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青木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社团名片
中国论文网 /9/view-9972729.htm
  姓名:青木文学社
  社刊:《青木》
  诞生:2010年3月
  学校:山东济南章丘第五中学
  指导老师:刘晓燕 杨巧丽等
  
  春意随想
  卞炜
  
  这周感冒,心情也跟着阴沉了下去。抱着病体怀着过一天少三响的心态,好不容易才挨到了归家的时候。鼻塞发热折磨着我瘦弱的身体,我便把脑袋靠在震荡不安的车窗上,临窗看得到的是郊区的景象,还是往年那些会开花的乔木。这春的新绿在枝头也并不显得稀落,不知道打开窗是否可以嗅到清甜的味道――我是疲惫得无力验实了。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路过镇上的村庄,麦苗像是没长出来多久的样子,不高,但绿油油的,惹人爱怜。麦田里栽种着一棵粗壮的大树。去年冬常坐这趟车往返,那时它便在,现在仍在,只是枝杈不再光秃。倒是分外怀想它光秃的样子,总感觉隆冬的回忆比这季的回忆多一些。有谁知道它究竟生存了多少年,它的记忆是否一直在翻新和遗忘?
  联想起小时候读过的一则故事,故事里的小孩头顶上长了棵柿子树,他想念和怀念什么,柿子树的叶子上就有什么的影子。是否这棵生存了很多年的树也会这样?我猜它有双眼睛,一直望着过往的人,并且记住。那些情感出现在叶子上,到了秋天飘下来,一些纷飞,一些保留,被土壤过滤和被根系吸收。我想那叶子上说不定还残留着我的某些回忆呢。
  车子的马达拼命转动,就像匆忙的时间,金钱也换不来暂时的停留。这小城的春没发现多少与往年不同,好像来回修剪的录影带,一遍遍在这季放映。
  春天也许该放个假出去走走,固然,这是我的痴心妄想。我想知道南国的春又是如何的呢?甚至大西北的春又是如何的呢?实在讲,长期在一处居住,即便是美也会觉得些许俗套了。我又开始期待有一天旅行去荷兰看金黄的郁金香,让风车转动着念诗给我听。如果以后把自己嫁出去了,我希望和心爱的人去马尔代夫,在它还有碧蓝深海的时候。不用喊“我爱你”之类的话,他说“丫,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就好。
  下车的时候看到很普通的白色蝴蝶。美丽的蝴蝶大多不属于都市亦或工业化的乡村。我第一次见到黑色大翅膀蝴蝶的时候是在南部山谷,细碎而雅致的野花是清淡的色彩,是一种心情。而有些美是我们无法顺手捎走的,如果爱就要留下。就像是我在盘山路上向酒家索要的金黄波斯菊,那时我有构思小说的灵感,只是从车子驶进市区的那一刹那它就开始了枯萎。
  我们或许需要一部相机,以记录某些流年。我们或许需要去旅行,以体会更多的人更多的事,以替代某些虚空的真理。我们都在长大,缓慢而又迅速。
  路遇春意,这时随想。
  终了的不终了。
  
  老头儿
  刘一博
  
  中午出门,蹲下穿鞋子的时候,瞄见老头正在里屋睡觉。犹豫了一下,便一只脚拖着拖鞋一只脚拖着运动鞋,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蹲在老头旁边,看老头胸口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睡得颇为安稳,确定没什么异样,我这才尽量安静地阖上门,上学去了。
  我也不知道这种举动算是什么。每每看见老头睡觉,就忍不住想走近看看,看老头是否还有呼吸。听上去确实有点夸张。可是,我是真的害怕,怕老头和姥姥一样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
  老头今年已82岁,真的是老了。前几年并没啥感觉,因为老头七十二三岁的时候还经常骑自行车带着我出去玩。可是最近两年,老头走路的速度慢了,偶尔还会打几个踉跄;更何况还有病在老头的心脏里蛰伏着;老头的个头也好像越长越矮了。
  如今老头还喜欢像年轻的时候一样与人谈天说地。只是不知不觉,今天说过的事,几天后就又说一遍,而且每次总像是第一次才说那般兴致勃勃。我从来没有表示出不耐烦的样子,每次听的时候,也都像是第一次才听到一样配合着他,让他兴奋地讲下去。因为每每在这个时候,老头的脸上就放射出他年轻时候才拥有的活力和光彩。
  老头有点文化,工作认真,人又正直,曾在供销社里当过一把手。直到现在,老头都能详尽地说出如何区别貂皮、人参和鹿茸的等级。老头退休以后,每天上街找老伙计们聊天、下棋,偶尔还帮儿女们照看孩子。因为还曾出差到过北京,所以他总是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讲包公,讲三国,讲故宫,讲天安门……回家的时候还总不忘给老伴给外孙女买些小零食。
  可是,毕竟,老头老了,风光不再了。脸上爬满了皱纹,行动迟缓,不能随心所欲地做以前喜欢做的事了,整日待在楼上,看看电视,玩玩扑克,吃饭,看书,睡觉。只是偶尔寂寞难耐的时候,会拿出影集,细细地翻看,看那些故人旧事。
  老头真是老了。他在世的每一天都是对我们晚辈的恩赐。我尽我所能,悉心照顾,耐心陪伴他,以报答这位健在人世的老人对我的养育之恩。这辈子,我只管一个人叫“老头”,这个人就是我亲爱的姥爷,就是我深深爱着的并时时俯床偷窥的姥爷。
  对了,今天回家该给老头修剪指甲了。但是,如果老头睡了,那我就帮他关上窗子,毕竟天有点凉了。
  
