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仙人衣裳弃刀尺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批评时政,为民请命,是个得罪人甚至得罪当局的差事,需要有胆有识,目光锐利,说别人不敢说的话,写别人不敢写的文。在用诗歌评议时政的诸多古代诗人中,唐代白居易当属佼佼者之一。其创作的大量讽喻诗,就是唐朝的时评,影响深远。
中国论文网 /9/view-866131.htm
  白居易继承了以《诗经》为主旨的比兴美刺的传统诗论,十分强调诗歌的现实内容和社会作用。他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因此,白居易的诗歌不仅真实反映社会现实,而且敢于批判现实。其诗一直以平易通俗著称,大都深入浅出,连一些不识字的老人、儿童都能理解。即使是他的那些讽喻诗,也体现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带有很浓的现实色彩。
  白居易的讽喻诗,既塑造典型,又构架情节;既突出对比,又结合议论。当然,最大的艺术特色还是塑造典型。白居易说他的《秦中吟》“一吟悲一事”,其实不止《秦中吟》,他大部分讽喻诗基本都这样,一诗只写一件事。但这“一事”,不是信手拈来的,而是从很多真事中选取最悲伤、最真实的来作代表。现以《上阳白发人》为例,看看诗人怎样选择题材,塑造典型。
  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
  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
  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
  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
  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
  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
  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
  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
  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
  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上阳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
  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这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首中的第七首,是一首著名的政治讽喻诗。诗中没有一般化地罗列所谓“后宫人”的种种遭遇,而是选取了一个终生被禁钢的宫女作为典型,以一当十、当百、当千,并且不写她的青年和中年,而是写她的垂暮之年。不写她的希望,而是写她的绝望之情。通过这位老宫女一生的悲惨遭遇,极形象而又富有概括力地显示了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的悲惨命运(这就叫作典型),深刻地揭露了封建最高统治者摧残无辜女性的罪恶行径。
  开头八句,“简洁的追述,勾勒了上阳宫的环境和老宫女的身世。上阳宫已没有往日的豪华,再不见喧嚣的车马,更没有轻妙的歌舞,诗人看到的是绿衣监使严密监守下“一闭多少春”的宫门。上阳宫死一般的沉寂,简直像一座监狱,一座活坟墓。诗人以无限忧郁、哀叹的调子,弹出了全篇作品的主旋律。上阳女子进宫时是16岁的妙龄少女,如今变成了白发苍苍的60岁老人,在深宫内院幽禁了44年,并且当时被采择进宫的同命运的女子,如今全部都被摧残而凋零殆尽了,活在世上的只剩下她一人了。一个“残”字,透露出多少悲苦!
  “忆昔”以下八句,转入对往事的追忆,重现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在被胁迫离家人宫时,那种与亲人告别的悲恸场面。据记载,唐天宝末年,朝廷专设所谓“花鸟使”,到民间专为皇帝密采美女。这个上阳女,被掠夺离开亲人时,连哭都不准哭。“皆云人内便承恩”,实际上只是哄骗之词,结果连君王的面都没见着,就被当时专宠、嫉妒的杨妃,瞒着皇帝把她暗地里打入冷宫。
  “秋夜长”“春日迟”两节,以两个具体场景,极写上阳女子一生被幽禁的凄怨生活。一是以情景交融的手法写秋夜:秋风,暗雨,残灯,空房,长夜不寐,形影相吊。这里,环境的凄凉、冷落与主人公内心的寂寞、孤苦融合在一起,写景与抒情巧妙地交织在一起,制造出一种浓郁的悲剧气氛。二是以情景映衬的手法来写春日:春光里。绕梁燕子双双飞,宫中黄莺自在啼,衬托了这个宫女被遗弃,被监禁,不得自由,愁苦寂寞的心情。黄莺动人的鸣叫,本会引起人们的无限欣喜、愉悦,可是却“愁厌闻”:梁燕成双作对地同飞同柄,会引起一个年轻女子的羡慕、向往,甚至嫉妒,可是对于这位老宫女,却再也惹动不起这种感情。这是十分委婉含蓄而又深入细致的心理刻画。
  “今日宫中年最老”等句,诗中主人公却以貌似轻松的口吻,开始自嘲,与前文淋漓尽致地抒发寂寞苦闷形成“合理”的反差。由于“年最老”,得到了“大家”(宫内对皇帝的习称)的恩典,从京都长安发旨到洛阳上阳宫,“遥赐”给“女尚书”的空衔,可是,以垂暮之年,担着一个所谓“尚书”的虚名,能抵偿一个人一生被幽禁的悲哀吗?这恰恰证明了“皇恩浩荡”的极端虚伪。“外人不见见应笑”,其中无疑是饱含着眼泪的。这也许不符合一般生活逻辑,然而却是生活的真实。同是悲哀,不一定都痛哭流涕:同是愤怒,不一定都横眉竖目。悲哀时可能笑,快乐时可能哭;有人倾诉苦难,声泪俱下,痛不欲生;有人却把痛苦拿来消遣,愤世嫉俗。这里以貌似轻松的自我解嘲的口吻,表现主人公沉痛的感情,把她悲痛到接近变态的心理完满地表现出来了。
  诗的尾声部分,用感叹的情调和语词,写出诗人的一片恻隐胸怀和“救济人病,裨补时阙”的社会理想,显示出诗人“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的良苦用心。
  白居易的诗歌,在他生活的时代就被广泛传诵,受到人们的喜爱。但在20世纪80年代,很多人对白居易的评价却不高,主要是说他的诗歌,特别是他的讽喻诗政治性强,缺乏审美价值。也就是说,思想性虽高。艺术性不足。到今天,持这种观点的,依然大有人在。其实,白居易的《秦中吟》,尤其是《新乐府》中的大量诗篇,以及其他一些讽喻诗,在艺术性上相当讲究。刘禹锡甚至曾用“天衣无缝”四个字来高度赞扬白居易讽喻诗的艺术特色。比如这首《上阳白发人》集真实性、生动性、典型性、文学性、政论性于一身,浑然天成,不失为一篇“有时有评、有事有论”的“完美时评”。
  当然,一个写作者的选择与风格,是浪漫的,还是现实的,是欣赏的,还是讽刺的,与他早年的梦想和经历密切相关。白居易少年时期家境贫寒,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从小刻苦学习,十几岁,就能写出很好的诗,他的《赋得古原草送别》曾得到当时大诗人顾况的好评,从此进入仕途。社会现实和个人闻见,使诗人立志要“为民请命”。他针对当时社会存在的问题,写成《策林》75篇,向朝廷提出了改革意见,同时又利用诗歌的特点来配合斗争。《秦中吟》和《新乐府》等一批讽喻诗,就是这个时期写出来的。这些诗像弩箭一样射向黑暗的现实,刺痛了权贵们的心。白居易自己很清楚,他遭受贬谪的真正原因是那些“为民请命”的意见和讽喻诗,所以他自己说:“始得名于文章,终得罪于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866131.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