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小荷 2011年第5期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一
中国论文网 /9/view-844748.htm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状浓抹总相宜。
  春风吹拂,站在西湖石板桥头的女子,任由水蓝色的衣袖随风轻舞,任由三千鸟丝随风飘飞,任由世人惊叹的眼光在她身上流连,她只是专注地眺望那粼粼微波的一湖春水。
  她叫小荷,西湖孕育的一朵出水芙蓉,出尘轻灵,颜如舜华,明眸皓齿,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朱。
  石板桥尾,一个修长的身影倒映在小荷的瞳孔里。踏着青石而来的男子俊逸的容貌透着阴寒之色,让绝美的神采更显妖冶。
  云,是黑色的,从远方飘来。
  “小荷,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低沉阴冷的声音,斯洛轻扬薄唇,修长洁净的手指轻抚上小荷蹙着的眉头。
  “我能不记得吗?”小荷转过头,避开斯洛的碰触,视线又落在湖面上。
  春风伴随着细雨,吹皱了西湖翠绿如玉的湖面,细雨又让西湖变得如梦似幻,更添一抹撩人的神秘,亦让小荷忆起一百年前与死神斯洛的约定。
  
  二
  
  一百年前,西湖畔。
  大雨滂沱,天阴沉得像化不开的噩梦,乌云大块大块地分布,剩下的残光显得孤寂寒凉。昔时充满游人欢声笑语的西湖畔早已空无一人。
  青色的血让西湖这一池水显得更加碧绿,空气中到处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散发着妖冶气息的美丽女子眼神魅惑。
  “你这条水蛇妖,我和你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想她小荷今日才修炼成精,也就是“出世”刚脱离正身幻化成人形,偏偏就遇到了这只比她道行高的蛇妖追杀。
  白水艳微微蹙眉,弯着腰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张清丽的面孔,绽放出妖媚的微笑,用沾染着鲜血的手轻轻掐住小荷纤细的颈子,她的声音也是如此的娇媚,却让人不寒而栗。
  “很痛苦吧?没办法,谁叫你长得比我还美,又刚好叫我遇上,不杀你我会很不舒服的……呵呵!”哈?就为这样一个芝麻大的理由?亏你长得妖模妖样,怎就这么变态?小荷的脸随着白水艳掐住她颈子的手劲逐渐加大而变得惨白。
  一道凛冽的光芒照在白水艳的手背上,白水艳整只手像是被火灼一样,迅速移开,而小荷也趁机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蛇妖,她的命你还要不起。”乍起的声音像是一阵寒风拂面而过,碧绿的湖水蒙上一层暗影,男子轻踏湖水而来,小荷望向来人,虽然斯洛一袭白衣太过耀眼,模糊了他的面目,可小荷却看到了他明澈的眸,以及令她感到莫名舒服安心的笑容。而同一张脸在白水艳看来,却令她战栗。
  “你又是谁?”能令她修炼千万年的蛇妖也嗅不出气息的,不是天界的,就是地府的。转眼间,斯洛已站在白水艳面前,冰冷的眼神中尽是轻蔑。“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你只需知道一点:你没资格取她的命。”在看到小荷素白的脸后,斯洛的眼神中更添一抹凌厉。
  白水艳不禁倒退三步,好强大的气场啊!不过这样玩起来才更刺激。白水艳的眸子闪着嗜血的光芒,绝美的笑容浮上脸庞:“有没有资格可不是你说了算。”顷刻间,白水艳幻化成巨大的白蛇伴随着从茜湖卷上来的强大水流,吐出长长的舌,露出阴森的獠牙直奔手无寸铁的斯洛,斯洛淡定地站在原地,手中却突然出现一把闪着青幽光芒的剑。
  “风魅!你是死神斯洛?”白水艳惊愕道。风魅是地府的四大名剑之一,亦是妖精的克星,相传风魅为死神斯洛所有。
  白水艳没有设下结界保护自己,风魅直接砍上蛇身,白水艳转身欲逃,却还是被斯洛的剑划过了脸,顾不得呼痛,白水艳入水则逃。
  斯洛收起风魅,站在湖畔居高临下地看着小荷,并未打算拉她起来,更不打算为她疗伤。
  “你真是死神斯洛吗?”没想到她第一天出世就可以看到鬼妖相斗的精彩画面,更能一睹传闻中的死神。
  “是。”斯洛用戏谑的眼神直盯着小荷。
  谢谢二字还哽在喉咙里,小荷已经被斯洛用一不明物体套住。他抛下一句不容商量不容拒绝的话――也就是所谓的约定。“一百年后,你小荷的命就是我死神斯洛的。”
  “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小荷冲着斯洛离去的背影大喊。小荷拼命地想拽下斯洛戴在她颈间的那颗红色石子,可无论她怎么弄,那条串着红色石子的红绳就是摘不下来,小荷发现,当她戴上红色石子的那一刻起,她的伤也痊愈了!
  
