们不断地蜂拥而出,1只、2只、10只、50只……
  
  但是,这些非洲化的蜜蜂真的是失去理性的杀人魔头吗?
  “说它是杀人魔有点儿夸大。这些蜜蜂并不是神经错乱或者是天性很坏。它们只是对针对它们首领的任何威胁的反应更为兴奋一些,而且更好斗一些。事实上它们的个头比平均还要小一点。这样看来,也许它们释放出的毒性还要稍微少一点。之所以说毒性相同,只是因为有更多的蜜蜂一起拼命地蜇你。”
  事实上,彻底消灭非洲蜜蜂是不太可能的,人们必须学会和它们和睦相处。毕竟在非洲,人们已经和非洲蜜蜂共同生活了几千年。那些养蜂人已经设法把纯种的非洲蜜蜂转变成了为农作物传粉的帮手了(图2)。
  
  
  (2)非洲蜜蜂的存在是个事实。它们是大自然的产物,大自然把它们造就得生性凶猛。人类要学会和它们合作,把它们看成是经济伙伴而不是敌人
  
  这就是蜜蜂的真相。人们也许会憎恨它的针刺,但一定喜欢它的蜜。
  为了制作1磅蜂蜜,蜜蜂必须从近200万朵花中吸吮花蜜,并将之带回蜂巢。难怪蜂巢会显得又脏又乱,因为蜜蜂吐出花蜜,再吞回去,再吐出来,如此数遍。平均每滴花蜜在用蜡封箱运走之前都要被蜜蜂反刍50次。
  蜂蜜在人类文明史里一直是极为重要的,部分的原因在于它是一种极为天然细腻的甜性物质。迄今为止,人类一直有着吃甜食的习惯。
  因此,具有某些文化传统的人会采取一些别具一格的方法来寻找野生蜂蜜。
  澳大利亚的土著人将一块卷起的蜘蛛网粘到蜜蜂身上。当蜜蜂飞回蜂巢时,人们很容易跟着长长的蛛丝找到它的巢。
  但是要想在非洲找到蜂蜜,人们就必须了解鸟类和蜜蜂的关系。确实,有种鸟是蜂蜜的向导。
  “蜂蜜向导是一种小型的非洲鸟,它们吃蜂蜡,而惟一能够获得蜂蜡的地方就是蜂巢。但是这些鸟没有什么精良的装备进入蜂巢,因此它们形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习性。一旦它们发现了蜂巢的位置,它们就会出动去寻找大型的哺乳动物,比如人(图3)。”
  
  
  
  
  (3)图组:蜂蜜向导朝着蜂巢的方向飞去,人在后面跟着。这是一种极好的合作关系。人类得到了蜂蜜,而鸟则得到了蜂蜡作为酬金
  
  在非洲之外是很难找到野生蜂蜜的。所以人们开始尝试驯养野生蜜蜂。
  “没有人能够确切地知道蜜蜂饲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在埃及的金字塔里我们发现了非常多的象形文字记录,埃及人将蜂蜜用在很多方面。蜂蜜非常珍贵,埃及人甚至用它来付税款,并且要求战败的军队将之作为贡品。此外,他们还用蜂蜡来密封各种法律文件。”
  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精饮料就是蜂蜜酒。饮用这种掺水的发酵蜂蜜曾一度被认为有利于人体健康。事实上,拉丁文里“药”这个词正是源自于“蜂蜜酒”。
  斯堪的纳维亚人尤其喜欢蜂蜜酒。不仅因为蜂蜜酒如同交际场上的润滑剂,而且他们认为饮用蜂蜜能够提高生育能力。在婚礼后的第一个月,斯堪的纳维亚人会喝大量的蜂蜜酒。他们认为这样有助于幸福的新婚夫妇生出许多孩子。“蜜月”的说法正是由此而来。
  事实上,蜜蜂并不经常和人发生冲突。它们是人类在自然界中的好帮手,带给人类的不仅仅是蜂蜜,还为人类赖以生存的农作物传粉。蜜蜂传粉使植物受精,植物才会结果。如果蜜蜂濒临灭绝,最先失去的是杏、橘子、苹果、茄子、茶叶、大蒜、胡萝卜,还有洋葱等。如果离开了蜜蜂,人类可能都不能生存。蜜蜂是大自然最成功的创造。是大自然的恩赐。而杀人蜂的名字必定会被尘封在历史的档案里(图4)。
  
  
  
