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绿太阳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社团名片
中国论文网 /9/view-9972613.htm
  浙江省苍南县灵溪三中绿太阳文学社成立于2008年,现为全国百佳文学社,全国优秀文学社、团中央中少社写作培训基地。社刊《绿太阳》坚持每年刊出五期:春季刊、夏季刊、秋季刊、冬季刊和诗歌专刊,其中有百余篇作品在《中学生作文指导》等刊物发表。社员在市级以上作文竞赛获奖三百多人次。
  指导老师:徐斌
  
  心有春光
   ◎文/郑田
  
  时候已是寒冬,我依然无法摆脱紧紧跟随的压抑感与挫败。
  烦躁地停笔,思绪却不自主地回到过去,回到微凉的池塘与随处可见的灯芯草,还有我的萤火虫。那是年幼的时候,住在老家,附近的池塘边总有许多萤火虫翩翩起舞,在静谧的春夜划出一道道闪着微光的弧线。我总爱倚在池边的石块上,看那荧火虫与灯芯草窃窃私语。
   最初,只有少数几只萤火停在我的手背,但我不愿惊飞这精灵,当然它们也不敢在这陌生的彼岸停留太久。夜风用独有的温暖,将我送入安徒生的乐园。
   爸爸对我说了“腐草化萤”的故事,可尽管那些荧光由精灵降格为昆虫,我依然无法抵挡荧光的诱惑。春夜的池塘,我和萤火虫在那里幽会。爸爸还说,他年少时亦喜欢捉几只萤火虫装入布袋,春夜的时候看过去,就如盏盏灯笼照亮了四周的黑暗。
   我的手太笨拙,怎么也触不到那荧光。一次,我发现了一只又大又亮的萤火虫,两手一合,竟被我抓住了。但只短短的一瞬,我还是把它还给了山神。我本能地感知那时有种庄严的仪式感,稚嫩的小脸绷得紧紧,仿佛我给了它第二次生命。
  窗外啁啾的鸟鸣打断了我的思绪,心间的重担被卸下,原来我还是我,还是那个天真而无知的我。眼前一片朦胧,仿佛透过那层水露,我又看见了萤火虫,它在夜风中与灯芯草密语。我听清了它们在说什么,听清了那个“心有春光”的故事。
  
  一面之缘
   ◎文/张晓峰
  
  时间隐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鹦鹉的唱曲,被不小心夹进书页。那场下在心里的雨,这么多年依旧清晰。我在江边,对着跳跃的渔火,站成了一种模糊而氤氲的姿势。
  可还记得那一面之缘的相遇?你无心的一笔,就把我葬在等待里。他日的约定,在凄苦的江风中散落。我只是一个过客罢了,在你的生命里打马走过。你当年温柔的脚步,早已踩痛我思念的弦。我浅笑,一如既往地摸索着那枚古老的传说。
  还有什么可以诉说?所有关于你的故事都已斑驳,只有水的薄情在多年的流浪里泅过。可否看见那颗等在断桥前的心了?七年前的萍水相逢,在记忆里泊成了一个渺远的传说。月光清冷,亦如你永远无法温暖的眉眼,透着深深的寂寞。
  七年漂泊,我把自己楔入文字深处,绽放成断桥前的一朵无名野花,在一阵往昔过后悄悄折落。三千琴声自我耳畔奔流而过,却难抵当年一个破碎的音符。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十万人家在你指间的弹拨中参差。如水的旋律荡漾着你经年的美丽,在我眉间深锁。
  
  激情,在心中点燃
   ◎文/朱晓彤
  
   停电了。我呆坐在桌前,想着惨淡的分数。
   暗。夜拖着黑纱,带着黑的言语,轻快地向我低放。这刚灭的光亮使他窒息,现在,他可以欠伸得很舒服了。
   我惊惶,我彷徨,拼命地挣扎,而黑暗却紧紧地包围着我:
   是谁当年信誓旦旦说要考上重点大学?是我!而现在,也是我面对着鲜红的分数黯然神伤。我翻出蜡烛。随着“哧”的一声,白烛荧荧地光亮起来了。那光如此微小,却奋不顾身地扎向黑暗,一一击退。
   我凝视着这嵌在黑暗里的荧荧光亮,心中似乎豁然开朗:有什么比丧失信心更可怕的呢?
   我看见火柴的一点猩红,安详地闭上。我还能有梦吗?我相信,依然是有的。微光点亮的,不只是夜,不只是黑暗,还有我自己。
   镗――
   是何处传来这晚祷的声音?
  
  不经意间的美丽
   ◎文/陈笑笑
  
   金秋,野菊又开。在这份美好里,却传来噩耗――祖母病危。
   床前,祖母半闭的眼睛似乎再也睁不开了,可隐隐地却仍在闪光。低下头去,发现祖母的手指一直在动。她努力着把手抬起来,似乎想拿什么东西,却失败了。她一次又一次地去尝试,终于艰难地抬了起来,却在快要触到我指尖的时候缓缓垂下。
  我明白了,祖母是还有未做完的事,还有未了的心愿,那是她所念念不忘的子女,以及我们这一群尚不懂事的孙辈们。我的眼,泪水弥漫。在那不经意间,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种于悲痛中不肯熄灭的美。那是生命的顽强,那是不舍的意念。
  后来,我终是会想起祖母弥留之际那只抬起又落下的手。也许,那样一个动作,只关乎血脉亲情,却也给了我另外一种力量。这种力量,让我学会珍惜,懂得努力。
  
  喜欢上了一只蚕
  ◎文/许恒姣
  
   喜欢你满足地
   点头,细微地噬咬
   喜欢你在珍珠白般的皮下
   涌动,再凝结成
   绸的未来
   喜欢你微笑地接受
   一种难以舍弃的宿命
   我也同你
   裹在温馨的梦里
   悄悄地等待
   在一个长着翅膀的早晨
   醒来
   编辑/梁宇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97261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