  三
  
  “可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小荷重复一百年前她说过的话。她在西湖等了斯洛一百年,就是为了告诉他这句话!她没有与他约定。
  “就因为是我说的,所以才叫约定,你不是收了我的信物吗?”斯洛抚摸着小荷的头顶,略显忧伤,像在安慰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般。
  信物?小荷想起曾有一只虾妖打趣她,什么时候配的狗链?她当下把那只虾妖打得三分像妖七分像鬼,然后才把它打回原形丢给西湖的鲤鱼们美餐一顿。
  “谁稀罕你的信物?还给你!”小荷指着颈间的红色石子。
  “小荷,你明明就是十分稀罕它,才遵守我们的约定!”小荷白了一眼斯洛,他明知道她无法将红色石子从颈间取下。
  “总而言之,这一切都是你的想法,我没有说过。”忽略斯洛眼中让她不明的哀伤,小荷俏皮一笑,然后迅速消失在空气之中,而斯洛只是冷冷地看着那抹水蓝渐行渐远。
  “小荷,你走不出我的世界。”何必徒劳?斯洛放肆的笑声响彻寂静神秘的西湖,然而在西湖里的精灵听来,他的笑声更隐含着丝丝悲凉。
  
  四
  
  不知道某年某月某一才子曾在苏杭一带游玩的时候,吟了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于是小荷便使了法术,一天之内就到了传闻中的扬州,还在一刻之内找到“烟花楼”。
  奇怪,为什么进入烟花楼的都是男子?小荷偏着头故做沉思,难道这就是她刚刚前脚踏入后脚就被人撵出来的原因?
  一个转身,小荷就立即从一位佳人变成一位翩翩浊世公子。小荷不禁皱起眉头,赤橙黄绿青蓝紫,她为什么独独选了属于斯洛的白呢?
  大摇大摆地走进烟花楼,一位风韵犹存身着俗气紫色大袍的中年女子立即走向小荷。“哎呦,这位公子,您是初来我们烟花楼吧?我们烟花楼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呀!”
  小荷一双眸子滴溜溜打转。
  “把你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给老子叫出来。”小荷学着旁边一位脑满肠肥的醉酒大汉说道。
  “行,行,我们这最好的姑娘,可是……”她上下打量着小荷,人倒是长得俊俏,衣服也是杭州上好的丝绸,可是这年头还是有不少人打肿脸充胖子。
  “是不是要这个啊?”还没有看清楚,小荷手上就已经多出一锭金元宝,这当然也是跟隔壁尖嘴猴腮的大叔学的。
  接过金元宝,中年女子笑开了花:“来人啊,把舞蝶叫下来。”纤纤素手水秀围,香气如兰使人醉,在众人嫉妒的眼光中,舞蝶柔若无骨地向小荷道了万福。
  小荷装模作样地学别人说:“就这样的货色你也敢拿出来?”正在这

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五
  
  “小荷,玩够了就回家吧!”乍听像是安抚小孩,然而斯洛冷冷的眼却直盯着对小荷俏笑的舞蝶。是的,他以为他是可以放任她的,可是当青楼里的男子猥琐的目光随她打转,甚至这样一个青楼女子也对她状若亲昵时,他才知道,他根本做不到!
  “斯洛,你怎么可以找得到我?”小荷惊呼。一路上她都是小心翼翼,确定斯洛没有跟着她。
  斯洛扬起冷峻的笑脸:“因为我的心在你身上。”斯洛闪过清冷的幽光。然后众人看到一道青色光线从他手心射出来,射向舞蝶,下一刻舞蝶便从众人的错愕中悄然无声地倒地。
  “她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取她性命?”一抹痛心划过小荷的眼眸。斯洛可以在顷刻间取人性命,会不会有一天也这样对她?
  “她命该有此劫,我不过是履行我的职责。”第一次,他学起那些虚伪而又聪明的人类――说谎!他不希望看到她的眼眸被恐惧充满。
  “斯洛……”在小荷念动咒语想再次逃走的时候,斯洛已经先一步搭着她的肩膀,齐齐消失在空气中,令人差点以为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们的幻想,不过倒在地上的尸体却适时地提醒了众人,这是事实!
  
