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突破炼狱的永生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 要:讨论哈姆莱特艰险困顿、自我抗争的成长主题,揭示哈姆莱特由一个出身贵胄、本性纯良的王子,面对父亲暴死、母亲乱伦、叔父篡位等一系列人生重大变故,历经灵与肉的自我分裂与斗争,而实现更高阶段性格统一的成长过程。哈姆莱特所进行的复仇既是自身对肉体的复仇,也是王子主体成长的过程,而这种不亚于地狱的硫磺烈火的炙烤般的疼痛,正是王子面对成长的困惑和企图突破的踌躇,最终王子勇敢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同时也实现了自我的成长。
中国论文网 /9/view-9672946.htm
  �ス丶�词:哈姆莱特;成长;复仇;死亡
  �ブ型挤掷嗪牛�I 561.0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8-273(2008)03-0054-04�お�
  
  一��
  
  《哈姆莱特》本是2世纪丹麦历史学家萨克索•格玛提克斯(SaxoGrammaticus)撰写的《丹麦史》中记载的九世纪丹麦的哈姆莱特(Amlethus)替父报仇的故事。天才的莎士比亚改造利用这个传奇故事,把原来充满血腥气和恐怖色彩的中古式复仇故事改写成一个情景生动,思想深刻,反映时代面貌,举世钦仰的千古名剧。众多莎剧研究者对哈姆莱特的形象及性格层层分析,探索,涉及诸多领域。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读者,观众及评论家从各自的角度,从不同的层面对哈姆莱特这个令人难以忘怀的艺术形象进行探讨及评论,至今仍是众说纷纭。本文旨在文艺复兴时期基督化伦理道德观影响下分析哈姆莱特主体意识冲破世俗险恶和内心矛盾,对死亡进行形而上的深刻思考,最终勇于承担责任确定自我的成长过程。哈姆莱特对死亡的思考实质是现实中面对成长困惑的内心投射,由于其卓尔不群的学者气质和哲人风范,习惯于将现实的困惑和抉择上升到形而上的绝对高度,是哈姆莱特对现实的特有态度和方式。对死亡层层深入的思考,代表了其思想的成熟,最终担负其责任为父报仇,使正义得到�┛锓觥*���
  以成长为主题的文学作品多描述处于过渡和转型期的青年,以其独有的“双重眼光、双重意识”[1]历经重重考验和磨难认识世界和确立主体的过程。这种青年所处的特殊时期决定了既有成年人的勇敢果断又有孩童试图逃避的怯懦。这种磨难和考验往往是仪式性的,甚至在原始社会时期,会被人为的创造,如希伯来人的割礼,经受此考验的男孩才能得到部族的承认,获得成年男子的权利和地位。此类文学作品多包括主人公的成长背景,陷入成长困境的茫然与无措及最终历经斗争与磨难后的思想醒悟,获得救赎心智得以成长。作家在集体无意识的作用下,或多或少采用这种原型结构,其最早可追溯到《圣经》中的亚当和夏娃:伊甸园的无忧无虑、天真无邪代表了人类的童年;夏娃被诱惑反映了青年人渴望拥有成年人心智以获得夏娃被撒旦诱惑偷吃禁果,反映了青年人渴望拥有成年人的心智,以获得主体确立的心理过程;而最终被驱逐出伊甸园则是独立面对生活,面对困难的情感体验,都会带来对童年的眷恋和对成长的逃避,如亚当、夏娃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伊甸园。当孩童涉足复杂虚伪的成人世界,开始对成人世界的适应和探索时,每一次失败的感悟和这种矛盾伴随痛楚带来的体验,最终上升到主体自我确立和成熟的高度。��
  哈姆莱特作为父王庇护下敏感而较弱的王子,虽学识渊博却不知人世险恶,面对突如其来的人生变故,冲动用死亡来逃避眼前的一切。因此内心翻腾的是绝望与死亡的念头,思考尸体的腐烂,企图以自杀来逃避一切,虽然怀疑父亲的死,却又沉湎于如向摆脱来是苦难的消极回避,这是世俗化的表现,也是不成熟的表现。哈姆莱特的成长,表面是复仇的过程,是一步步排除疑惑,确定仇人并手仞的过程;投射在心理层面,则是一个哲人对死之苦思冥想、不断深化的过程,而对死亡的思考则是在困顿中成长的表现。但是历经外界的严峻与内心的艰苦斗争,最终下定决心,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以高贵的方式为父报仇,企图“重整乾坤”,则完成了其向成人心智的过渡。最终,它充分展示了文艺复兴时期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以一种超乎道德判断以外的死亡实现了更高层次的领与肉的性格统一,实现了其从世俗常人到英雄的升华,完成了其异乎常人悲惨一震撼的成人仪式,涤荡了社会风气的丑恶与龌龊。��
