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一只猫的悲喜酒事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托姆压力很大。本月它是第五次被主人下达如果不能完成消灭老鼠的指标就必须滚出家门当野猫的命令了。托姆是一只虚有其表的猫,别看他个头不小,爪子不钝,抓起老鼠却笨极了。当然,不排除托姆所在家庭的老鼠实在太狡猾的因素。
中国论文网 /9/view-11662865.htm
  这天晚上,主人不在家,托姆在家里跟老鼠们周旋了一个晚上。无奈老鼠的数量实在太多,托姆根本不知道先抓哪只才好。目睹托姆被耍得团团转的模样,名叫杰米的老鼠首领哈哈大笑。
  门外的灯亮了,老鼠们呼啦一下逃得无影无踪。主人回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老鼠们操心了,光是看着一屋子的乱七八糟,主人也会主动收拾托姆的。
  托姆绝望地闭上眼睛。
  “嗨,我回来了,我的小猫猫……”一个令托姆高度陌生的声音传入耳里。托姆一边起鸡皮疙瘩一边睁开眼睛,只见自己那身高一米八五的剽悍主人此刻满脸通红。
  主人瞟了一下屋子,然后笑逐颜开地在托姆身边坐下来,一把将他搂在怀里:“你怎么那么有本事,把整个家都重新布置过了呢?这样好有新鲜感喔,你好――乖喔。”
  托姆恶心得都快吐了。主人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是一方面,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臭味是另一方面。托姆迅速挣脱了主人的怀抱,躲到了沙发背面,惊恐地观察这一状况。
  主人嘀咕着,突然伸手进提袋里,拿出一个铁罐子,啪地打开,泡沫汹涌地冒了出来。“好,好酒!我没醉,我还能喝!”
  “原来那就是酒啊……”托姆恍然大悟。
  几天之后,又一个主人不在家的白昼,家里再度成为老鼠的天下,他们在屋子里尽情吃喝玩乐,好不嚣张。托姆的身影出现在客厅时,老鼠们没有惊慌失措。
  令在场所有老鼠意想不到的是,今天的托姆表现得格外亢奋,他几乎是心无旁骛地冲着杰米就扑了过来,把杰米牢牢按在爪下时。其他老鼠反应过来后,认定托姆今天打了兴奋剂,于是马上一哄而散逃命去了。
  屋内重归安静。托姆把杰米五花大绑,但并没有对它怎么样,反而为它准备了一顿最后的晚餐,包括一满杯啤酒。杰米从来没喝过酒,想到自己临死之前还能尝尝新鲜玩意儿,甭提多高兴了,于是端起来一饮而尽。
  “多吃点。吃完就该上路啦。”托姆开始试杰米。
  “上路?”杰米一愣,反应过来后,变得惊慌起来,“我……我不想死……”刚才还很英勇的杰米竟然哭了起来。托姆高兴极了,趁机建议杰米跟自己合作,这样就可以不用死了。杰米喷着酒气竖了白旗,并按照托姆的吩咐回到了洞里。
  首领被捕不到半小时就平安回来,老鼠们高兴极了!他们围着杰米嘘寒问暖,同时不停拍着马屁。杰米骄傲地告诉大家,那只笨猫已经投降了,他答应以后再不干涉我们的自由。“大家现在跟我出去,参加那只猫给我们准备的宴会吧!”杰米脸红脖子粗地说。
  杰米率领大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老鼠洞。托姆像资深服务员那样恭敬地站在一张摆满饭菜的餐桌前。老鼠们欢天喜地地爬上餐桌,狼吞虎咽。过了一会儿,托姆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一只只不可一世的老鼠摇晃着从餐桌上摔了下来。而杰米也因为实在经不住诱惑,又喝了一些,也快不省人事了。等到第二天,杰米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硕大的鼠笼边,笼子里关着一大群哼哼唧唧的同胞。
  “醒来啦。早。”托姆欢快地对杰米打招呼,“多亏了你帮忙,我才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你说什么?我帮你?!”杰米难以置信。他的记忆一直回溯到托姆请他喝酒那一段才恍然大悟。原来,真是自己出卖了同胞,而让自己变成叛徒的,正是那可恶的酒。
  托姆提议让杰米以后都跟自己合作,可杰米完全没这个意向。趁托姆打哈欠的机会,它一溜烟就逃走了。托姆耸耸肩,为杰米最终还是选择了跟自己作对而惋惜,同时又觉得无所谓――如果一个对手都没有,那反而有点寂寞呢。
  这时,卧房的门被推了开来,托姆的主人醒了。托姆把主人引到那一大笼老鼠面前,并不失时机地以恭敬的姿势将鼠笼的钥匙交给了主人,主人很是高兴,说晚餐要弄一条石斑鱼来奖励托姆。托姆的口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晚上,主人果然说话算数,一下班就扎入厨房,在自己的饭都还没弄的情况下,先帮托姆炖起了美味的鱼汤。除了中途去接了一个电话外,基本全程守在炉灶边,用心程度可见一斑。拌了鱼汤的米饭和一大盆的石斑鱼肉摆在托姆面前,主人抚摸着托姆的脑袋说:“吃吧,尽情吃吧。”主人太讨厌老鼠了,所以他觉得怎么奖励托姆都不为过。
  主人走后,托姆马上开始狼吞虎咽地享用起眼前的美味。可是,吃着吃着,托姆慢慢觉得天旋地转。
  “蠢猫!大餐好不好吃?”杰米突然出现在托姆面前。
  “是你小子……”托姆摇摇晃晃站起来,“你……干了什么?”
  “跟你学的。米酒、白酒和料酒,能加的酒我全加了!就在你主人去听电话的时候――那个电话是我打的。”
  “你……你找死!”托姆已经口齿不清了。
  杰米让托姆帮忙把笼子的钥匙从主人身上偷出来。托姆想想都觉得好笑,猫帮老鼠,好像是有趣了点。可这个时候,他似乎有些身不由己了。为了不让杰米乘机把自己给消灭掉,托姆最终还是鬼使神差地进了主人房间。
  过了一小会儿,醉猫托姆叼着钥匙从主人房间跑了出来。它喷着酒气将钥匙插入鼠笼的锁孔,背后是主人绝望的大叫:“不――”但是已经晚了,托姆把笼子打开了。只是一秒钟,所有的老鼠全部玩命儿逃了出来,他们迅速消失在这个家无处不在的鼠洞中。
  那之后有两件事改变了。第一件,是老鼠家族通过了禁酒的法令,谁都不能喝,一滴也不行,尤其是未成年鼠――这是首领杰米铁面无私的再三强调。第二件事,是托姆变成了一个可耻的“酒贩子”,现在的他,每天都要变着花样朝主人可能喝的水或可能吃的食物里掺酒,那是因为只有在主人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他才不会挨揍。
  编辑/梁宇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11662865.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