  六
  
  “走得那么快,想累死我啊?”可恶的斯洛竟然对她施咒,他走一步,她就必须紧跟着一步。“知道累了,你以后就不会妄想从我身边逃开!”走在前面的斯洛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气喘吁吁的小荷。
  “我要是不逃的话,你会要我的命。”小荷垂下眼帘,斯洛说过,他要她的命。
  “我什么时候要你的命了?”斯洛表情冰冷的脸终于有了一点点的温度。他不要她的命,他要的是她的灵魂,她的心……
  “你不说……”小荷正要把斯洛定下的约定搬出来,却被一飘来的鬼魅打断,来鬼一脸苍白,连衣服也是惨白惨白的那种,相较之下,小荷才知道斯洛平时脸部的表情可以算是很“人性化”的了。
  “死神,地藏王有事召你。”机械的语调,也让小荷见识了何谓真正的地狱催魂语。
  斯洛微微地点头,鬼魅又如来时飘走了。没想到他刚刚妄取了一舞妓性命,地藏王这么快就知道了。看来他必须马上走一趟地藏王府。
  “既然地藏王有事找你,你就快去啊!”小荷催促着,小心翼翼地隐藏着眼眸的晶莹光彩,呵呵……连鬼都帮她哦。
  “好!”正当小荷讶异于斯洛答得如此干脆的时候,斯洛已扬起手,对着她在半空画了一个圈。
  “斯洛,不要设结界行不行啊?”
  “我不设下结界,你会不会又要跑?”
  “会!”
  “那就乖乖地等我回来。”
  像小荷这种修行相对还不够的精灵来说,在地府待久了,也会损耗精魄灵魂之气,设下结界可以护住她的精灵之气,也可以防止她逃走。斯洛在圆上打上符咒,在结界形成的同时转身离去。
  “乖乖等我回来,哈哈!”她小荷看起来像是那种“宜家宜室”的人类女子吗?还是斯洛纯粹当她是一只小宠物?
  小荷双手触上结界,结界不可能每一处力量都能均衡,结界也跟人一样,有其弱点。她就不信找不到这个结界中力量最薄弱的地方!
  “啊!找到了!”未多作细想,小荷便催动身上的灵气欲破这结界,却不料被结界的力量反噬,将她震了开来。小荷拭去嘴角缓缓流下的血,念动咒语,集中灵力,双手重新触上结界,只要打开一条裂缝,她就能走出这结界了!
  许久后,结界终于裂开一条细缝……
  