  本文在细读以此事件为中心,充满死亡意的剧本中,意图寻觅哈姆莱特的成长心路,寻找他的困惑与逃避踌躇后的勇敢与对于哈姆莱特的成长主体,有必要简要的讨论下有关于哈姆莱特性格特征的几个批评观点。首先,18C古典主义时期的S.约翰逊博士是最早研究哈姆莱特.思想心智与斗争与变化成长的学者。约翰逊认为,哈姆莱特分裂斗争的心态是多种外部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父亲暴亡,母亲乱伦,叔父篡位,朋友被世俗利用,本以让这位多思的王子无以承受;加之父亲亡魂的出现,诉说事实真相的残酷,更让这位满是哲思的王子内心掀起轩然大波,给其带来巨大的心灵创伤。由于哈姆莱特习惯了以哲学思考和自我拷问得方式对到外部事件,使得外部因素成为推动哈姆莱特成长的动力,而这位典型知识分子的王子在剧中自始至终都是事件发展的被动工具,而不是主动行为者。与此相对应的是浪漫主义时期德国思想家奥古斯都.威尔海姆.封.史雷格尔对其性格的评述:哈姆莱特因其自己深邃而严肃的思绪和自我追问而牵缠,因思虑过多而不能采取决定性行动的看法。柯勒律治将这种观点传承并发展,从心里构成的角度分析哈姆莱特.的性格成长和心智发展。哈姆莱特育首先是哲学家和文人,习惯从现实中具体的人和事升华到人类的总体特征和生存状态,探索客观世界形而上的规律。因此,哈姆莱特的疏于行动,沉眠于自己的思索,是由个人的思想意识决定的。20C初的莎评家A.C.布拉德雷对上述两种观点进行了中和和延展,细致分析《哈姆莱特》剧后得出结论:哈姆莱特作为哲人的心智和外部突发事件的共同作用,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其实质是对约翰逊外力论和科勒律治内心论两种观点的综合。[2]
  以上是对哈姆莱特性格发展的三种经典性观点。20世纪以来其他有影响的莎评家都与这三种经典做出反应。J.多佛.威尔逊回应了柯勒律治的观点高度赞赏哈姆莱特沉湎于对人类终极真理的探索,这种哲人精神具有超越世俗现实的意义[3]。G.W.奈特的《烈火的车论》却批判了哈姆莱特极端的由于病态及厌世情结,赞同柯勒律治对哈姆莱特的评论“就像一剂毒药,在哪里出现,就在哪里肋着丹麦王国的健康和幸福”。Z.C.奈茨则提倡细读文本,反对主观臆说,认为哈姆莱特的气质混杂了邪恶的冲动与善良的本性,外部又催化这种心态,使得两面性的心态越发�┭现亍*���
  上述三种批判主流外,还有其他批评方法的解读。如弗洛伊德在1900年时就认为俄狄浦斯情节是王子延迟的原因,E.琼斯将哈姆莱特被解读成一个深陷于杀父娶母之中的狂想症患者,其做的一切正是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杀死叔父其实就是杀死自己,这就是为何延迟的原因。但这种大胆的心理推论将哈姆莱特视为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舞台上的一个形象”,有失偏颇。��
  由于新批评评论家多重视对艺术作品本身的研究,剧本是第一位的,而人物则是第二为的,因此哈姆莱特只是文本中的一个要素,而不是活生生的现实人物,这样才能对艺术和价值做出客观的分析和评判。此后的莎评家不再对哈姆莱特的意识做出主观的判断,也不去寻求追求死亡的秘密,他们深入文本性的世界,研究文本形式构造�┨卣鳌*���
  
  二��
  
  人心智的成长与性格的的形成是一个同外界交互影响的过程。评价人物性格时如果以现实生活为参照,未免过于主观;单纯研究文本形式而忽略人物塑造者又流于片面。如果我们用一种动态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哈姆莱特的心智成长和性格发展,把他看着是一个自我矛盾发展与外界相冲突碰撞的过程。古典主义的理性判断、浪漫主义的主观臆想和新批评的文本阐释都是对已预设后的做判断做描述和论证。下面本文在细读文本的基础上试图寻找汉姆雷特在面对人生变故时,内心挣扎历程,试图逃避但又无法忘记父仇的无助。剧中大量出现的是与死亡有关的意向,这是哈姆莱特在成长中对现实问题作形而上思考的反映。这一系列的死亡意向正是哈姆莱特作为一个学者与哲人在面对成长剧痛时的内心写照,对死亡认识的加深也代表了哈姆莱特对人生现实的认识和理解。��
