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激情燃烧的赤色岁月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在蒋介石对苏区发动的第四次“围剿”中,红16军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沉重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
中国论文网 /8/view-9175694.htm
  
  欢度春节
  
  1932年6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四次“围剿”。
  湘鄂赣红军,奉命配合中央红军,牵制一部分白匪兵力,决定向东南方向展开活动。到年底前,红16军和独立1、2师,曾先后攻打过万载、上高、宜丰和高安等县城。在这段时期中,红16军比原有人数又增加了四分之一。各苏区的游击队,总数也发展到3000多枝枪。各县有独立团或独立营,区有游击大队,乡村有不脱产的赤卫队和少先队。苏区的人民,几乎全都武装起来了。
  在广大苏区纵横的大道旁,到处设有盘问哨,在高山上到处设有了望哨。每个哨棚里都有竹节筒和三眼铳,一有情况,就会连锁般地响成一片。
  而敌人方面的情况,则正好相反。蒋介石为了发动对中央苏区一次又一次的“围剿”,到处抽兵,留在湘鄂赣的白匪军,以人数计虽不能算少,但大都遭受红军痛击过,被群众称为“破团”的部队。
  随着1933年的来到,湘鄂赣苏区出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
  大年三十夜里,红16军驻地――江西万载方木山一带,下了一场大雪。一层厚厚的白雪把田地、山岗、村子、树林全盖上了。军司令部大门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身材高大的掌旗官,穿着一套崭新的土黄色军装,脚上的那双缴获国民党军官的半高筒皮鞋擦得发亮。他手里撑着的军旗已经展开,上写“井冈工农红军第十六军”十个红色大字。两名威武英俊的门卫,紧握着崭新的97式小马枪,精神抖擞
  地站在两边。早饭后,方木山街上,到处响着热烈的锣鼓声和欢乐的丝弦乐声。乡苏维埃门口,人们熙熙攘攘,新春佳节慰问红军的大队,就要出发了。当慰问大队走到司令部门前,见到红军从未有过的那副气派,人人心花怒放。
  慰劳队抬着整个大肥猪,提着装满鸡蛋和本地特产大柚子的篮子走进司令部院子。部队排起整齐的队伍以热烈的掌声迎接大家。值星官领着战士们高喊;“祝乡亲们新年快乐!”乡苏维埃主席也领着乡亲们高呼:“祝红军同志今年百战百胜!”军民一起呼喊:“共产党万岁!苏维埃政府万岁!”接着部队的首长讲话,他代表全体指战员感谢乡亲们的热情慰问。并说:“白匪的第四次‘围剿’,马上就要被粉碎。我们红16军一定要利用这种有利形势,积极地打击敌人,配合中央红军打更大的胜仗,多捉俘虏多缴枪,巩固苏区发展苏区,来报答乡亲们。”然后乡支书讲话:“我们坚决响应党和苏维埃的号召,一切服从前线需要,要人有人,要粮有粮。红军同志们!你们放心去打吧,后方交给我们了!”院子里响起了一阵阵打雷似的掌声。最后,慰劳队表演了节目。20来个穿花衣服的姑娘,舞着唱着:
  
