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我们所能做的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去年的最后一天,我开始在2009年的日历上记事。
中国论文网 /9/view-871706.htm
  去年的最后一天,看到《南方周末2008年度人物:2793名北川中学学生》的专题,看到走出板房的北川中学学生们的照片,抑制不住心底的悲悯。
  张艺谋说,奥运会开幕式10000张儿童的笑脸出现时,你会流泪。我没有流泪。
  而彼时,看到76个北川孩子的大头贴,我的鼻子一直发酸。
  去年的最后一天,读到北川中学学生的日记。初三学生傅丽颖写道:“晚上躺在床上听音乐,一到悲伤处就不禁想起张老师,想起最爱的奶奶,可爱的妹妹,亲近的朋友,泪水便打湿了枕头。半年了,还是如此。我终于明白:时间并不能冲淡一切。有一天梦见了叶子,又有一天梦见了冰姐姐,然后梦见了高老师。虽说是梦,轮廓却那么清楚,泪水也那么真实。那天晚上,我一见高老师就冲过去抱着他大哭,醒后泪流满面。”“今天是圣诞节,我翻出以前叶子、天凤他们送的贺卡,我(心)里一阵酸楚。对余震已不再在乎的我,对逝去的人和美丽的北川,却依旧不能割舍。一张北川的震前照片就足以让我热泪盈眶。我决定,大年三十,我要去北川县城。我要陪奶奶过年,不然,她一个人会孤单。”
  孩子们问:“神留下了我,却带走了我不少的同学、朋友,他们并未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神不留下他们呢?”
  谁能够回答?
  评论、捐款、流着泪贴图、万余师生在学校体育馆前默哀,四川籍的同学站在前列,组织相关的毕业论文……一切仿佛是昨天,但一转眼,汶川地震已经一年了,八万多同胞在那边安宁吗?5335位孩子的父母在想什么?
  是的,地震亡灵,一别经年――脚下的土地与怀中的心脏曾经那样地颤抖,我们怎么能够一下子忘却呢。
  既然所有的记忆负载了那么多的苦难、哀伤与坚韧,那么,我们的步履就无法不更加厚重,担当就难免更加严肃,言行就应该越发认真。
  既然那块刻着所有遇难和失踪者的名字的墓碑还没有竖起来,我们就有责任在心头为他们率先留下一方地域,没有尊卑长幼、不分年龄民族,只有生命的尊严。
  一位朋友说得好:抗震救灾本不需要纪念,因为那是有良知的公民天经地义的事情,需要纪念的是那些本不该失去的生命。
  因此,在生命的呻吟面前,任何歌舞都显得轻飘,甚至多余。
  对于多数没有时间与资金赶赴汶川的同胞,我们只需要一颗心,一支蜡烛。
  震区孩子们的理智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年龄:“我唯一能做的,只能祈祷,希望他们,能够一路走好,而我们幸存下来的人,只能够好好活下去,连同他们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
  是的,我们所能够做的,也只有干好手里的活。多出一趟车,多种一垄菜,多上几节课,多写几篇稿,给经济萧条中艰难度日的人们一点资助。
  怀揣着那些逝去的和幸存的名字与面容前行,为身边的行进者加油并微笑,相信脚下的因为血汗而颜色变深的土地会支撑起我们的明天,为了孩子们的平安与宁静而加倍劳作――我们所能够做的,如此而已!
  (选自《金融时报》)
  
  编辑提点:
  大地震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但是伤痛仍旧需要关怀。文章真挚沉郁而又充满盼望的情感底色充满感染力。让人费解的是,在这一次举国震恸的灾难面前,大量中学生的相关作文依旧套话连篇、人云亦云,实在令人担忧。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871706.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