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哈尔滨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香雪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花季莫相惜,雨季莫浅忆
中国论文网 /9/view-3503723.htm
  高二(8)班 李禹童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朦朦之中,想起了这首歌。
  你,还好吗?
  冰露滴梦破,我还记得那秋水凝望的传说。眼眸里的伤渐渐清晰,一路从泥泞走到了美景,可故事却到这里,戛然而止,仅剩一份残缺得拾不起的记忆。
  于是,斜依长空,望着雨丝变为雪,流划天空,这一冬,又成了一个寂寞的季节。
  我们,那样没由来地喜欢上“年少轻狂”;我们,那样放纵地骄傲。我们,却也都曾天真地以为,只要许下一个诺言,就可以实现,一如纯洁淡静的丁香树下,两个孩子描绘着自己小小的天空,认真地封起一个约定,明年丁香花开时……
  但是,是不是我们还是忘了,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真的经不起谁来拆。一切的一切,没有伏线。
  现在想想,或许你一直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欠一份勇敢。其实天真的可爱,却又怕受伤害,于是,即使流下眼泪也倔强地否认,然后,泪滴里蒸发出了任性的余味。等到暖色的梦变成了冰凉的枷锁,烟花雨独自落坠,也只能苦苦地体会……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熟悉,就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曾经,我们幻想并肩踏遍天涯,看繁花满地;曾经,你给我一一细数你喜欢过的人;曾经,我们嬉笑着给彼此许多奇奇怪怪的称呼;曾经,你对我说只有在我面前你可以毫不掩饰任何情绪。
  我知道,你那种带着阳光味道的笑容一定还每天都挂在脸上,可是,“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对么?那么我要告诉你,站在雨夜走廊的尽头,可以聆听到幸福的声音。抬起头,你会看到天边那颗,为你而挂的星星。
  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笑靥?谁曾在谁的记忆里停留,温暖了想念?过往,在一瞬间全部涌上心头,却又在顷刻间消散无踪。现在写下的,是空白,还是色彩?那被撕扯开的未知的意外,该由谁来买单?仅仅是在一念之间吧。
  记忆,是一份载着时光的薄册,轻轻地翻阅,就会扬起满目的尘埃,伴随着纷飞的血色残阳,犹如支离破碎的流年。茶烟轻扬,对弈的人已走,谁还在意推敲红尘外的一盘残棋?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
  这轻歌曼舞的年华,谁又能覆谁霓裳?灯火可以模仿坠落的星光,又是否有人可以模仿彼此的模样?雨停了,云散了,风走了,晴天娃娃的表情,明媚了。你说过的,反手阳光。那么泪水折射下的华光,落寞收场。
  云雾缭绕中,一切都变得如同一场痴醉的梦。天海同色,却非共蓝。一滴泪,也可以斑驳整个世界。
  那串紫色的风铃,依然在房间门口守护着那份承诺,风一吹,就叮叮当当做响……
  曾经的青春,我们都曾走过。那斑驳的记忆也在风中停驻。当阳光洋溢,穿过窗棂,那份守护的承诺便在老唱机上咿呀做响,轻轻地,漫过心里的甜蜜……
  [点评]这篇小文如五月夜晚丁香的芳馨,朦胧又鲜明。年少轻狂,嬉戏亲昵,花下期约……豪情深情,像阳光,温暖明亮。但“那薄如蝉翼的未来,真的经不起谁来拆”,别痛离伤,是落雨,打湿敏感的少年心。“记忆,是一份载着时光的薄册,轻轻地翻阅,就会扬起满目的尘埃”,读到此,不禁莞尔,仿佛读到张爱玲,她是穿透人世的荒凉,而我更相信眼前展开的只是少年的清愁,是清新,是可爱,是人生最初的“愁滋味”,是五月冰城丁香的芬芳。文学需要有一颗敏感的心,并要阅读与思考。这三样小作者仿佛都不缺,那么写下去吧,根植真实的大地,仰望辽阔的天空,相信她定会从初春的鹅黄走向枝繁叶茂参天茁壮。
  (点评老师:杨美宇)
  觞  逝
  高二(3)班 窦可心
  在某个“云破月来花弄影”的日子里,我在一卷泛黄的典籍里梦回千里,就这样遇见了你,一只斑驳的酒觞……
  “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宗白华语),我向往自然,更崇敬那种至真至纯的情感。十七载未离“故乡”的我却心居江南,我相信,那才是我真正的籍贯……我心中的江南,是从林妹妹那“似泣非泣含露”般的双眸开始构筑的。“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那是江南的山水在呼唤我的归来;“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那是江南的琵琶在呼唤我的归来;“三更灯火寂如许,犹有书声出薜萝”,那是江南的藏书楼在呼唤我的归来……心灵漂泊十七载,依然未能亲近我的故乡,“日暮乡关何处是”,然而已了然于心的故乡依然不能归去,即使归去亦是否会有人问我“客从何处来”?也许,我的足迹不会印在金陵的古道上;或许,当我的足迹印在金陵的古道上之时,换来的却是内心深处一声无奈的叹息,然而,无论如何,江南是我永远的籍贯……
  王戎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西晋东渡后这觞美丽的情酒亦在江南的陶冶下愈加醇厚。“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子期的悼念在空中弥散……“埋玉树著土中,使人情何能已已!”友人的牵念在空中弥散……“今日视此近,邈若山河”,阿戎的思念在空中弥散……有人说中国人喜欢的帅哥是魏晋名士,或许今人崇尚的不仅是魏晋士人那“朗朗如日月之入怀”的俊美,亦是那种风流潇洒的魏晋风度吧!
  魏晋,好一觞情酒!
  宗白华先生说:“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而我们这个时代却是新中国历史上最安宁平和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上最无家可归的年代。当初渐东土的佛学在东风的吹拂下一点一点转化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禅宗,我们有没有想过,西风凛冽的今日我们的本土文化该何去何从?当问候语从“再见”变成“bye-bye”,当屈原的国籍从中国变成韩国,当中国文化的研究变成中国的文化研究,我们的本土文化该何去何从?刘士林先生在他的《澄明美学》一书中,为中国诗性文化找到了一条归路,那就是在美学上回到从前,拭去衣襟上的尘埃,不必浓妆亦不必淡抹,为中国人也为全人类寻找一个非异化的自由之境,逍遥之境。可是又有谁愿意走上这条还乡路?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350372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