  与时间为邻
  孙希东
  
  当我回首昨日,你如流星般划过,稍纵即逝;当我展望未来,你隐藏在海天相接之际,可望而不可即;而今天,你调皮地从我手中蹿过,一而再、再而三地与我纠缠。
  你悄悄闯进我的根据地,让我成为你的俘虏。每天,在你冷若冰霜的敲打声中,我睁开睡意惺忪的双眼,快速走进洗漱间――你对我的奴役开始了!我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搬运生活的石头,整修通往未来的大路。我没有时间擦去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没有时间慰问身旁打瞌睡的小草,我是个如此辛苦的劳役,却仍旧免不了遭受你的抽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以为你会疏忽疲惫,而你依然“咬定青山不放松”,将我紧紧封锁在你的牢笼之中。我试图逃出这压抑的境地,却又三番五次被你抓住。
  终于,阳光洒向我的身体,机会来了。趁你不备,我悄悄逃了出来,逃向再也没有你存在的大千世界。我要找回被你禁锢的童年,我要找回被你禁锢的自由。然而,人们告诉我,我的童年,被你关押在一个叫作过去的地方。
  我一个人逆向游荡在大街上,周围的人都在你规划的交通线上按秩序行驶。我看到你,你将一个失去父母悲痛欲绝的孩子领到遗忘的街角,你将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领到童真的大道,你把汗水引向成功,你将卑鄙引向墙脚,你将罪恶引向末路……我看到你将一个个漠视你规则的孩子捆到身边――他们奇迹般地长大了!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只有我在逆向行驶,我忽然感到一阵孤单。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你故意放我出去,体验炼狱的迷茫。我依然要与你为邻,用火热的心灵融化你冷酷的面庞!
  
  你丢了自己吗
  王树树
  
  曾有朋友郑重其事地问我:“你丢了你自己吗?”最近我一直在绞尽脑汁思索这个问题,究竟现在的我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我呢?
  现在的我,都快奔二十的人了,嘴角上扬的微笑里提早出现了世故的沧桑,岁月不饶人啊!人大了难免要回忆小时候的光辉岁月。
  记得小学最后一个学期,开始热爱周杰伦,他的歌虽然听不太懂,我却执著地说好听。后来又有一首口水歌开始大行其道,于是在“我爱你,爱着你”的旋律中,我知道了原来老鼠也是喜欢吃大米的。
  上了初中,韩寒火了,我把他的那篇《杯中窥人》读了三遍,硬是不明白从杯子中昨能看到人影,变魔术吧?然后,郭敬明开始广发“调查问卷”,问大家“梦里花落知多少”。其实,我一点也想象不出他笔下的世界,可人家的书同龄人都在买,我又能怎样呢?毕竟,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中考的烈火把眉毛都烧尽了。我们依然愤青着,好像这样才是跟从时代的步伐。我们不去谈论二次函数和圆的结合如何完美,我们把福尔摩斯和希区柯克叫来,对付最后的百无聊赖。什么形而上学、弗洛伊德,其实我们根本就研究不透,却成了最后的狂欢盛宴。
  中考后的暑假是最漫长的,混杂着忐忑的等待、难忘的离歌。印象中好多人开始喜欢写空间曰志,好多人爱上了非主流,不分昼夜,深沉地伤春悲秋,好像一瞬间都长大了。其实不然,现在看看那些苍白无力的文字,远离生活的炊烟,像一座座没烟囱的死城。那算什么成熟呢?顶多是故作深沉罢了。
  之后就上了高中,一眨眼就飞到了今天。一路走来,我还是我,只是不断更迭着手中的面具。而现在,是应该告别装腔作势的日子,脱下厚厚的伪装,将真实的自我展现给他人了。如果有导演想找人演装疯卖傻的角色,我想我一定可以用多年来练就的炉火纯青、超凡脱俗的演技,痛痛快快地装一回,哈哈!不过话说回来,朋友,真实的生活是不需要演技的。
  喂,朋友,你弄丢了自己吗?
  
  编辑/梁宇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972729.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