  艰难奋斗革命先锋,
  英勇的红军肃清一切反动派。
  百战百胜。
  劳动群众齐拥护,
  同心合力打敌人。
  解放劳苦工农,
  共享太平春。
  在这同时,党中央的明确指示也送到了,命令湘鄂赣红军大队“积极向东南发展,配合中央红军的行动”,以彻底粉碎蒋介石第四次“围剿”。高村大会师
  为了更好地执行党中央这个指示,省委决定马上把各路红军集中到万载高村,一方面检阅一下力量,一方面让部队学一些军事技术。
  当时,红3师活动在鄂东南逼近粤汉铁路的通城、崇阳、通山、大冶一带;独立l师活动在浏阳、宜春、万载地区;独立2师活动在平江、修水、铜鼓一带。
  1月底、2月初,各路红军高歌挺进高村。红色湘鄂赣,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红军大会师。红16军集中后人数达16000多!为了适应当时形势和任务需要,军区将独立1、2师合编,改称红18师,邱训民同志任师长,徐洪同志任政委。红3师保持原来建制。师长是张涛同志,方步舟(后叛变)为政委。整编以后,部队就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战备训练。
  高村,是一块盆地,四周是耸立着长满常绿树的峻岭,一条大河从大坑、观音山那边穿过大片田野流向锦江。因为山水还没发,河床两侧坦露出大片空地,高村的“护红会”抢着来帮忙,我们的操场因此很快就修好了。接着,战士们就在上面苦练三大军事技术:射击、投弹、劈刺。高咏生师长说:“白匪最怕白刃战,我们就一定要练好白刃战的本领。”军区兵工厂赶制出大批马刀,每个指战员都配上一把。每当战士们在砂石洲上练马刀,村里的赤卫队员和少先队员,都跑来站在一边好奇地看着。他们很有兴趣地问:“红军哥,你们没有马,练马刀做什么呢?”“砍白匪的头啊!我们的腿,比马还跑得快呢!马儿还上不去山,钻不进树林子呢!”战士们笑哈哈地回答说。
  训练了半个多月,红军召开誓师大会。这一天,碧空万里。砂石洲中间的溪流,清澈见底,轻轻地发出“淙淙”的声音。金色的阳光把卵石照得亮晶晶的,山风把红旗吹得哗哗作响。在砂石洲的大操场上,正中搭起一个大台子。台正面贴3张红色大标语:“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红军万岁”。两边的大小标语,内容是;“积极向东南发展,打到白区去,开辟新苏区”、“争取首战胜利”、“多捉俘虏多缴枪,巩固和扩大红军”……等等。会场的四周,扎着四个高大的彩门。分别写着:胜利门、凯旋门、光荣门、英雄门。首先,各路红军高唱着战歌,排着整齐的队伍,分别从四扇彩门下走进会场。接着,赤卫队也扛着擦得发亮的红缨枪,进入会场。最后进场的是“少共国际营”的战士。少共国际营(中央苏区有少共国际师)成立不久。战士们年龄都在15、16岁上下,个个都是精神饱满,身强力壮。他们穿着式样一律的土黄色列宁式军装,头戴一顶圆形军帽,帽子上缝着一颗红五星,真是神气极了。他们唱着自己的队歌:
  
  列宁的青年们,
  武装起来上前线。
  不畏惧,
  不后退,
  枪刺对准敌人冲上前。
  我们誓把“围剿”粉碎,
  用生命保卫工农利益。
  大会开始,全体大合唱“红十六军军歌”――这支歌也成了湘鄂赣红军的军歌。这支歌,是高咏生师长根据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奖给红16师的奖旗上题着的“坚强苦战”四个大字为主题编写成的,内容是这样的:
  
  全苏大会赐我旗兮,坚强苦战。
  鲜红旗帜招展兮,光荣灿烂。
  几年残酷血战兮,精神不灭。
  今后如何贯彻兮,工农利益。
  盼我全师将士兮。更加努力。
  坚强苦战光荣灿烂。
  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会的最后一项是宣誓。10000多枝步枪,10000多把马刀,几千枝红缨枪,高高地举在武装了的湘鄂赣红色健儿们的手里,同志们庄严宣誓:“我是工农的儿子,志愿拿起革命武器,苏维埃给我光荣任务,我坚决彻底完成。英勇顽强地战斗,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誓死保卫苏维埃。忍受艰苦,革命到底!”这声音萦回在山间,发出巨大的回声,经久不息。真是 震天撼地,气壮山河!
  
