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星空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星空文学社专页
中国论文网 /9/view-9972706.htm
  社团名片
  
  姓名:星空文学社
  学校,浙江龙港第二高级中学
  社刊:星空
  主编:薛荣麟 陈良卓
  责编:张洁
  社长:陈定剑
  编辑:郑梦娜 李梦夜 尤胜利 郑江雯沈德铜 陈郑影
  
  主要荣誉
  全国百佳文学社
  浙江省十佳文学社
  温州中小学十佳校刊
  全国文学社样板社刊
  鸭子是怎样赶上架的
  谢文君
  
  鸭子是怎样被赶上架的7老实说,自打娘胎出生以来我还真没有亲眼看过成群的鸭子上架,甚至连一只鸭子上架的情况也没有见过。因此,我无法向您描述鸭子被赶上架的情景。想必那是轰轰烈烈,壮观的场面吧!但是,我却真正见过有那么一群特殊的“鸭子”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我也“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
  “嘎嘎嘎”,我是一只快乐的鸭子,整天在河里游来游去,逍遥自在,快乐似神仙。可惜这样的美好时光一下子就溜走了。眨眼我到了上小学一年级的年龄了,妈妈说:“孩子,你可是赶上好时代了呀,咱们呀要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你开心不?”我傻愣傻愣地看着妈妈,心想:到底是福还是祸呀。嗨,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自有妙招。
  我背起了书包进了学堂,发现有好多和我一样大的“鸭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教室里接受老师的教育。毕竟我不是乖宝宝,老师的谆谆教导到了我这儿全成了废话,教室后边墙上贴的“好好学习”不过是粉饰墙面罢了。我逃课,打架,不写作业……我被贴了“坏鸭子”的标签。母亲见状不妙,赶紧拉上我上了各色各样的补习班。结果,我每天起早摸黑,压抑自由的呼喊声,穿梭在优秀鸭子的队伍中,享受着老师们特殊的目光。终于,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我和我的众鸭子兄弟们迎来了自己的九年义务教育的闭幕。
  正当我和鸭子兄弟们打算恢复不羁本性痛痛快快地玩一场时,妈妈又念起紧箍咒,“中考”标签又如五指山一般,使我不得不心服口服地拜倒在它的山脚下。于是,我们又重新为下一个目标奋斗,过着天昏地暗的生活。尽管鸭子们很累,但总是无条件投降。
  跨过一道高高的坎,鸭子们浩浩荡荡地行军于高中学府。妈妈说:“就差这三年了,吃了这三年的苦,你就苦尽甘来了。”呵呵,是真的?我不知道。老师说:“这三年是你们人生最关键的时期,跨过这道坎,你们以后就自在幸福了。”咦,好像在哪儿听过呀?鸭哥哥鸭姐姐见了我说:“呦,小鸭儿,快大学了吧,向上和我们看齐吧,瞧我们的学士服多炫啊!”好,我不断努力,后背如同有一根鞭子在不停地抽打我,使我不得不拼命上架。
  三年过去了,我迎来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高考。大家都说这是国家为选拔人才而设置的一次大型考试。噢,原来,我们鸭子花费10多年的青春竟是因为这一道门槛呀。我啊,算是明白了。听说教育部门又推出新课标,新改革了,到底是在磨砺我们新一代……(指导老师:杨李敏)
  