  七
  
  时值十月,西湖的莲早已过了盛开的季节,可是还有一朵莲无视寒霜秋月地盛开着粉红的花瓣,而一少女就坐在花瓣上,典雅端庄。
  小荷静坐在用灵力催动的莲花上,吸取西湖的灵气。为什么去了一趟地府,她的灵力竟好像一点点在消失?小荷皱起柳眉,沉浸在自己的冥思中,完全没注意到一抹白色向她逼近。
  白水艳勾起残忍冷艳的笑容,覆在脸上的白纱随风舞动,更添妖媚。掌心聚集起黑色的风,白水艳向毫无防备的小荷袭击,待小荷感应到时,黑色的掌风已硬生生地打入她的体内。
  “你这条大白水蛇妖怎么还没死啊?”小荷从莲花上一跃而起,却发现身体像火烧般,体内集聚的灵力也正在消散。
  白水艳临水而立,面纱下艳红的唇凝出一抹冷笑:“小荷,你很惊讶么?死神斯洛竟然为了你毁我容貌,今天我要把他给我的加倍还给你。”说话间,白水艳在水下露出自己长长的蛇身。
  小荷恐惧地向后缩了缩,白水艳的蛇尾以横扫千军之势向小荷卷来。将她的身子紧紧地卷起,蛇尾一收便把她拉了过去。
  随着白水艳的蛇尾不断收拢,小荷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急促,呼救声半截咬在喉咙里,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他,脑海里突然显现出一百年前斯洛踏着湖水而来的情形,一双明澈的眸,俊逸的笑容给她无限的安心,她甚至以为他是天使,斯洛……斯洛……
  “放开她!”感应到小荷强大念力而来的斯洛看到一脸痛楚的小荷,语气更加凌厉,眼眸里闪过一丝幽暗的光。
  “放开她?斯洛,你有这个资格命令我吗?”白水艳轻柔地说着,伴随着得意的轻笑。
  斯洛的眼对上小荷逐渐迷离的眸,小荷给了他一丝无力苍白的微笑,斯洛听到了她的呼唤了吗?他曾说他的心在她的身上的啊!
  坚持下去,小荷。斯洛对小荷说道。
  “说,你的条件。”斯洛的眸已变得幽绿。一百年前他念她也是修行了几千年的精灵放她一条生路,而现在她竟敢伤害他所爱的人,他要她付出相等的代价。
  “先把你手中的风魅丢进湖里。”尽管斯洛手中并没有风魅,但白水艳还是警戒地看着斯洛。
  啪地一声,泛着青幽光芒的风魅应声入水,白水艳脸上的面纱被风拂开,一道从眉心斜画至左下巴的疤痕显得无比狰狞。白水艳握紧拳头,所有的妖精只要是被风魅所伤,留下的伤口是任何法术都无法消去的!“现在,我要你在她脸上留下一道跟我一样的疤痕!”白水艳丢给斯洛一把泛着冷光的剑,眼中闪出一丝嗜血的光芒,那把剑是她从一个道士那里偷来的,对妖精来说,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对鬼来说,那可是克星……
  斯洛拿起剑,眼中流露出一丝痛楚,在白水艳得意的眼神妩媚的笑容中,缓缓地走向小荷。
  举剑的刹那,斯洛眼中有一股狠劲,将剑迅速挥向白水艳蛇身的七寸处。剑虽然伤不了白水艳,但还是让白水艳痛得将蛇尾一甩,将奄奄一息的小荷甩了出来。
  白水艳的眼神尽是不可置信,看到小荷安全落地,斯洛微笑。“我不是鬼,我是死神!”
  “不管你是鬼还是神,我都要你死!”白水艳凌厉地向斯洛袭去,没有风魅的斯洛不可能在一瞬间伤了她,正当斯洛集中意念,召唤风魅时,白水艳却迅速转身,聚集灵力,幻化成一把无形的剑,往毫无反抗之力的小荷刺去。哼,我白水艳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八
  
  白水艳瞪大了眼睛,自己幻化成的灵剑一挡,便没入斯洛的身体里,而风魅却同时没入她的体内。
  小荷看到白水艳不甘愿的眼神,巨大的蛇身化做一阵水雾。而斯洛也倒在她的怀里,只来得及给她一个虚弱的微笑,便化为一缕青烟。
  “斯洛,斯洛……”小荷竭力呼唤,空荡荡的西湖只有她一人的回声。
  小荷握着斯洛戴在她颈间的红色石子,看到红石渐渐褪去,石子逐渐变得透明。“斯洛,我再也不逃了,只要你回来。你快回来吧,斯洛……”小荷跌坐在地上,泪珠不受控制地滑落,滴在了透明的石子上……
  “斯洛,我还没告诉你,一百年前我就喜欢上了你,我还没告诉你呢,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斯洛……”
  “你说你一百年前就喜欢上我了,真的吗?”斯洛的声音自湖面传来,小荷不可置信地回望湖面,仿佛看到了一百年前那个有一双明澈的眸通体雪白踏水而来的斯洛。
  小荷破涕为笑,起身轻踏湖面上的莲奔向临水而立的斯洛。小荷轻踏而过的莲立即开出一朵朵粉红的花瓣……
  斯洛伸手牵住了小荷,释然地笑了:“而我也早在一百年前就把我的心给了你。”斯洛指着不知道何时又变成红色的石子说。
  原来,斯洛杀了白水艳的同时,也心灰意冷了,以为他对小荷只是一厢情愿罢了,因为她竟然不惜消耗灵力逃出他的结界。不想徒增伤心又放心不下她,所以他才决定幻化成青烟守在她身旁,却听到了她的话,看到了她为他落下的泪……
  微风吹过,莲花舞动,平静的湖面折射出粼粼微波,充满传奇的西湖,爱情正在悄然绽放!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844748.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