  港口大火
  
  高村誓师大会后的第2天,即1933年3月27日,红军大队向东南进军了口中午前,大队的前卫团已到达港口附近。这里是赤白的交界区。突然,从港口村西北的一个名叫训塘的山头上,射来一排冷枪,原来是离港口西十来里的院下,有个靖卫队在这里拦击我军,企图阻挡我军前进。我军的行动计划,是向黄岗口挺进。因此,前卫团的首长不打算和这批匪徒纠缠,就向他们喊话,正告他们别自找死路,拿鸡蛋中碰石头。同时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但他们见我军只是喊话不还击,部队又未停下来,竟误认为我们胆小怕事,软弱可欺,就一面派人到敌249团1营的驻地高坡坑去报告搬兵,一面加强火力,企图拖住我们,等他们增援部队赶来。前卫团首长说:
  “既然这样,就把它们就地消灭!”命令一个排,占领和靖卫队盘踞的山头对面的虎形山,命令一个连迂回截断敌人的退路。当前敌指挥部赶到虎形山下时,战斗已经结束了。这批不经一击的靖卫队的匪徒们,垒部被消灭。
  这时,高坡坑那个营,已经赶到,和我军接上火。前敌指挥部的首长,命令虎形山上再增加一个连,用重机枪控制住这一带各个山头。命令其他部队就地隐蔽休息,作好战斗准备。
  港口村座落在虎形山和训塘山中间的平坝上。训塘山背后,有几个重叠的山头,其中最高的那个名叫猪昭埚。从猪昭埚朝西北方向,下山可通敌77师249团团部的驻地黄岗口。港口东面,是一片低矮、树木较稀的起伏地,名叫易家坪。易家坪的四周,都是长满森林的大山。南边的那座形似一只仰起脑袋的老虎。我们的重机枪连,就配置在这个仰起的老虎头上。虎形山下,有条清清的大河,流过港口,向西在不远的双江口分成两路,向西南和西北流去。前敌指挥部和机关就在双江口歇下。
  敌人先我们占领了猪昭埚制高点,似乎对敌有利,其实正是我前敌指挥部安排的圈套。当敌人全神贯汪地朝虎形山射击时,我在车上和港口的部队,暗暗地向两侧迂回,切断敌人退往黄岗口的后路。包围圈一合拢,冲锋号就在猪昭埚的东、南、北三面响起来。留下西北一个缺口,是准备让敌人上第二个当的。当敌人发觉自己上当后,便狗急跳墙,借着当时的东南风势,将猪昭埚的东、南两侧的竹子,给点上了火,妄图对我军采取火攻。但这火势驾着风势,顺着烧着的竹子向北边和西边发展,越烧越大。不多会,在西边的竹林也烧着了。火舌卷着浓烟,冲进敌人的阵地。太阳偏西时,猪昭埚已被烧成一个秃顶。被包围着的敌人,先是在西山救火,救了一阵无济于事,只得从西北方向的那条山路上,向黄岗口突围。这时,正好迎头碰上我们强大的火力网,除掉被打死的,全都成了俘虏。这个营,百分之百地从蒋介石的花名册上,给勾销了。这批纵火者,反被火烧,自食恶果。
  我军在港口一带原地宿营。黄昏时,电台台长急匆匆地跑到指挥部来报告,据截获的驻宜丰的敌77师电报,芳溪和黄岗的守敌将连夜倾巢而出,前来阻拦我军向东南进军。前敌指挥部参谋长郭子明同志说:“好啊,既然敌人送上门来,就吃掉它。”首长们马上召开紧急战地会议,作了具体的部署。为了迷惑敌人,我军当晚由河北向河南引退诱敌至河北岸的易家坪地区。部队隐蔽进入河南岸指定阵地,使易家坪变成一个大口袋。大约在半夜时光,驻芳溪的敌248团首先赶到。这时,群山静悄悄,只有蛤蟆在四处毫无顾忌地叫唤着。这批敌人一见这幅情景,胆子马上壮了。那嘈杂的脚步声,刺耳的咳嗽声,困倦的哈欠声,顿时和蛤蟆的鼓噪混成一片。当他们走到关王亭时,发现河对面的俚光垴有灯光,马上又惊慌起来。立时,碰碰嘭嘭地向俚光垴放射过去一排枪。俚光垴依然静悄悄。敌人再往前行。走到离官上不远的东举村,又见河对岸的小源村有灯光,又是一阵排枪。就这样,又忙乱了好一阵子,得出了“此处无共匪”的结论。他们决定在东岸宿营,等天明后,汇齐黄岗口的249团剩下的两个营,向我们攻击。
  黄岗口的敌人和芳溪的敌人,在车上村汇合,然后进入河北易家坪地区,以营为单位,集结在各个阵地上休息。这时敌人警戒部队向我军各个山头无目的地放乱枪。我军为了麻痹敌人,赢得时间,也呼应着放一些零星的枪弹。并且在各个山头上,组织人员向敌人喊话:“白匪兄弟们,你们249团一营已经全部报销啦!红军对俘虏是非常优待的,你们也过来吧!”那些俘虏们经过我们的教育和实际体验,已识破了他们的长官们的谣言,相信我军的俘虏政策了。因此,他们也参加喊话。他们喊道:“喂!弟兄们!我是高坡坑一营的。昨天过来以后,红军不打不骂,还给大米饭吃,给铺草睡觉,你们没有吃饭吧?也过来吧!过来以后就可以回家To命是自己的呀!”这些喊话,引起了敌士兵心里复杂的变化。而那些当官的,担心士兵被瓦解,挥着手枪,把士兵们吆喝着向港口赶来。