  (4)至少3000年前,人类就开始养殖蜜蜂,从此人们就一直享用着蜂蜜和蜂蜡。人类所需要的食物大约三分之一都来自于由蜜蜂授粉的农作物
  
  今天,科学家们发现,蜂蜜确实具有某种康复功效。在新西兰的怀卡托大学蜜蜂研究部,由彼得・莫兰教授带领的一个小组正在对一种医疗产品――蜜蜂绷带进行实验。研制蜂蜜敷料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到合适的敷料剂,可以让抗菌药完全被伤口吸收。
  带有蜂蜜香味的创可贴看上去也许有点奇怪,但效果却令人吃惊。传统药物不起作用的创伤在这种蜂蜜保健品的治疗下数周就能够恢复。蜂蜜富含多种成分,用途极大。
  蜂蜜具有如此之多的神奇功效,难怪人们会爱上蜜蜂。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蜜蜂一直被视为一种象征。在埃及文字里就有关于蜜蜂的象征符号。在整个中世纪时期,蜜蜂被作为盾徽的标志,更像是代表着工业、商业或是生产力。
  今天人们仍然会说某人“像蜜蜂一样忙碌”,但是要想找到最能表达对蜜蜂的赞美之情的方法,你一定要去一趟亚马孙盆地。在那儿,蜜蜂一直是卡雅布人的灵感之源。这个部落里的人在庄稼地里还种上了花,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蜜蜂朋友的陪伴下劳动了。甚至连他们村庄的布局都是仿照野生蜂巢的结构修建的。
  不过,蜜蜂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就是它们的组织。蜂巢是世界上效率最高的团体之一。它们同时将混乱和秩序结合在一起。观察一些蜜蜂后就会发现,它们好像正在做许多完全不同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再靠近一些,并且多看一会儿,你就会发现其中包含着复杂的秩序,大约有4万到5万只蜜蜂参与其中,同时进行多种活动,在混乱之中形成了错综复杂的秩序(图5)。
  
  
  (5)蜜蜂社会是“女权主义”的典范,蜂后统治着蜂巢,生育成千上万的儿女。从建蜂巢到采花蜜,所有的活都由工蜂独揽。不育的工蜂终生保持贞洁
  
  蜜蜂能够相互交谈,语言就是舞蹈。它们通过一种“摇摆”舞来告诉姐妹们哪儿有大量的食物。这种精心设计的舞蹈动作告诉其它蜜蜂以太阳为参照物的花朵的距离和方位。即便是最杰出的科学家也不可能用机器来代替蜜蜂保障人类在地球上生存的重要工作。若不是有蜜蜂以及它们的授粉,那么地球上人类的生活将会是截然不同的。
  花儿很美,但那些灿烂的颜色要归功于蜜蜂。花朵就像是宣传免费食物的霓虹灯。蜜蜂在这些植物咖啡馆里进餐,并且随身带去了花粉,而花朵正需要这些花粉来播种结果。这是多么美妙的合作呀。
  人类与蜜蜂之间是典型的矛盾关系。一方面,喜欢它为我们所做的工作;另一方面,又讨厌它可怕的针刺。但针刺真那么有害吗?加里・基德曼・刘易斯是澳大利亚超级蜜蜂世界的首席养蜂人,他经常被蜜蜂蜇。他说:“我可能已经被蜇过3000到4000次了。每周我都会被蜇上20次,也许30次。我每年在这儿工作近48周,所以我并不担心被蜇。一旦克服了恐惧感,蜜蜂蜇人就不是那么可怕了,只会有几秒钟相当剧烈的疼痛感。现在我已经对蜂针产生了免疫性,再严重也不会肿胀起来(图6)。”
  
  
  (6)有些人不害怕蜜蜂,他们能够把成千上万只蜜蜂当成衣服穿在身上而不会被蜂蜇
  
  这个关于蜜蜂的故事告诉我们,蜜蜂的毒液里也许含有能够治疗从关节炎到癌症在内的任何疾病的物质。
  凯利・阿姆斯是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为了治病,她愿意尝试几乎任何东西。
  “我左眼失明了,随后我的腿也开始沉重得像灌了铅。我甚至不能走动,随时都会摔倒受伤,身体几乎麻木。因为失去知觉,我开始变得没有疼痛感,甚至全身瘀伤都感觉不到。”
  当凯利遇到安伯・罗斯博士,她的生活改变了。安伯・罗斯博士介绍她进行一种新型的激进疗法――蜂毒治疗。
  “蜂毒治疗不能治愈任何疾病,但能帮助身体自我治愈。它唤醒了免疫系统的功能。曾有患者是爬进我的房间却走着出来了,这让我非常吃惊。还有的患者曾经失明,现在他们又重见光明了,获得了重生。对于我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凯利来说,治疗的结果改变了她的人生。“我每隔一天让20只蜜蜂刺我,我的健康状况似乎达到了这样的水平: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了。比如骑山地车,设计一个鹦鹉螺。而当我患多发性硬化症非常严重的时候,我什么事都不能干,也没有力气。但现在我有力气了,所以我想去体育馆,想骑我的自行车。”
  让人们害怕的针刺是否真的是爱的推动剂?数千年来,我们一直避开针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它而不是传统药物。
  抛开恐惧,学会喜爱不起眼的蜜蜂吧。没有了它们,地球上的生活将会截然不同。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8/view-907754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