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岚光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中国论文网 /9/view-11662793.htm
  社团名片
  
  湖北省荆门市龙泉中学岚光文学社成立于1998年。社员在国家级、省级报刊发表作品600余篇,2005年荣获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主办的“首届全国中学生文学社拉力赛”冠军。社刊《岚光报》《文明湖》得到王蒙、曹文轩等上百名专家的肯定和扶持,并多次获全国优秀校刊校报评比一等奖。2009年,《中国教育报》以《把文学社办成学校的“乐土”》为题推介了岚光文学社的骄人成绩。
  
  指导教师
  
  邓济舟,1962年生,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湖北省骨干教师,中国教育学会会员;1996年荣获湖北省高中语文教师优质课竞赛一等奖:自2000年起任湖北省高考语文阅卷作文组组长;在《语文教学与研究》等报刊发表论文80余篇。参(主)编学术著作16部。
  自出生起,他就被教导要一直向下,走入最深的黑暗。
  这决不是沉沦,这是他们一族的宿命。
  
  地底之诗
  吴司琪
  
  [1]孪生・诗的开端
  
  他们分为两个族群一光族与暗族。他属于后者。
  光族生于陆上,暗族生于地下。光族向上舒展,暗族向下延伸。两族宛如连体的胎儿、镜像的孪生。
  他从未见过光族,只听本族的长老谈起过:“光之一族,沐日光,啜天霖,衣翠缕,饰春华。”
  真好啊,他不由感叹。暗族终生在黑暗中摸索,一直向下,向下,融于静穆,死于孤寂。
  他不想要这种命运。他开始抵抗生长,甚至有缩身回去,破土而出的冲动。
  “不要羡慕他们,他们是世俗的。他们得供出枝条让飞鸟做巢,绽出繁花讨蜂蝶欢心,缀满硕果搏猢狲一乐。”觉察出他隐隐有叛族倾向,长老们如是说。
  枝条、繁花、硕果……多么陌生的名词。
  他所熟悉的,只有身旁这一片浓浓的黑暗,黑暗中的土壤,土壤中的水源和腐质。
  他被人们唤作“根”。
  
  [2]爱情・诗的韵昧
  
  光族拥有爱情,爱情让他们无比美丽。他们在白天交换眼神,在夜里偷偷相思,他们把情诗写入花,写入叶,随风飘零。
  同他们一比,他感到了自身的寂寞。为什么要与黑暗为伍?为什么要向着地心而不是天空生长?
  “向下长吧。”长老说,“如果你不甘,就努力向下长吧,直到刺透土壤,洞穿岩层,抵达地之彼端,在那儿你能看到一个明晃晃的太阳,那时你便成了一棵树。”
  彼端,有多远呢?
  暂不去想这些了。他静下心来。黑暗轻轻地拥着他。
  他伸长枯瘦的手臂,它们在黑暗中一点点下沉。每条手臂上又衍生出无数手臂,它们相互交错,相互牵扯,织成一张密密的网。
  有一天,他的手臂突然闯进了一个陌生的怀抱,他微微颤抖,却并未将它收回。
  他感受到了另一个族人缓慢而温润的呼吸。
  他拉紧了她,他们的手臂在黑暗中缠绕。然后,他们拥抱在一起。静,极静。偶尔有蚯蚓爬过他们的臂弯,它的皮肤柔软滑腻……
  冬日,光族赤裸着枝权瑟缩在雪地里。他们,仍在地底紧紧相拥。这也是爱情,虽然他们没有花,也没有果实。
  
  [3]人类・诗的断章
  
  他触到一具骸骨。他搂住它,小心翼翼地舔吮。这真是一块上好的腐质。他从它身上吸取精华,酿成美酒,向上输送,献与光族。
  长老们告诉他,这儿曾是人类文明的所在。
  他贪婪地抚过好些腐尸枯骨、碎瓷残片,兴奋而忐忑。偶尔寻到一件完整的器物,便一阵狂喜。他将它全身都抚遍,想象它的面貌。它与这些长眠的尸骸问有着怎样的故事?
  “我们的文明比人类文明更深远。”他在古迹中潜游,回想着长老的话,“人类感知世界的方式与我们不同。他们靠两片薄薄的视网膜接收影像,用鼓膜和耳蜗来感受细微的振动,这便决定了他们的文明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如果他们也像我们一样,怀有一颗木质的心,以泥土为血肉,水流为思绪,就不会有视听的欲望,不会去制造房屋、炊具、车船……人类难以忍受的静默,是我们的喧嚣,人类畏惧的黑夜是我们生命中的光辉。”
  