  郭子明参谋长,这时率领红16军主力,从我阵地右侧,以朝雾为掩护,偷偷地过了河。抢占了东岸村东边的大山,迂回敌人侧后,截断了敌人往芳溪和黄岗口的退路。虎形山上的指挥枪响了。被困在易家坪又饿又惊的敌人,莫名其妙地慌成一团,活像一群赶急了的鸭子。我们的队伍像猛虎下山一样,居高临下向敌人展开攻击。敌人在我军前后左右的围攻下,溃不成军。早晨的喊话,也起了很好的配合作用,敌人士兵们纷纷举枪投降了。战斗在当天中午结束,除漏网的200多个敌人外,蒋介石的284团和249团,被全部消灭!仙源保卫战
  湘鄂赣红军大会师,首战大捷!大军准备大举东进,开辟新苏区。然而,前敌指挥部的孔荷宠,怀着发展自己的个人野心,竟违背党的向东南发展的决议,把大军撤回高村,转移方向,向平江进军。
  1933年4月14日,湘鄂赣红军大队,正在铜鼓排埠一带。突然接到省委传来的十万火急的命令:立即日夜兼程赶回仙源!原来,白匪得知湘鄂赣红军大队开辟新苏区的消息,偷偷地调集彭位仁的16师、罗森的77师残部、陶广的62师,分别从西、南、东三个方向,乘伯源的防守力量空虚,步步逼进,妄想搞垮我们湘鄂赣苏区的心脏。为了消灭生犯之敌,保卫仙源,大军飞驰回师仙源。以惊人的速度奔走了一整天。黄昏时,前锋部队已翻越观音山,进入仙源卫戊区的边界。部队到达仙源已是半夜了。仙源到处寂静无声,可是除了不懂事的小伢崽之外,没有一个人在睡觉。每一个苏区人民,都在为响应省苏维埃保卫仙源的号召,作出自己的贡献。部队在静静的深夜里,悄悄地完成了对敌人的包围行动部署。
  在设立着总指挥部的株木桥地区的九龙山上,三堆作为进攻总信号的火种,在黎明时点燃了。熊熊的火焰,凌空而起。株木桥激烈的战斗,开始了。敌62师,是所谓主力部队。激战了整整一天,我军才扫清了敌人的外围阵地。敌人收缩到中央阵地――那一群连接着的小山头。   这一天,每当战斗间隙,阵地上就马上出现了各乡各村的护红支前队。热腾腾的饭菜和开水,―直送到战士们身旁。阵地背后的每一条道路上,担架队和后续的支援队,绵延数里不断。人们都明白红军这一仗的重大意义,他们动员一切力量,帮助和鼓舞着我们一定要把敌人消灭!
  傍晚,山风夹着大雨猛袭株木桥。战士们的衣服淋得透湿,进攻的道路上,又滑又烂,但是战斗没有停止。已被压缩到株木桥镇上和背靠的独立小山头风竹埚的敌人虽已十分疲倦,但由于我军未能把他们分割开,因此兵力集中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战斗力。
  天亮了,雨仍没有停止。战士们站在水和泥混成一片的阵地上,抱着枪,摸出被泥水浸成一坨一坨的炒米,吃了起来。他们虽然浑身上下都被污泥搞得一团糟,嗓门已经发哑,眼睛里满布血丝,但仍高高兴兴。吃完早饭,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冲啊!杀啊!”战士们向中央的三个大山头上冲去。然而那山坡比平地更要滑上几倍,污泥水又把枪机紧紧裹住,许多枪已经打不响了。敌人兵力和火力更为集中。战士们冲上去,退下来。再冲上去,又退下来……他们立下铁的誓言:不攻上山头,决不罢休!将近黄昏,山风越刮越猛,满山的树林和竹子,怒涛般地狂啸起来。灰黑色的云层,在头顶上疾弛飞奔。雨已停止。
  一次新的总攻击开始,高立三营长,一马当先,率领全营举着马刀从侧翼的一条山脊上,冒着敌人的枪弹,以山上的小松树为掩护,直逼敌人的重机枪阵地。敌重机枪阵地上,蹲着4挺威力强大的三节式水机关枪。这时敌人正用主要的力量忙着对付我正面的冲锋队伍。因此,当高营长和他的战士们,绕过那片小树林,再次出现在敌人面前时,敌人的重机枪对他们已无能为力了a高营长和他的战士们,冲进敌群,马刀忽起忽落,把敌人砍得血流成河。敌人退出了重机枪阵地,高营长甩掉马刀,抓住重机枪的握柄,调过枪口,朝着挤得紧紧的逃窜敌群,狠狠地扣动了扳机。四条火舌组成了一个强大的火力网,敌人像烂草秸似的大片大片倒下。他们已无力再抵抗,乱成一团的队伍,潮水般地垮下山。迎头又正碰到冲上来的红军,于是这漫山坡的敌人,犹如一群被捣毁了窝的马蜂,无头无脑地到处乱跑乱窜。在西北方向的部队,由于动作慢了一步,让一部分敌人从那里逃跑了。
  株木桥战场静下来了,漫山遍野,到处是敌人的尸体和枪枝弹药。株木桥一战和港口战斗一样,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8/view-917569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