  蓝天,天蓝
  佚名
  
  前阵子,又看了一遍《十八岁的天空》。堂姐说:“你还没到高三,不会了解那种心情。”想了想,确实还没到,但也真真切切地有点老了。十八岁的天空,蓝得像是被谁洗过那般。
  每次抬头仰望那片无际的蓝天,总觉得那是生命中最美的点缀。蓝天像是条能让人刻骨铭心的记忆线,不是很直,冷清又不失温暖,它的颜色永远是最难捉摸的那种。有的时候,蓝天在明媚的阳光下给人一种暖暖的幸福感,简单却美好;有的时候,它在冷冷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阴郁,像是血液的黏稠感。但它从来不会有太过浓烈的入侵,那样柔嫩且细微的浸染,就像蓝色妖姬的花瓣。
  我是个自私的懒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伤春悲秋,走不出去亦不想出去。教室的墙壁在某个时间段被刷成了绿色,原来的天蓝色被覆盖住了,只是因为谁说的一句话。也许蓝色的妆容在一年的时间里被摧残了些许而显得残缺,与充满活力的他们太不和谐,只是他们。人们总不爱残缺的事物,认定残缺是丑陋不堪的。但我会恋旧,缩在角落细数着那些逃过一劫的天蓝色。
  蓦地想起当初的“志之所趋,无远弗届”,当它被那几个贴得歪歪扭扭的“携手奋进”代替时,原本天蓝色的墙壁瞬间黯淡。直到我看不见那片蓝,如同那条线被硬生生地扯断了。一如自己荒废已久的笔墨,到最后只剩下淡漠。但还是有那么一丝满足,至少会有人来对我说:“我还是觉得原来的蓝色比较好看,看这绿色和幼儿园似的。”
  相比之下,绿色的寓意会显得较为积极向上,但也让空间变得愈加狭窄。就好像,原本躺在内蒙古大草原上看白云的时候突然被扔进了一辆拥挤的公交车,抬头只能看到有限的一个小角落。只是一个小角落而已,为什么还要挤下那么多东西让它显得更加卑微?
  我们容易忽然爱上某些人、某些事,最开始来得过分浓烈。然后我们信心满满地把它们放到时光的风箱中。有的只是被烘干了水分,尽管已经不复往日的光彩,但总归还是剩下了躯壳保存下来,证明它真实存在过。而有的却是灰飞烟灭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美好,繁华落尽,终究是如梦无痕。
  当最后一抹天蓝消失的时候,我想起贝说的“物非人非”,真的不再属于我们了。请你原谅我的无能,我只能看着它消失,留不住它。也不知道哪来的那股委屈,跑去找贝抱怨我们的天蓝色不见了。然后发现她班里的墙壁也刷成了绿色,无端给整个教室添了一丝凉意。至此,我才发现天蓝有种隐忍的孤寂,那种空旷的寂寞与孤傲即使在喧闹的教室里也无法消退。你说,是不是心还在就够了,并且在哪里不一样呢?
  蓝天像是巨大的树洞,装着我们的喜怒哀乐。我不知道想念的方式是不是仰望蓝天,但每次看到蓝天,那种没有限制也没有边界的幸福如海啸般可以在眨眼问吞噬一切。蓝天那么宽容,装着过去,看着现在,想着未来,它把每个人的永恒望尽。如果能和蓝天进行一场对话,我想问问它是不是也明白悲欢离合、曲终人散的寂寥和空虚。
  说了这么多,但是如果真的问我最喜欢什么颜色,相对于天蓝,我更偏爱白色。也许是因为天蓝太完美,它承载的是整个蓝天,我爱不起吧。
  
  盲画师
  林福添
  
  年轻的画师坐在画板后面,他探过脸怯弱地望了望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中年男人。
  “好了……”年轻的画师结巴地说道。
  “老板,你看,画得多好啊!”经理赔笑着说到。
  “让剩下的人都进来吧。”男人只看了一眼就把画扔到了一边。
  一下子这个宽阔的豪华办公室里就聚上了一群人,他们围着办公桌,纷纷打开画板摆上颜料,气势相当壮观。
  男人坐在沙发上,脚跷到桌上,又放下,眉头紧锁,随着粗重的喘息声,烟从口鼻中缓慢喷出。他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画师中间。这时所有的画师立刻紧张起来,两眼紧紧盯着画板。男人从他们身后看那些画,每张画无不体现出他不凡的气度,无论是君王般的表情,还是巨大的落地窗后林立的高楼,都绘出了这个男人的成功和权势。
  男人来回踱了几步,然后气愤地甩手离开了。
  空阔的林荫道上撒满了枫叶,尽染了秋天的金黄。一位老人拾起一片落叶,放在鼻子下嗅了起来。男人独自走到了这儿,看到了这个衣着破烂、须发皆白的老头子,还看到了老头子放在地上的破帽。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沓钞票扔在了帽子旁。“啪”的一声引起了老头的注意,他立刻伸手摸索。
  “你看不见?”
  “是啊,人老了尽得些麻烦的病。”
  “这些钱是给你的。”男人很得意。
  “我不是要饭的,我不能自拿你的钱!”
  “我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那么,这位世界上最富有的先生,”老人微笑着说道,“让我为你画―张肖像吧。”
  “你?”男人惊讶地看着老人的眼睛。
  “你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老人很自信。
  “我要在你的画中看到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老人开始画起来。被吹落的枫叶掉在了盲画师的白发上,但画师很专心,没在意到这点。男人看着他,想起了他在乡下的父亲,父亲过不惯城市生活,而他却执著着自己的理想。他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这点使他伤心极了,院子里的葡萄成熟了还会有人摘吗?
  “你的肖像画好了!”老人递过了画。
  男人谨慎地接过画,忽然热泪盈眶。他终于相信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富有的人了。
  不久,电视台播放着这个城市最新的消息:本市首富携家人神秘消失,知情人士不愿透露真实情况。而那幅盲画师的作品却只有这些内容:一望无际的大麦田,在落日的余晖下,簇拥着一个朦胧的背影……
  
  也许你不再苏醒
  许策
  
  也许你不再苏醒
  坟旁杉树轻轻摇曳
  寺庙的晨钟一片静寂
  垂头哭泣
  
  也许你不再苏醒
  坟上鲜花迎面而语
  战场枪声戛然而止
  轻声叹息
  
  也许你不再苏醒
  坟前二十四支蜡烛
  你的生日
  无人欣喜
  
  也许你不再苏醒
  前方战火仍旧蔓延
  难道
  空旷土地上那火苗
  就是你的生命
  
  编辑/梁宇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972706.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