  [4]历史・诗的底蕴
  
  细小的根须也是他的脚。土壤是他的路,疏松的是坦途,硬实的是高坡,贫瘠的是荒野阡陌,肥沃的是繁华街市。此刻,他正在岩隙间绕行,如人在翻山越岭。
  沉积岩是一部史书。岩层是书页,化石是插图,岩壁上每一个细小的凸起都是文字。他抚摸着它们。他触到贝壳的碎片,嗅到成涩的海的气息,幽微而渺远。这些岩石,用粗粝的语言,淡淡地讲述着海国的历史。
  他无法触及岩层的每个角落,而岩层却把它无尽的智慧融入水流,浸润着他。这些智慧一部分被编撰成书,一部分刻入年轮。
  岩壁上的文字,是原著,由光阴亲笔撰写。
  叶的脉络,木的纹理,是译本,交给虫乌去读,风雨去悟。
  
  [5]旅程・诗的回归
  
  他已经沉得很深了。
  越深,越黑暗,就越难以感知自我。
  我是谁?我活着吗?我真的在思考吗?
  在极度的黑暗与寂静里,一切都没有凭证。
  长老说,我们一族将在黑暗中苦修成为智者,身处地之深处,参透世间万物。
  他不再多想了,向下,只管向下,把心交给彼端的太阳。
  
  沙 漏
  刘晶晶
  
  当沙漏停止漏沙的时候
  除了我
  一切都已湮灭
  
  特定温度和湿度的夜
  我的心跳
  漏了1/3的节拍
  
  深蓝色的流苏里
  只有一只舟
  一只
  我驶着
  舟而往复 周而往复 舟而往复
  
  昏黄的晕迷失在寂茫的黑暗
  找寻不到灯塔
  琉璃的宿命
  时间遗弃了我
  而非我遗失了时间
  没有岔路
  又被旋进另一个旋涡
  
  某一刹那
  沙漏漏沙
  世界喧嚣的时候
  我猝不及防地静止呼吸
  毕竟
  格格不入
  
  小电影 喻凯迪
  
  三月的灰瓦浮着二月的烟云
  有过一个雨天
  书媲漫山遍野
  水村 莺啼 还有你
  只想认真地沉默
  沉默成一个窝I心的承诺
  
  是不是像不会醒的黎明
  我给出飞蛾般壮美的深情
  我们像部小电影
  悲伤也渺小安静
  
  你在哪里
  我这里下着雨
  
  如果
  留一寸白色的瞬间
  给一个白衣的少年
  喧嚣再脏也抱住你
  你宛在云上
  我踮起了脚眺望
  
  十七岁的单车
  刘晶晶
  
  月初骤然降温,刮起了不大但阴冷的风,大片沉寂的墨色在愈深的夜里涌动。校门口的路灯显得清冷,灯下有我所熟悉的身影。佯作淡定不惊地走到他前面,看着他,听过他的话之后,突如其来的悸动包围着我小小的心脏。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他从前的俊秀和豪迈已被岁月磨得很黯淡了。只有170厘米的这个男子,我的爸爸,真的不算伟岸,却让我可以无所顾虑地依靠。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只因为我中午不慎弄坏了眼镜,他便确认来接我。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傻子,傻到在冷风中推着单车在固定的路灯下等我,而后风轻云淡地告诉我――“单车后面的座板坏了”。
  第一次坐在单车前面的铁制单杆上。慌恐它不能承受我硕壮的体格,又在他由平缓到急促的呼吸吐纳之间变得安定。于他,我大半是信任的。虽然长久以来的住校时光,过于漫长的日子,倦生了我与他之间的隔阂,但我一直笃定着化学变化里唯一不变的成分――爱。
  上坡时,我象征地问是否下车,得到否定的答案。听他渐渐变粗的喘息,听他小声埋怨着过于冗长的上坡,终于,我还是挣扎着下来了。看着他讪讪地叹笑自己老掉的时候,微微扯动嘴角,避免着尴尬和挫伤,心里却翻滚着数千种感受和想法。
  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坐法,让我有一种被安然保护的感觉。
  快到家的时候,拿着新配的眼镜,听他威胁说这次弄坏了就让我“自生自灭”,我却没有一丝的气愤。虽然平生最恨威胁,然而我知道,即使真的再坏,他依然会如今天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内配给我,然后再一次毫无意义地威胁。这真是一种奢侈而温暖的习惯。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1166279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