  哈姆莱特一上场就是一个失去了父亲、母亲和王位的王子,一个失魂落魄、凄凉沉痛及近于失常的王子,但我们还是借助于奥菲莉亚之口推测出哈姆莱特在未经历人生变前的样子“一颗多么高贵的心就这样陨落了”“朝臣的眼睛、学者的辩舌、军人的利剑、国家所瞩望的一朵娇花;时流的明镜、人伦的雅范、举世瞩目的中心”。(III,1)��
  哈姆莱特拥有高贵优美的灵魂,受到父王的宠爱,被纯洁善良的姑娘所眷恋,除了美满、快乐、崇高这些之外,并不知人性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虽然快乐,但是快乐是单薄的,幼稚的。哥德为我们描绘出如若不是这一场劫难,哈姆莱特未来的样子“皇族的花朵”在国王的庇护下娇嫩而高贵,身上所展示的是正义与皇室的尊严、善良与纯正的情感以及出身贵胄的自我意识。他是一个天生的王子,丹麦的王储。国家未来的栋梁,学识渊博,品性单纯,热爱生活。追求爱情。此时的哈姆莱特单纯而矛盾,如同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对原罪一无所知如何,如同他们是上帝之子一样,哈姆莱特只是国王庇护下的单纯而较弱的王子。��
  父亲的离奇死亡,母亲的乱伦,叔父的篡位这些成长的挫折便是王子自我分裂,自我成长的开始。国王之于王子,是理想的君主,英雄的化身,视他为孩提以来的偶像,他称之为“完善而卓越的外表,像每一个天神都在那上面打下印记,向世间证明这是一个男子的典型”。所以他的死亡带给哈姆莱特的悲哀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此时哈姆莱特正需要母亲的抚慰,可以和母亲一起怀念那逝去的英雄,但母亲与叔父的乱伦,等于母亲也丧失了,甚至比死亡夺取还要坏。叔父篡位,作为正统王位继承人却与王位无缘,一向视为已有全都不在了。更有甚者,哈姆莱特第一次出现在宫廷亲眼看到了叔父克劳狄斯对这场朝廷变故的处理和对外政策的训令,对先王的虚假悼念,企图以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而掩盖老哈姆莱特的暴死和叔嫂乱伦。所以当克劳狄斯称哈姆莱特为“我的儿子”时,哈姆莱特却满是厌恶的用“异乎寻常的亲族,漠不相干的路人”相讽刺,表露了哈姆莱特对克劳狄斯的怀疑和反感。此时的哈姆莱特已经怀疑父亲的离奇死亡。之后新王登基和新婚的礼炮都反衬出哈姆莱特笼罩在死亡的巨大悲恸中。此时的哈姆莱特是在追寻人生对死亡的根本态度,此时开始踏上了探寻死亡观念的旅途,也是开始了成长之路。在之后的独白中表现了她独有的哲思玄想,描述尸体的腐烂,,希望自杀的合法性表现了其对人生巨大变故的困惑和举足无措,逃避的厌世,还无法从人生的打击中清醒过来孩子气的企图逃避,痛苦而无法得到救赎,希望以死亡来解决个人痛苦。对社会和责任是疏离的,被动而无奈的接受一切,称自己的“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成长意味着要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从哈姆莱特的言行看出此时的哈姆莱特在面对人生变故时成长的痛苦,这还仅仅只是�┛�端。����
  父王的灵魂告诉哈姆莱特叔父的暴行,将其赤裸裸的暴露于人性的丑恶面前并要其为自己报仇,加速了哈姆莱特对童年的分离,进入了一种类似于灵魂出窍的疯癫状态,时而清醒,时而癫狂。这种癫狂表面是身不由己,实则在父亲死亡时候就已萌生抛弃这满是阴谋诡计的世界的冲动。疯癫的实质是哈姆莱特内心斗争最为激烈的状态。成长的剧痛噬咬下的哈姆莱特在疯癫的掩护下可以自由的表达内心深处的呻吟。此时他已经看清了母亲已经是仇人的妻子,曾经的爱人已被世俗操控,连自己儿时的好友也卑躬屈膝出卖友情的环境,“疯癫”是其唯一生存下来的方式,是逃离环境的表现,是一种在文明时代理性刻意压制的结果,从未受过打击、不知人性险恶的王子面对如此大的打击下的成长,其实是对过去,对美好,对童年的分裂。奥菲莉亚叙述说“他发出一声非常惨痛儿伸长的叹息,好像他的整个胸部就要爆裂,他的生命就在这一声叹息中间完毕似的。”(II,1)这声悲叹是王子割裂自己的成人仪式,灾难使他重新审视自己周围的一切,包括对爱情的认识,看到了自己曾经看似完美的爱情也有阴暗龌龊的一面,那曾经的天使不过是个有世俗气的普通姑娘。��
  而这一阶段对死亡的思考则更近一层,已经走出了置身于肉体消亡与灵魂毁灭的撕扯之中,认识到了死亡的普遍性。哈姆莱特半疯半颠的借助于波洛涅斯搭讪的机会,表达了自己对死亡的思考,认为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把波洛涅斯建议“您要走进里边去吗,殿下?别让风吹着”(II,2)理解为“走入坟墓;面对克劳狄斯安排的儿时好友罗森格兰兹和吉尔登斯吞的刺探时,说出了人既是“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II,2)又是逃脱不过死亡的最终结局。等待伶人表演的那段“生存还是毁灭”(III,1)的独白,更将哈姆莱特的面对现实面对打击,更是面对成长的内心矛盾与心情表现的淋漓尽致,将他对死亡的拷问更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段独白不仅仅包含“生死”,还暗示了哈姆莱特在面对成长面对打击时的一系列的犹豫与不确定,对何去何从的疑问:复仇还是不复仇?不复仇能否让自己的良知苟且偷生?如果复仇,采取什么方式,何时才能让朝野接受复仇的现实?杀死叔父,自己是否会留下恶名?父亲的亡魂是真实可靠的还是魔鬼将其引向歧途?甚至是对自己也有怀疑:究竟自己是忘记了责任和义务还是没有忘记?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掠过哈姆莱特的意识,但他不敢正面提及。之后他的话语明确了许多,思维的层次渐次清晰,但仍然有一定程度的模糊。他思考的是“question”而非“problem”,将两个可以付诸于现实的行动转化成了思考的对象。哈姆莱特停留在解决自己思想的层面,试图从普遍的意义上寻找自己的出路,关注的是人类存在的状况,将行动的选择转变成为对生死的哲学思考,避开了潜意识中直面死亡的恐惧。但作为一个担负其为父亲报仇的王子,一个要扭转“长满了恶毒的�P草”的“荒芜不治的花园”的王子,他强烈的责任感要求他采取行动,但是对生命的渴望和种种主客观原因又令他不能采取行动,哈姆莱特陷入行动与无法行动的折磨之中。��
  
  三��
  
  青少年成长的本质是个人的社会认知发展和社会化过程。社会认知发展包括从单维的眼光转向多维的视角,从自我为中心转向对他人权利和社会规范的认同,从非白即黑的简单思维模式转向接受客观世界的复杂性、多样性和矛盾性。借助于朋友和伶人的帮助,设计的“戏中戏”探究事实的真相,此时的 哈姆莱特已下定决心采取血腥的方式为父报仇,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结束这恶毒的一切。虽然这意味着死亡,但哈姆莱特意识到在死亡的逻辑与规律下一切都是平等的,死亡之于人类本身就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哈姆莱特告诉克劳狄斯所有的人都会死,国王乞丐概莫能外,死亡是这个不平等社会最终的均衡状态。人的一生都在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逃避死亡,而一旦意识到死亡的普遍性,就进入了超越死亡的境界,对死亡不屑一顾,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不顾及为父报仇所可能带来的危险乃至死亡。他通过对宇宙人生的苦思冥想和追问来建构自我现实关系获得了成功。实现了其性格的统一和成长。��
  经有学者提出哈姆莱特错杀克劳狄斯的机会,借口不愿意让一个忏悔的罪人上天堂,而自己和父亲却要下地狱,应该选择在“酒醉以后,在愤怒之中,或是在乱伦纵欲的时候,在赌博、咒骂或是其他邪恶的行为的中间”(III,3)杀死他,叫他“幽深黑暗不见天日的灵魂永坠地狱”。这是幼稚和懦弱的表现,是对现实的逃避和无措。而实际上应放在基督化伦理道德影响下考虑,这是哈姆莱特成长的表现,他不仅仅关注于为父报仇,而是企图采取一种更为高贵的方式,获得朝野的承认,“重整乾坤”,担负起重建正义的重任。此时的哈姆莱特已经能够明晰自己的责任,并以更合理的方式将其付诸于实现。��
  成长小说的主人公往往与周围的环境截然相对立,当他还年轻、天真的时候,他反对的是一个冷漠和现实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理想的灵魂和与之相反的现实世界的决裂。之后的哈姆莱特再遭遇了福丁布拉斯的军队,对现实的残暴进以步了解;从英国逃回进入墓地时,哈姆莱特已经超脱于生死之外了,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困惑和迷茫。初知真相的怨天尤人、躁动不安已转化为了平静,挣扎于成长痛苦的哈姆莱特总于在心灵上得到了解脱,天真幼稚的年轻人总有一天发现人世的罪恶,但一个人成长的标志不是发现罪恶,而是怎样面对现实,消极逃避不是成熟,学会应对才是成熟的体现。死神迫近,哈姆莱特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已经洞悉了生死的秘密,深知人世无常,“一只麻雀的死生,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V,2)坦然面对死亡,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是哈姆莱特成长的�┍曛尽*� ��
  哈姆莱特死了,但是他的抗争却给人们留下了一个不与邪恶势力妥协的榜样。在流血牺牲中显示了正义的光辉,从更高的层次和意义上实现了成长。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生本身就是人超越死亡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上,人们通过各种形式的拼搏和战斗与命运对抗,以获得永存的人生价值和对人生的探索。由恐惧死后的神秘到坦然面对死亡,哈姆莱特始终将对人的本质意义的思考与自我抗争联系在一起。他用自己的思索与抗争表明:尽管死亡使一切虚无,但人生的意义不在结果,而在过程中。我们应该正视死亡,在勇敢地面对死亡中增强自己的生命力.并以加强的生命力迎战死亡,在肉体消逝的废墟上建构出生命的意义,进而得到永生,完成对死亡的超越。哈姆莱特这样做了,他得到了永生,如同创造他的剧作家一样,哈姆莱特“不属于一个时代,而属于所有的�┦兰汀薄*���
  四��
  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文艺复兴时期一部描述主体成长的剧本。青少年成长指青少年在认知社会和完成个人的社会化过程中,对某些现象无法解释、对个人与社会的矛盾无法调适而产生的心理迷茫和思想混乱。当这种迷茫和混乱不能得到有效疏解时,就造成青少年心理和成长的挫折和阻碍。在此剧中,莎士比亚既关注于主体与社会的外视点,又关注于内在生命体验的内视点,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主人公哈姆莱特突破生死观的局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更坦然地面对死亡,生死同构。对于生活,他选择的是面对而不是逃避,是“随时准备着”为荣誉而决斗的他最终死在了精心布置的不荣誉的阴谋之中。面对如此强大的社会恶势力,仅仅依靠个人力量来拯救社会,这种反抗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厄运。但是无法否认的是,哈姆莱特以其最后的行动和思想,实现了自我的救赎和成长。
  
  参考文献:
  [1]张可.莎士比亚研究[M]�鄙虾#荷虾R胛某霭嫔纾�1982�豹�
  [2]芮渝萍.美国成长小说研究[M]�北本�: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4�� ��
  [3]Wells Stanley.��Shakespeare Studies��[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672946.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